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4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我以为对方准备翻脸的时候,没想到俞千二拍了拍我的大腿,一副热情的模样,说道:“唉,我就知道,你特么的也是个被人骗得团团转的可怜虫儿。妈的,看到你这倒霉样子,我就觉得不冤枉了,小丫头大小就机灵,见人就骗——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那小娘们儿?”
  他拍我腿的时候,那捆束我的藤蔓居然消退了,而我则被他带到了树洞深处去。
  我不知道这老爷子到底想要干嘛,只有小心翼翼地回答他的问题,说这个啊,我有自己喜欢的人了。
  俞千二一脸好奇地说道:“是么?我那里有点儿酒,猴子酿的,他们叫做猴儿酒,酸不拉几的,不过还算不难喝。走,难得遇到老乡,咱爷俩喝两杯。”

  我瞧见他这般热情,心中越发忐忑,想着这位也不会是想要把我给迷晕,然后把我大卸八块吧?
  不过瞧见对方的修为,绝对是妥妥地压着我,我也不敢有半点儿非分之想,只有硬着头皮过去。
  我跟着俞千二,一路走,绕过了简易的树梯,来到一个掏空的房间里来。
  这房间很干净,还额外开了一个窗户,能够瞧见外面的东西,里面的家具很简单,一个床榻,还有几个小桌子,显得十分精致。
  俞千二让我坐在蒲团上面,走到角落里去拿酒。
  我心中一动,从乾坤囊中摸出了两瓶红星二锅头来,这是我乾坤囊里面有限的白酒,52度的,我当初往里面塞,想着是紧急的时候,可以用来当酒精消毒。
  我摆在了桌子上,俞千二抱着一个粗糙的坛子过来,瞧见桌子上面透明瓶子的二锅头,两眼顿时就发光了。
  他将自己的酒坛子往旁边一搁,冲着我问道:“白酒?”
  我点头,说孝敬您老的。
  他左右一看,说没看到你刚才带着啊,怎么变出来的?
  我没有肯讲乾坤袋的事情,只是笑了笑,说都是手艺人,肯定还是有点儿手段的,您说是不是?
  俞千二没有再管,而是拧开了瓶盖子,使劲儿地吸了吸鼻子,忍不住大声称赞道:“我擦,这才是真正的酒嘛,我这边的,根本就是尿……”
  我瞧见他一脸嘴馋的样子,说道:“要不晚辈给你先尝一下?”
  他摇头,说不用,这世间除了洛十八那个家伙,还没有人能够毒得倒我……

  说罢,他将桌子上面两个粗瓷碗给摆好,给自己倒得满满当当,给我倒的时候,却犹豫了一下,我瞧出了他的心思,赶忙拦住,说别,晚辈不会喝酒,倒是对您的那猴儿酒,有点儿想法。
  他毫不客气地把那酒坛子推到了我的跟前来,说这酒虽然味道不好,不过我放了不少好东西在里面,挺补的,你喜欢就多喝点。
  我给自己碗中倒满,发现这酒液浑浊,呈现出微微的红色,闻了一下,酸甜酸甜的。
  对方有千百种手段害我,不至于在酒中下毒。
  再说了,即便是有毒,我有聚血蛊在,又不会怕。
  于是我没有任何犹豫,举起杯子,对这老头儿说道:“前辈,陆言初来乍到,敬你一杯。”

  我一口饮尽,感觉这酒有点儿像是醪糟甜酒,不过还是有一股劲儿在喉咙里回绕着,其实挺好喝的,而俞千二瞧见我这般豪爽,也来了兴致,哈哈大笑,喝了一大口白酒,辣得直吸气。
  他舍得不一口喝干,小口小口地饮着,然后问我外面世界的变化。
  我事无巨细地跟他解释着,说起了解放战争,说起了新中国,迷茫中的摸索,改革开放,奥运会,说起了屹立于民族之林的中国人……
  我说了很多,俞千二一口一口地饮着,拍腿大笑,说你小子就是比姓洛的丫头懂得多,什么都知道。
  我嘿嘿一笑,说我就是一普通人,红旗下、新社会的孩子……

  俞千二将碗里最后的一口酒液喝尽,突然间,脸色却是一变,变得有几分寒冷起来。
  俞千二的冷脸让我心头一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却瞧见他的脸扭向了外面,冷冷说道:“我都根本那帮家伙说过了,这儿是老子的地盘,没事还过来打秋风,真当老子是说瞎话的?”
  我顺着他的目光,朝着窗外望去,却见一大群的虫人鼓着翅膀,朝着这边飞了过来。
  初略数一数,居然一二十头。
  呃,不是跟我翻脸啊?

  我的心安了几分,而这时瞧见那俞千二带着几分醉意,冲我说道:“陆言小弟你且等着,老哥我去去就回。”
  他站了起来,脚步踉跄地走到了窗边,我瞧见他这般模样,忍不住想要劝他,没想到骑在窗边的他居然回过了头来,冲着我喊道:“酒给我留着啊,别偷喝了……”
  说罢,他双脚一蹬,矮小的身子直接从窗口飞跃而出。
  我有点儿担心这个脾气秉性都不错的老乡,忍不住跑到了那窗户边来,半跪在地上,往外瞧去。
  我探出头,却见这老头儿别看人是个侏儒,但手段却并不浅,人在那大树之间飞奔而走,脚步落在空处,必有树枝出现,将其托起。
  如此七八个跳跃,就来到了这帮擅闯巨树之前的虫人不远处。

  这流畅的身法,看得人真的是目瞪口呆。
  这棵巨树,仿佛与他融为一体似的。
  而且他对付这帮面貌丑陋的虫人,哪里有与我这般的和蔼可亲,直接上去就打。
  他的手段也出奇,手往树上一拽,立刻有一根青黝黝的藤蔓出现,他在空中轻轻一抖,光那炸响声就让人寒毛直竖,而后这藤蔓宛如毒蛇,朝着前方陡然卷了过去,一下子就捆中了其中一个。
  那些与我交手的时候,显得格外凶恶和灵活的虫人,此刻在俞千二的面前,就跟特么的玩具一样,傻乎乎的,好像不会动弹。
  卷住一人,俞千二就拿它当做了流星锤,好是一顿抡。

  没一会儿,那些虫人就给他揍得落花流水,死伤大半,而剩余的只有狼奔豕逐,四处逃命。
  而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有放过,上蹿下跳,不断地打击着这些虫人,有的被突然活泛过来的藤蔓给捆住,然后给生生勒断身子,有的则被他的长鞭给卷住,重重地砸在了树干之上。
  他用的劲儿很大,这样砸过去,完全就只有碎成一滩肉泥。
  一直到最后,他留下了一个虫人。
  他将人家的翅膀给扯断,然后大声叫喊着,仿佛在那儿训话,虫人瑟瑟发抖,得到离开的示意之后,跌跌撞撞地逃离开了这里,钻入林子中,没一会儿,影踪不见。
  我在树洞里瞧得目瞪口呆,想着还好我刚才没有惹这位老爷子。

  要是真的动起手来,我还真的不是他的对手。
  而且人家这还是喝了一大瓶二锅头之后、有些醉醺醺的战绩,倘若他是清醒的,弄我岂不是跟玩儿一样?
  日期:2016-01-30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