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4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形容它的巨大呢?
  密密麻麻的树根使得这儿形成了一大片的树林,而它的树干粗大得让我想起了一座摩天大厦。
  在树上,有着干死掉的枝干,也有翠绿的新枝,生机勃勃,而在树枝组成的茂密森林之间,有无数蒲公英一般漂浮的光球,将这儿照得一片朦胧,充满生机。
  我有一种瞧《阿凡达》里潘多拉星球那种生命大树的感觉。
  这里面的生机让我感觉到了亲近,于是缓步靠近其中。
  我走进了那密密麻麻树干垂落而组成的林中时,瞧见这些漂浮的光球其实是一种植物的种子,它们落在了树根之上后,渐渐地失去光亮,不过却变成了攀附其上的藤蔓,将其变得更加的巨大。

  当然,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在这样迷幻的环境之中,小红也随之飘飞,在这些光亮的种子之间翩翩起舞着。
  我一路走到了大树的跟前来,发现里面有一个巨大的树洞。
  里面,会不会也住着一帮阿凡达一样的绿巨人呢?
  我的心中不由得生出几分好奇,这种好奇心驱使着我一直向前走去,穿过宽阔的空间,我来到了里面,突然间我停下了脚步。
  因为我瞧见一个躺在地上睡觉的老人,那是一个侏儒,留着长长的胡子。

  他的呼噜声有点儿大,在宽敞的树洞里面不断回荡着。
  我小心地走到跟前,正要说话,这个时候一声古怪的声音从头顶上响了起来:“是谁,打扰了我俞千二的睡眠?”
  呃,俞千二?
  这名字听着怎么这么熟悉啊,好像在哪里听过?

  哦,错了,串台了……
  我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一脸惊恐地望着这个睡在地上的侏儒老头儿,发现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来,然后像僵尸一眼,连弯腰的动作都没有,就直接站了起来。
  他一脸不耐烦地望着我,气呼呼地说道:“你娘咧,我在外面竖了一个牌子,写着‘俞千二到此一游,闲人免入’,你是没看到?”
  我:“呃……没看到。”
  他伸了一个懒腰,打量了我一眼,瞧见我身上的衣服,先是一愣,然后突然笑了,说小子,外面什么年岁了?
  我有些犹豫,说这个啊,前辈,我也是刚来你们这个地方,对你们这儿计算年份的事情,不是很熟悉……
  俞千二翻了一个白眼,说我擦你妹的,我说你来的那个地方,就是我们来的那个地方,现在什么情况了?我记得我进来的时候,日本人刚刚投降,何应钦去谈的判,妈的,那个时候我在想,如果屈老大能够活到那天该多好——我艹,又伤春悲秋了,赶紧说啊,外面什么年岁了?
  呃?
  从对方口中说出那一个又一个熟悉的词眼,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面前的这个侏儒老头儿,居然跟我一样,都是外面进来的。
  不过与我不同的是,他在这儿,已经不知道待了多少年。
  等等,我想一下啊,他进来是1945年,按照这儿的三倍流速,外面差不多七十年,他岂不是在这儿待了两百多年了?
  我的天,这是一个怎么样的老妖怪啊?
  我的脸色阴晴不定,而那侏儒老头儿也终于不耐烦了,冲到了我的跟前来,手一挥,我突然间就感觉到双腿一紧,往下一望,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的双腿居然被无数坚韧的藤蔓给紧紧缠住,让我挪动不得。

  眼看着对方就要下狠手了,我慌忙摆手说道:“等等,等等……有话好说,我是在你后面七十年进来的。”
  俞千二双眼一瞪,一脸惊骇地说道:“我擦咧,居然过了这么久?等等,荣我算一下啊,外面七十年,我这里岂不是……一百、呃,不对,一百五?还是不对,七十乘以三,是多少来着?”
  我面无表情地说道:“两百一。”
  啪!
  俞千二猛然一拍手掌,说对,就是两百一,小伙子你可以啊,这么复杂的问题你居然都能够一下子算出来,很不错啊,读过中学吧?
  我的脸完全黑了——大爷,三七二十一,这么简单的算术题,怎么叫做复杂啊?
  你让那些整天头疼微积分和概率统计的同学们情何以堪?
  呃……
  我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奉承地说道:“您老真是长命百岁哈?”

  俞千二伸了一个懒腰,说你这是咒我,实话跟你讲吧,这个地方的环境、空气和元素构成,跟我们那疙瘩完全不一样,只要是不作死,随随便便活过一两百岁,跟玩儿一样。不过说实话,有好久没有见到从家乡来的人了,上一次瞧见,还是一个小女孩儿……
  我心中一动,说如果我猜得没错,她应该姓洛。
  俞千二一愣,说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她叫做洛飞雨,是天王左使王新鉴的外孙女,对不对?
  俞千二双眼瞪得滚圆,说我艹,你小子狄仁杰投胎的?
  我苦笑,说我是她送过来的。
  俞千二哈哈大笑,说哎哟,我就知道她不会骗我的,小姑娘真特么守信,居然还是找人过来了,对了,东西你带了没有?
  我愣住了,怎么,洛飞雨跟着老头儿还有约定?

  什么约定?
  为什么她一个字都没有跟我提起?
  呃,估计洛飞雨早就将这老头给忘记了吧,所以才会如此,只字不提——想到这里,我恨不得给自己扇两耳光,没事我去攀什么关系,弄巧成拙了不是?
  我苦笑着说道:“前辈,我这次过来,有点儿乱,事情很多,有点儿弄混了,洛飞雨答应你什么来着?”
  俞千二一听,瞪着我说道:“小子,你不会告诉我,说那天王增玉功没拿来吧?”
  天王增玉功?
  我苦笑着摇头,说前辈对不起,我真的没有听过什么天王增玉功,也没有受托给你带过来——实际上我跟洛飞雨也不是很熟,这是见过两次面……
  啊!
  俞千二一声怒吼,愤怒地举起了拳头来,大声骂道:“八格牙路、娘希匹的,我就觉得不可能,那天王增玉功是她外公的看家法门,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给我嘛?亏老子还傻乎乎地信了她,还帮她去谷底深处找灵药,真的是愚蠢啊……愚蠢!”
  他像个小孩儿一样蹦来蹦去,破口大骂着,瞧见他激动的神情,我的心中忐忑,生怕他对我下手,慌忙说道:“前辈,我,我……”
  俞千二陡然扭过头来,盯着我,过了许久,然后说道:“你是怎么来到这儿的?”
  我小心翼翼地说道:“她告诉我,说来到这里可以变得强大,我就过来了——前辈,我跟她真的不熟,只是见过两次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