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缘看世界》
第1324节

作者: 鄙视抢沙发的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巴尔干的局面安定之后,土耳其人曾经尝试过以武力方式征服克里米亚。不过考虑到直接控制这片草原之地的难度,他们很快改变了主意,决定以羁縻的方式将克里米亚汗国纳入自己的帝国体系(公元1477年),并同时接收热那亚人在半岛南部的殖民点。对于克里米亚人来说,承认奥斯曼帝国的宗主权并没有什么坏处,这个同宗(教)同源(突厥)的强大帝国承诺,能够帮助他们成为南俄草原的霸主。有了土耳其人作为后盾,克里米亚人也的确做到了这点。在大帐汗国崩溃后,克里米亚一直以金帐汗国的正统继承人自居,并成为南俄草原秩序的维护者。

  有了克里米亚这个“一致行动人”,奥斯曼帝国相当于在黑海北部开辟了第二战场。这使得土耳其人有机会,将整个黑海变为自己的内海。为了完成这个闭环,穆斯林政权还需要臣服三个基督教属性的板块:格鲁吉亚、瓦拉几亚,以及摩尔达维亚(摩尔多瓦)。其中后两者与特兰西瓦尼亚一起,形成了今天的罗马尼亚。在罗马-达契亚战争中,我们已经解读过罗马尼亚这三大板块的基本属性了。地理上,高原(特兰西瓦尼亚)、平原(瓦拉几亚)、丘陵(摩尔达维亚)错落有致;民族属性上,融入罗马的历史以及语言上的拉丁化,成为了这些“古达契亚/罗马”后裔,维持独立民族属性的重要标志。“罗马尼亚”这个地缘标签也开始浮出水面。

  马扎尔人(匈牙利人)在多瑙河中游的做大,以及斯拉夫人的南下,对身处喀尔巴阡山脉两侧的达契亚人都造成了非常重大的影响。斯拉夫化、东正教化的保加利亚人,与归信了天主教匈牙利人,曾经是角逐达契亚地区最重要的两股势力。由此,达契亚地区也成为了东正教与天主教交锋的焦点地区。总的来说,匈牙利人在控制特兰西瓦尼亚的问题上更占优势,而保加利亚人控制隔河相望的瓦拉几亚会更为便利。至于摩尔达维亚,它更多要警惕来自南俄草原的压力。比如在沙俄和苏联时期,这片丘陵的东半部就成为了这个东欧帝国的一部分。以至于在苏联分裂之后,独立出来了个与罗马尼亚人同宗的“摩尔多瓦共和国”(原为苏联15个加盟共和国之一)。

  由于11世纪初,保加利亚人(第一王国)在与拜占庭帝国的对决中失败,同时匈牙利人又因成为“基督教之盾”而获得了替天主教世界,在多瑙河中、下游扩张的机会,整个达契亚地区很快都成为了匈牙利王国的一部分。不过以匈牙利核心区的位置来说,控制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还是颇有些难度的。在王国的中央集权力出现问题之后,上述两个板块在14世纪中叶先后脱离匈牙利的控制,成为了独立的公国。基于摆脱匈牙利人(包括后来控制匈牙利的德意志人)控制考虑,这一时期也成为罗马尼亚人彻底倒向东正教信仰的重要时段。不过悲剧的是,处在这样一个四战之地,匈牙利人并不是罗马尼实现民族、政治独立的唯一障碍。

  在征服保加利亚以后,奥斯曼帝国就已经开始了对瓦拉几亚征服。在整个15世纪上半叶,瓦拉几亚与奥斯曼之间的关系可谓是几经波折(时而臣服,时而对抗)。总的来说,这取决于以匈牙利为首的基督教世界是否给力。在集合了波兰-匈牙利之力的“瓦尔纳战役”(1444年)失败之后,基督教世界已经无力再阻击奥斯曼帝国在巴尔干的做大了。这一战略背景所导致的直接后果,除了拜占庭和塞尔维亚的彻底终结以外,就是处在前线位置的瓦拉几亚再无外援,能够帮助他们摆脱奥斯曼帝国的控制。尽管如此,这一时期的瓦拉几亚却神奇般的在欧洲历史中,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很多人知晓“瓦拉几亚”,是因为一个叫做弗拉德三世的瓦拉几亚大公。这个在公元1448年——1476年期间,曾经三度执政瓦拉几亚的贵族,在传说中有一个更为人所熟知的称呼:“吸血鬼德古拉伯爵”。在欧洲吸血鬼的传说原型中,有很多是因为身患一种叫做“卟啉症”的病症(俗称“吸血鬼症”)。阳光会让卟啉症患者的皮肤感到有灼烧感,并起水泡。大多数患者,能够通过向体内补充血红素来缓解症状。问题在于,当有患者发现能够通过吸食鲜血的方法让自己更舒服点(因为没有输血技术),而这种行为又被其他人看见时,你能够想象这会被渲染成什么样子。

  不过弗拉德三世变成为“吸血鬼”却并不是因为卟啉症,而是因为他在抗击奥斯曼人入侵的过程中,将战俘用尖木桩穿刺起来,布设于对手前进道路上的恐怖做法。最夸张的说法是,曾经有一次性有多达2万名土耳其战俘“享受”取了这种待遇。虽然弗拉德三世的这种抗争,在战略上并没有挽救瓦拉几亚的命运,瓦拉几亚最终还是被亲奥斯曼的贵族所控制,这位反抗者本人也死在了战场之上。然而在整个欧洲都用恐惧的目光张望着土耳其人时,有这么一个敢于以暴制暴对抗入侵者的人物出现,无疑会触发人们心中的英雄情结。这这种情况下,越是将之描绘可怕,越是能够给自己壮胆。

  在摆平了瓦拉几亚后,土耳其人开始向摩尔达维亚扩张,同时期归附奥斯曼帝国的克里米亚汗国,则从东线给予了支持。摩尔达维亚公国所能够得到的最大后援,是身处其北部、控制了加利西亚地区的波兰王国,只是波兰人并不能帮助摩尔达维亚摆脱奥斯曼帝国的压力。幸运的是,有鉴于瓦拉几亚、摩尔达维亚这两个“东正教——罗马尼亚人”属性的公国,在奥斯曼帝国与天主教世界之间的特殊位置,土耳其人并没有谋求将二者变为直接领土,而是满足于建立宗主与附庸国式的主从关系。

  在这种关系的维持中,整个罗马尼亚民族的东正教徒身份被得到了强化。基于东正教徒以及“罗马”后裔身份,瓦拉几亚、摩尔达维亚很希望能够在宗教、文化上继承拜占庭的衣钵。鉴于君士坦丁堡(包括牧首)已经在土耳其人的完全控制之下,土耳其人认为自己机会将这层联系用来强化政治控制,并透过瓦拉几亚、摩尔达维亚,将这种间接影响力向还在天主教世界控制之下的特兰西瓦尼亚渗透。反之,如果土耳其人在宗教和政治上显得不够宽松的话,这种作用力就有可能是相反的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