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34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镇长,你虽然不在独山镇了,但是咱这村里人永远拿你当我们的镇长,你去村里看看,哪个人不说你的好,你再看看这田地里,哪还有荒着的地,现在这黄水湾村都快改成杜鹃村了,前几天来了几个日本人,要在春节前夕订购五万盆杜鹃花,现在全村都在加班加点赶呢,就恨这杜鹃花长得慢了,哈哈”。

  “好,你们这样干起来就很好,我虽然走了,但是乡亲们要是有什么事难住了,尽管给我打电话,我解决得了的,我解决,我解决不了的,我去找人帮着解决,总之,千万不要因为我不在独山镇了,就把我当外人了”。丁二狗对着赵华生这样朴实的农民,没法不动情。
  晚上八点多,林春晓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了县委后院县委招待所,她不习惯像郑明堂那样,将卧室和办公室连在一起,那样有点压抑,分不清到底是在上班还是已经下班了,所以她必须回到招待所的房间里,才能感觉到自己下班了。
  她刚刚要洗脚的时候,有人敲了敲门,这个时候谁会来呢?心里有点微微的不悦,她是一个女同志,不像其他的男领导一样喜欢晚上接见下属,她不太喜欢晚上接见下属,特别是男下属,所以基本上很少有人这个时候来叫她的门  。
  “丁长生,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有什么事吗?”林春晓站在门口,没有要让他进来的意思。
  “哦,是这样,那天回去之后,我就找我认识的那个老师傅给你配了一副膏药,所以来看看你的脚好了没有”。丁二狗手里捧着那盆杜鹃花,手指头上挂着一个塑料袋,话说到这个份上,林春晓再不让人家进去,就有点不近人情了。
  林春晓坐到沙发上,将丁二狗也让到了对面的沙发上。

  “谢谢你,长生同志,我的脚已经没事了,不用膏药了,这花是哪来的,造型还挺别致的”。林春晓说这话就注意到了放到茶几上的这盆花。
  “哦,我不是在独山镇呆过吗,那里的花农为了感谢我给他们解决了花的销路问题,非得让我过去看看,这不,我想在给你送药的时候,顺便过去看了看,临走非得让我带几盆花走,我就为您挑了这盆‘鸣凤朝阳’,林书记,这盆花就送给你了”。
  “奥,这可不行,这是他们送给你的,我哪能夺爱啊”。林春晓虽然这样说,但是眼睛一直盯着这花左右看,看上去很喜欢的样子。
  “咳,我一个男人,哪懂得养花啊,这花到了我手里也就糟蹋了”。

  “哎,你刚才说那里的花农的销路问题已经解决了?什么时候的事?”
  “哦,我通过几个朋友在专门的花卉网络和报刊上给他们做了宣传,现在到黄水湾村的客商络绎不绝了,前几天有一个日本客商,在春节前一下子就定了五万盆,这不,他们现在正在赶这个订单呢”。
  “哦?还有这事,长生,你这个事做得好,离开了任职地,还能回过头来帮他们,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你很好,这件事做得不错”。
  “咳,林书记,您过奖了,其实这都是我自己揽的事,既然揽了这事,就得办成不是”。丁二狗的谦虚再次获得了林春晓的好感。 
  虽然林春晓的年龄应该和赵馨雅差不多,但是看起来要比赵馨雅更有气质一些,这可能是长期沁淫在官场上的缘故,造就了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虽然两人的年龄相差不少,而且又是一个上级一个下级,但是在这夜里,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保不会传出什么绯闻,所以丁二狗将自己要说的话,特别是想在临山镇设一个招商办公室的事汇报过后,就匆匆离开了  。
  而林春晓居然破例送到了门口,还说了几句勉励的话,愈加肯定了丁二狗的工作态度和做人做事的高度,这一下,丁二狗在林春晓眼里基本上就是一个肯做事,会做人,老实巴交的孩子了。
  丁二狗开车出了县委大院,在街上转了几圈之后,确定后面没有尾巴,又将车停在一处宾馆酒店比较多的地方,这才步行几百米到了夏荷慧住的地方。
  远远的就看见夏荷慧的房子里还亮着灯,这种有人等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不知怎么着,他有点想成家的感觉了,可是和一个女人成了家,那些女人该怎么办,难道将她们都娶回家?连他自己对这个念头都摇头苦笑。
  进门的时候,夏荷慧看见丁二狗脸带笑意,问道:“你笑什么?捡到钱包了?”
  “钱包没捡到,捡到一个美女”。说着拦腰将夏荷慧抱起来,在夏荷慧娇笑中走向卧室,还没到房间,夏荷慧就软如一根面条似得缠在了丁二狗的身上,今天在饭店的包间里被丁二狗压在圆桌上上下其手,但是又不能有什么实质性的动作,只把她撩拨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可是偏偏这个时候前台有服务员叫她,搞得她不上不下,难受了一下午。
  “明天你在家里好好等着,我去一趟省城,先谈一个律师,到时候你去省城办委托手续,石磊的事,我就只能帮你这么多了,你想想,我能帮我的情敌请律师,这已经是很大度了,是不是?”
  “去,什么情敌啊,你怎么不说你玩了人家的老婆呢,我本是一个良家妇女,就这样被你搞上了床,还说风凉话”。夏荷慧白了他一眼,嗔怪道。

  “哪有,你现在不是在床下站着的吗,噢,我明白了,你是想让我抱你上床啊,来吧”。说完就将夏荷慧扔到了床上,然后饿狼一样扑上去,夏荷慧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随着一双拖鞋啪嗒掉到了地上,她彻底沉吟道即将来临的暴风雨里。
  通过和丁二狗的一次次鱼**欢,她已经摸清了他的习性,特别是在床上的习性,他不喜欢那种逆来顺受的女人,女人越疯狂他越兴奋,而女人从中得到的*感就越大,这是夏荷慧的心得,所以一开始就将丁二狗缠得死死的,唯恐一松手他就变成风筝一样飞走了。
  现在的她,对于出轨的事,内心的歉疚越来越低,随之而来的事出轨后的*感,以前还顾忌石磊会不会随时出现,但是现在,她知道,那个男人正在高墙里为他对年轻女人的好奇心付出代价,每每想到这里,她的*感就愈发的强烈,她是一个多好的女人,那个混蛋居然去找那些生瓜蛋子的女学生  。
  他们在床上翻滚着,她引导着他的手伸向身体那些柔软而发痒的地方,她像一个害羞又妩媚的少女跟着他去那个即将要梦开始的地方。
  他们吻着,在这间宽敞明亮却安静整洁的房间里拥抱在一起,没有其它任何声音,只有娇柔的嘴唇相互缠绵而发出令人陶醉的吮咂声。
  美丽少丨妇丨醉了,在丁二狗的亲吻下,她仿佛进到梦中,那柔软的舌头简直让她窒息。而她喜欢这样的窒息,她感到了柔情在这亲吻中无限地蔓延,直达到她的心里。她的意识模糊了,也许是此情此境让她彻底地忘掉自己是谁,只知道她吻的这个男人是她梦中的男人。而丁二狗也醉了,他已经完全得到了这个风*而又不失矜持的少丨妇丨,那真实的成熟的身体就在他的双臂拢抱之中像清风中的树叶微微地颤抖,但他知道这不是梦,是真真实实的生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