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67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晚,秦书凯应酬回来后,刘丹丹小心翼翼的挑着字眼,把王子谦今天在上班途中拦住自己要挟自己帮忙的事情说了一遍,原本以为秦书凯听说两人之间仍有牵扯,一定会有发怒的表现,没想到,秦书凯听完之后,只是随口“哦”了一声,并没有过多的表示。

  直到两人洗洗躺在那边,秦书凯见刘丹丹眨巴着一双眼睛看着自己,一副等待宣判的表情,才皱着眉头对她说了声,刘丹丹,这件事你不要考虑很多,上次就和你说过 ,交给我来处理,这样的人,你要是帮了他一次忙,他必定会有第二次,这种人的欲啊望是永远都无法满足的,你只要告诉他,这件事由我来处理就行了,让他有什么想法就直接冲我来。
  刘丹丹有些担心的说,关键这样的人,现在什么都没有,他要是闹事怎么办呢?
  秦书凯轻描淡写的回答说,闹事也是要看看有没有这个实力的,不是每个人都能闹事的,这件事我心里有数,你安心上班带孩子就行了,这些事情不需要你烦心。
  刘丹丹见秦书凯这么说,心里总算是稍稍放心下来,只要秦书凯不生气就好,她现在并不在乎王子谦会怎么威胁他,只要秦书凯能理解她,原谅他,她就不担心王子谦怎么折腾。

  那天晚上,刘丹丹躺在秦书凯的身边,很是有感慨的说,其实到最后才发现还是夫妻之间才是最能够信任的,因为家庭把两个人已经紧紧的联系在一起,不管发生什么, 在外人的眼里,永远是一个整体。
  秦书凯就说,不要想很多,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现在对我们来说,安心过日子那才是关键。
  王子谦那里还在做着美梦,认为刘丹丹或者是刘丹丹的老公秦书凯一定会对自己出手相助,否则的话,难道他们夫妻两人不担心自己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影响刘丹丹的声誉吗?
  穿鞋的怕光脚的。现在自己等于一无所有,而秦书凯等人确是有钱有势,不可能不怕的。在中国社会,官府除外,通常还存在两种不同的势力,“穿鞋的”代表财富的一方,而“光脚的”的代表纠集起来的亡命作为另一方。财大气粗,光鲜体面,好像很阔气。但在这光鲜的背后,一来贪官觊觎,二来无赖侵夺,有钱人不得不低声下气。
  官府对于银子,向来是韩信用兵,多多益善。收了银子当然可以提供庇护和方便,但总有鞭长莫及的时候,结果还得用钱来消灾。所以,财富所代表的势力在基层社会归根到底是软弱的、依附性的。另一方面,又有人多势众的道理。只要人多,结成了团伙,即使没有钱财,它自然就形成为一种势力。
  对于王子谦这样的人,那就是现在所谓的一无所有,而秦书凯在普安来说,那就是官府和财富的代表,那就是穿鞋的,当然有所顾忌。
  没想到,三天后,单位就已经公开宣布了对王子谦的处分决定,免除副主任科员职务,开除党籍。这样的处分结果,显然是相当的严重的,虽然没有开除公职,但是明显意味着此人的政治前途已经就此结束,如果以后没有什么绝佳的契机,遇上什么相当有实力的贵人的话,只怕这辈子都别想再官场咸鱼翻身了,也就是混日子的人了。
  王子谦绝对没想到结果竟然会是这样,他看着那张处分决定,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他的心里真是恨透了刘丹丹,恨不得立即冲到纪委刘丹丹的办公室跟她大闹一场,反正已经是一无所有了,还在乎多丢一次人吗。
  王子谦还没动脚步,手里上突然显示了一条短信息,是刘丹丹的老公秦书凯亲自发来的,内容很简单,你要是个男人,就冲我来,如果有什么想法和我谈谈。秦书凯。
  短信的内容简短,意思却表达的很具体,在王子谦的眼里,秦书凯这是冲着自己宣战来了,我秦书凯就是不帮你的忙,你又能怎么样?你要是一个真男人,就别总是跟女人计较,有种的你就跟我斗。
  王子谦被这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挑衅口气给气炸了,这个秦书凯不帮自己的忙也就算了,竟然还发这样的短信过来埋汰自己,这不是***故意找自己难受吗,他应该知道,自己曾经因为意外遭到伤害的事情,男人的物件曾经有过毛病,竟然跟自己强调“男人”这两个字。
  王子谦现在总算是明白过来了,秦书凯肯定是因为自己日了他的女人,他的心里就恨透了自己,这次自己请他帮忙,估计他心里其实巴不得自己被严惩呢,哪里会出手相救呢?
  直到此时,王子谦才醒悟过来,不是敌人太狡猾,而是自己实在太傻,太天真了。
  王子谦的两只眼睛牢牢的盯着手机上的那条短信,足足有一个多小时,终于想到了对付秦书凯的办法,只要这个办法能有成果,他要让狂妄至极的秦书凯,受到应有的报应,最起码要名声扫地,说不定还有可能丢官卸甲。
  王子谦想出来对付秦书凯的主意是受到了一个社会新闻的启发,他最近看的一本新闻周刊上登载了一部纪实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一位所谓的“地下组织部长”。
  这部小说,主要描述了在某地有位官场混混,因为跟某位领导有私怨,于是一心想要抓住领导的把柄,达到自己内心的丑恶目的,于是采取了八小时以外跟踪领导的手段来对付领导。

  结果,他在跟踪过程中收获很大,不仅亲眼目睹了领导跟小秦人的卿卿我我场面,还听到了领导受贿的一些信息,官场混混灵机一动,不仅跟踪了跟自己有仇的那位领导,还跟踪了当地政府其他一些手里有是实权的领导人物,尤其是当地政府的几大常委班子领导,半年下来,果然收获很大,每位领导都有不能为外人知的把柄落到了他的手里。
  于是,他开始坐在家里预测某某人会提拔到某个岗位,如果提拔受阻,他便会带上自己跟踪来的证据,跑到领导面前威胁,这样一来,他嘴里说谁提拔,谁就真的会提拔,时间久了,被老百姓形象的称呼为当地的“地下组织部长”。
  王子谦决定采取同样的办法来对付秦书凯,不知道谁说过这样一句话,在中国,只要是处级以上的干部,仔细查查,没有一个是完全干净的,王子谦对这句话确信不疑。
  王子谦还是很有忍耐性的,一段时间他就按照自己的思路一直在暗中跟着秦书凯,就不行这个秦书凯是干净的,既然秦书凯这么对付自己,那么自己也就不会手下留情的不对付秦书凯。
  大约办个月后,秦书凯突然接到王子谦的电话,说,秦主任,你上次的短息我收到了,考虑很久,决定想要跟他见面谈谈,不知道是否有时间啊。
  秦书凯听到王子谦自报家门,冷冰冰地说,王子谦,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猫啊,狗啊,都要接待,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在电话里说吧,见面和不见面也没有什么差别啊。
  日期:2016-04-18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