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4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满怀敬畏之心地望着那老人折回这边来,当他跨入窗户,落在地上的时候,我朝着他拱手说道:“古有关公温酒战华雄,现如今也有俞前辈你醉酒退群丑,厉害,厉害之极啊!”
  俞千二打着酒嗝,说呃,老子这一套,牛波伊吧?
  我说妥妥,绝对牛!
  他一来有些喝飘了,二来性子也是比较开朗,好不容易跟人说话,也没有啥禁忌,笑着对我说道:“不是跟你吹,我俞家出身于江湖上最为神秘的苗疆万毒窟之中,祖辈都是了不得的人士;你知道我刚才操弄树木的那一手,叫做啥玩意儿不?”

  我摇头,说不曾知晓。
  俞千二傲然说道:“青木乙罡!”
  我捧哏道:“哇,听着名字就很吊的样子……”
  俞千二哈哈大笑,说那是自然,这青木乙罡乃金木水火土五行法门之中,木之巅峰,凝练植物与自然之间精气,凝结为罡,融入体内之后,天生便与大自然最为亲近,练至登堂入室之时,便可以操控植株,还可以催生植物生长,而倘若是炼至登峰造极,甚至可以影响整个森林,爆发出恐怖的力量来……
  听到他的话语,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小妖在金陵中山陵的时候,被那个神秘人杀害时,曾经使出的那一招森林之怒。
  尽管我没有瞧见过,却感觉到那登峰造极,也莫过于此。
  难道小妖也懂这青木乙罡?

  我心中疑惑,而那俞千二却坐回了位置上,将另外一瓶酒也给拧开,给自己倒满,嘬了一口,感觉浓香满怀,凛冽得很,忍不住开怀大笑道:“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他刚刚将那帮前来挑衅的虫人给击退,心情畅快不已,却也是好酒量,三两口,居然又喝了大半瓶,整个人就开始发飘了。
  这老头儿厉害是厉害,不过酒量却似乎不太好,到了后来,就连坐着都有些困难,晃晃悠悠,眼睛直转。
  我瞧见他连碗都拿不稳,赶忙将那半碗酒给扶正,结果瞧见这人“咚”的一声,直接栽倒在地了去。
  我又去扶住了他,将他抱到了床上去。
  我刚刚把他弄到床上躺好,结果他猛然一伸手,揪住了我的衣领,打着酒嗝说道:“呃……小子,我的青木乙罡牛波伊得要死,你可想学?”

  呃?
  我一听,心中顿时就多出几分欢喜,结结巴巴地说道:“这个啊,前辈若是想教的话,我倒也是不会拒绝的……”
  废话,这么厉害的手段,平白无故教我,我能不学么?
  我又不是傻子!
  老头儿一听,便开始说道:“人徒知枯坐息思为进德之功,殊不知上达之士,圆通定慧,体用双修,即静而动,虽撄而宁,不如学天地自然之法,引入体中……呼噜、呼噜……”
  他念着念着,居然就打起了呼噜来。
  我听得正入迷呢,给这呼噜声一打扰,顿时就郁闷不已。
  我忍不住推了他一把,想要将这老爷子给弄醒,结果他翻过身去,直接就睡着了。
  我伸出手,犹豫着是否把他给弄醒,又怕这老爷子醉意朦胧,把我当做那虫人给撕了,可就不划算了。
  虽然不知道他说要教我青木乙罡是醉话呢,还是会真想教,不过这一切等他醒了都可以商量,我现在暂时还是得忍着,保住小命要紧。
  我瞧见床的旁边有麻衣,便扯过来,给俞千二盖上,然后回到桌子前来,把那残酒倒回瓶子里去。

  我稍微收拾了一下这酒桌,然后小心翼翼地走到门口来。
  我想要趁着老头儿睡觉的时候,四处参观一下,没想到刚刚走到门口,这儿有一股符文的光芒亮起,我竟然跨不出一脚。
  没想到这老头不但与人厮斗厉害,这屋里屋外,还布得有法阵,而且挺牛的。
  不过仔细一想,老爷子都活了两百多岁,活成人精儿了,有这样的本事,也算是合理,没什么想不通的。
  既然他在门口这儿布置了法阵,自然是有他的用意,老爷子对我也还算不错,我没有打算离开,再在那危机重重的山谷中四处闯荡的想法,便直接盘腿在地,开始修行起来。
  我之前使用那地遁术,有些精疲力竭,虽然回了点儿气,不过到底还是有点儿虚,后来又一番厮杀逃亡,此刻正好是养精蓄锐的时候。

  我行过周天,感觉再也推动不了的时候,便就地一躺,径直在地下睡了起来。
  这一觉睡到了天黑,我从沉睡之中幽幽醒来,瞧见屋子里有一盏油灯,俞千二坐在桌子前,瞧了我一眼,说你醒了?
  我瞧见他,慌忙爬起来,说前辈,失礼了。
  俞千二大笑,说你是够失礼的,老子好不容易醉倒,睡了一个好觉,结果睡到一半,给你特么那一阵接着一阵的呼噜声给吵醒了,弄得我还以为打雷了呢……
  我听到这话,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俞千二指着桌子说道:“肚子饿了么,给你准备了吃的。”
  我从地上爬起来,走到桌子前,瞧见大碗里面盛着一坨长得像葫芦一样的玩意儿,奇怪地说道:“这是什么?”
  俞千二说都是猴儿吃的,我也跟着吃,放心,毒不死人。
  我伸手,将这果实给掰开,瞧见里面果肉多汁,有点儿粘稠,像淀粉,咬了一口,又酸又甜,十分可口,还扛饿,脑子一动,说这莫不就是那猴面包树?
  俞千二一愣,说啊,还有人叫这名字啊?你怎么知道的?
  我把我来的时候,遇见那华族人的情形跟他说起,俞千二的眉头一皱,说道:“你是说,有差不多三十人跟着你,进了这个鬼地方来了?”
  我没有敢隐瞒,点头说是。
  他问我这些人的来源,我告诉了他,俞千二沉吟一番,说道:“华族的人还好,比较温和,崇尚和平;但是临湖的人,个个都是疯子,如果真的撞到了,挺麻烦的。你在这里吃着,我去布置一下,免得给人摸到了老家里来……”
  俞千二离去之后,留下我一人在这里沉思。

  作为一个在这儿生活了不知道多少个年头的老家伙来说,他的视野,往往会比我更加开阔和清楚一些。
  他能够分辨好与坏,有一种大智若愚的精神。
  所以他讲的话,可信度也挺高的。
  华族实力强大,爱好和平,还具有挺高的包容心,反而是临湖一族,则显得十分暴戾,虽然能征善战,但是对于周围的族群来说,实在不是一件好事情。
  这一点,从那些被关在羊圈里面饥寒受冻的猎物就能够看得出来。
  他们强悍,而且丝毫不把人命当做一回事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