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673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承俊的两眼盯着徐向阳,看起来似乎是想要准确的判断一下徐向阳到底有没有撒谎的迹象。
  徐向阳心里不由笑了一下,这个刘承俊连演戏都不会,这个问题问的也实在是太直白了些,只不过,他又算个什么东西呢,竟然过来拷问自己的行踪,不管是谁找自己,或者是自己见了谁,难道自己还要向他一个考试中心被处分的副主任汇报,简直是妄想。
  如果不是看在单天阳的份上,自己根本就不愿意搭理他。徐向阳回答说,只是谈谈工作罢了,没什么大事。
  刘承俊一听这话就明白了,徐向阳这是想要跟自己打太极了,虚虚实实的,根本就不愿意跟自己说实话,他心想,看来还真是让单主任给猜到了,这小子现在估计是有了外心了,什么话都不肯跟我说了。

  刘承俊自认为已经探到了徐向阳的底,也不愿意再跟他多啰嗦,于是从座椅上站起来,嘴里自言自语一样的说,徐主任,我也就是随便问问,你是知道的,咱们现在的一把手个性比较强,实在是不好惹,我是想要提醒徐主任一句,跟他打交道的时候,可要多留几个心眼。
  徐向阳笑着说,谢谢刘主任关心了。
  尽管徐向阳表面上笑眯眯的,一副客气模样,话语里的生疏却是任谁都能听得出来的。
  既然两人之间没什么其他话题,刘承俊只好讪讪的先走了。
  对于徐向阳来说,他现在并不想过早的做出决定,到底是进了秦书凯的圈子,还是进了单天阳的圈子,在龙争虎斗的结果没有最终出来之前,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中立。
  毕竟考试中心说起来还是群龙无首,走马灯样的换上了秦爱全主持工作,谁又知道,秦爱全能撑多长时间。

  在这段敏啊感时期,自己这个办公室主任的位置就显得尤为重要,不管是谁来当考试中心的一把手,都绕不过自己这个内当家的,谁要是想要在考试中心站稳脚跟,不跟他徐向阳合作还是很困难的,毕竟自己在考试中心这么多年,掌握的内部情况不少,跟自己合作,意味着可以少走不少弯路。
  其实,徐向阳也是很忧闷的,。因为秦书凯把这个人叫到办公室,确实没有谈什么事情,徐向阳进去的时候,秦书凯真在看文件,所以根本就没有注意进来的徐向阳。
  徐向阳站在那儿很久,于是主动问,秦主任,找我有事?
  看文件的秦书凯,探头看了一眼徐向阳,很是随意的说,你先等一等,等我把文件处理好,再和你谈事情。
  徐向阳没有办法,就一直站在那儿。
  秦书凯似乎已经忘记了徐向阳的存在,其中打了5个电话,看了6份文章,大约有一个多小时,秦书凯才说,是考试中心的徐向阳主任,我找你来,主要是想问问关于考试中心的一些事情。
  徐向阳站了一个多小时,如***一个世界,***,哪有这样的领导,这不是存心的打击报复吗。嘴上还是说,秦主任想知道什么?
  秦书凯说,主要是想问问考试中心的人员情况。
  徐向阳作为办公室主任,就把考试中心几个人的基本情况花了8分钟左右介绍了一遍。

  秦书凯听后,就说,好了,你可以回去了,以后有时间再聊吧。
  徐向阳很是***忧闷,狗日,把自己找来,站了一个多小时,就是为了问这个几句话。
  出了秦书凯的房间,刚到办公室,看到刘承俊来问自己和秦书凯谈了什么,知道现在很多事情自己想解释也解释不清楚,单天阳和刘承俊的人肯定认为自己已经投靠了秦书凯,否则,能在一起谈一个多小时。
  徐向阳想,自己必须要和单天阳解释清楚,自己和秦书凯确实没有什么关系,确实没有谈什么实际的内容。
  再说,王子谦最近真是郁闷到了极点,因为嫖娼的事情,单位里纪检组长找他谈话,明确告诉他,做好被处分的准备。王子谦起初还以为,这不过时纪检组长想要让自己出点血的兆头,于是赶紧包了一万块现金,趁着月黑风高的夜晚,送到了纪检组长家里,没想到,却被纪检组长狗血喷头的骂了出来。

  纪检组长说,你小子可真是够胆的,在外头犯了严重的品行不端问题也就算了,竟然发展到行贿这一步来了,看来,你这是屡教不改啊,想要到纪委里头转转是不是?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还敢到我家里来干出这种事情来,赶紧把钱收好了,立即走人,否则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王子谦一下子愣了神,他几乎是哀求一样的口气对纪检组长说,组长,我也是初犯,这人哪能一点错误都不犯了,还请您看在我年轻不懂事的份上,别跟我一般计较,我家里两位老人年纪都大了,就我一个独子,我可不能出什么事情,否则的话,可就是一下子伤了三个人的心哪。
  纪检组长见他癞皮狗似的可怜样,有些不耐烦的提示说,你别在我门口号丧,你自己做了什么得罪人的事情,你自己心里有数,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有门路赶紧找人,否则的话,被处分是难免的,你在我这里说破了天也没用,该怎么办,我还得按照规定处理。
  纪检组长把话已经说到了这份上了,王子谦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心里却还是不死心,想要把手里装了钱的信封往纪检组长的手里塞。
  纪检组长见王子谦一副赖上自己的模样,口气立即变的严厉起来,几乎是呵斥的口气说,王子谦,你要是再胡来,我可要报警了,别给你二分颜色,你倒是开起染坊来了啊!

  王子谦见纪检组长真不像是演戏的样子,只好悻悻然的把手里装着钱的信封又拿了回来,可是这下他真是有些糊涂了,纪检组长既然不想要自己的钱,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刁难自己,非要给自己一个处分呢?
  王子谦见纪检组长水泼不进的样子,只好先回去再想办法。
  黑黑的夜里,王子谦一个人从纪检组长家住的小区里出来,没有心思搭理路边冲着自己热情吆喝的蹬三轮车的人,一个人默默的沿着路边的人行道走着,想起刚才纪检组长对自己说的话,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纪检组长说了,让他有门路的话赶紧找,否则的话,只怕处分是难免的。
  可是,自己在普安市里,哪里有什么门路呢?
  突然,王子谦的头脑中出现刘丹丹的名字,他不由心里一喜,刘丹丹在市纪委上班,而且还是个中层干部,即便是自己单位的纪检组长也该给她几分面子才对,再说了,刘丹丹的老公秦书凯现在已经是正处级的领导干部,只要他们两口子里头,有一个人能帮助自己说句话,这事情不就好办了吗?
  想到这里,王子谦的心里轻松了一些,他打算,明天一上班,就去找刘丹丹帮忙。
  日期:2016-04-17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