《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29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园丽看到梁健,脸色算是好了些。梁健伸手上前扶住,李园丽说道:“刚才电话响,我接了起来,里面没人说话,就有个人笑,笑得很恐怖,我一时没控制住,就……”
  梁健皱了下眉头,这不是刚才他在办公室接到的电话吗?竟然还追到了家里。 .他伸手过去将吊在那里的话筒拿了起来,一听,果然里面只剩下了嘟嘟的声音了。电话已经挂断了。
  这时,梁健下意识地抬头看去,项瑾正从楼梯上走下来。
  “怎么了?”她没听到李园丽的话。梁健抢在李园丽的前头,说道:“可能是小孩子搞怪,随便拨的电话,把母亲吓到了。”
  项瑾看了看李园丽,又看了看梁健,说:“母亲脸色不好,你扶她到房里歇会吧。”梁健点头。扶着李园丽进房,出来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刚才李园丽尖叫,为什么应该也在楼下的梁母和小五都没出现。
  项瑾还站在客厅里,看到梁健出来,便问:“妈妈和小五呢?他们去哪了?”看来,她应该是和他想到了一处。

  梁健说:“不知道。可能出去了吧。”话虽这么说,但梁健心里却有些不放心。他想起之前郎朋在车上说的话,人心难测,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他想了想,给梁母的手机打了个电话。手机通了,铃声却是在客厅里响起。梁母的手机没带出去。梁健又给小五打了个电话。倒是很快就接通了,梁健立马就问:“在哪?”
  “我在门口。”话音落下,门就被推开,小五就进来了。梁健看到小五,就问:“有没有看到我妈?”
  “我在这呢。怎么了?找我有事?”梁母的脸从小五背后探了出来。梁健松了口气,问:“你们去哪了?”
  小五回答:“我们去扔了垃圾。”小五说完,梁母又接着说道:“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本院子口的垃圾箱没有了。我们也总不能把垃圾扔到别人家门口去,只好走远一点扔了。”
  梁健说:“可能是环卫工拉出去没拉回来吧。”
  梁母走进门,一看项瑾和梁健都在客厅,看架势,似乎还是在等着她们回来一样,便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梁健忙说:“没事。就是下来没看到你,所以问问。那我项瑾先上去了。”
  梁母点头。梁健和项瑾往上走,项瑾在前,梁健在后。走了几步,梁健停下,转头喊住准备进房间的小五,说:“小五,你跟我到书房来一下。”
  两人进了书房,梁健对小五说道:“今天的事情,别跟家里人提起,免得他们担心。”小五点头。
  梁健又说:“刚才那个恐吓电话打到了家里,我母亲接的,被吓到了。我有些不放心,要不从明天开始,你不要陪着我去上班了,留在家里吧。有你在,我也放心一些。”
  梁健看着小五,当初在宁州发生的事情,他可不希望再一次发生。小五有些犹豫,但宁州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他开口说道:“要不,我跟首长汇报一下,让他再派个人过来吧?”
  梁健忙否决了他这个提议。虽然这是一个好办法,但老唐不可能护他一辈子的,梁健说:“只要家里这几个人没事就好,至于我,这几天,郎朋应该都会负责接送,所以,你也不用担心。”
  小五这才点了点头。
  两人书房聊完,梁健上了楼。项瑾在门口等着他,看着他上来,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以项瑾的聪慧,梁健是瞒不住的。他只能尽可能地将事情说得轻描淡写一些。项瑾听完后,说:“那这几天让小五跟紧一点,以防万一。”梁健说:“我让小五留在家里了,对了,你这几天工作室要不就不要去了?”
  项瑾皱了下眉,但也没拒绝,但是对于小五留在家里这件事,有点异议。梁健劝道:“这几天,郎朋,就是之前在我们家里吃饭的那个,他以前也是部队出身的。他会接我上下班,放心好了,没事的。”
  项瑾这才放了心。她转身准备进屋,才转过去,又回转过来,对梁健说道:“对了,菲菲说,她这个周末会过来。”
  梁健眉头一皱,这丫头这个时候来凑什么热闹。梁健想着,便对项瑾说道:“要不跟她说,下个星期再过来吧?”
  项瑾看他一眼说:“她不是过来看我们的。”
  梁健愣了愣,那这丫头是来看谁的?他没问,因为项瑾已经走进房中。

  一夜相安无事。第二天一早,小五按照昨夜商量好的,留在了家里。郎朋的车一早就到了,接了梁健去了市政府,然后又离开自己去上班。
  到了办公室,梁健忽然就想到了常建,就叫住了准备出门的沈连清,问:“今天常建到人大那边报到了吗?”
  沈连清顿了一下,然后回答:“不是很清楚,要不我去问问?”
  梁健点头。沈连清出去后,没多久,梁健桌子上的固定电话就响了。经过昨天的两次,梁健对这电话,已经有了一些敏感了。他没有去拿话筒,而是摁了一个免提。

  “啊——”一道尖利而又凄惨的女子惨叫声从电话机传出来,响彻在整个房间里,饶是梁健平日里胆色还不错,也还是被吓得不轻。
  惨叫声持续了大约有七八秒时间,待梁健回过神来,想挂断的时候,对方倒是先挂断了,瞬间没了惨叫声,而是成了温和的嘟嘟声。
  梁健喝了口茶,定了定受了惊吓有些不宁的心神,然后给郎朋打了一个电话,将这个电话又出现的事情说了一遍。
  郎朋说了一声知道了,另外告诉梁健,林冲已经到了市里,要不要带过去给梁健见见。梁健想了想,说:“中午约个时间,外面找个地方坐坐聊聊吧。到时候你过来接我下。”
  郎朋同意。
  这过后不久,沈连清进来回话说,常建今天没去报到,说是身体不舒服,去医院了。梁健皱了下眉头,这常建病得可是有些蹊跷。
  于是,梁健又吩咐沈连清去查,看看常建去了哪个医院?是住了院,还是在家?沈连清又去打电话去了。而梁健坐在办公室里,接下去的时间,那个电话倒是再也没出现。大约十二点不到一点的时候,郎朋到了楼下。梁健没带沈连清。上车的时候,林冲就坐在后面,看到梁健,一脸羞愧,很快就低了头不敢看梁健。
  梁健叹了一声,一路都没怎么说话。到了地方后,三人简单吃了点东西,然后开始了正式的谈话。
  梁健问林冲:“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今天找你来是为了什么事情。你好歹也是一个大学生,孰对孰错应该是分得清楚的,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呢?”
  林冲满面羞愧之色,喏喏道:“我那天被灌了点酒,一时冲动就犯了这种错。我已经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犯这种错了。”
  梁健看着他,说:“那你能跟我说说,当时的一个具体情况吗?是谁提议去砸车的?为什么要砸车?”
  林冲皱着眉头想了会儿,回答:“不太记得了,当时酒喝得有点多。”
  梁健一听,眉头一皱,有点不死心,又问:“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林冲使劲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日期:2015-10-07 0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