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29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好了,我考虑考虑,不过在西城那里,离我上班的地方挺远的,而且,我下班了,怎么跑去那么远的地方住啊。晕死。”
  林小玲直接拿着单子砸在我头上:“你猪吗,你怎么那么愚蠢,你不会拿下来了再转手卖呀。”
  我说:“这,你是送我的一样,我怎么好意思这么干啊。”
  林小玲说:“不就是一套房子。”
  我说:“呵呵,对你是一套房子,对我,就没那么简单啊,好像欠了你很大的情啊,以身相许都不足以回报了。”

  林小玲说:“谁又要你这副破身体。”
  我说:“嘿嘿,大把人流着口水稀罕呢。”
  林小玲道:“我呸。”
  我笑着。
  喝完了咖啡,又要了一杯绿茶。
  我问道:“李洋洋准备要坐月子了啊。”
  林小玲问:“还对她念念不忘吧。”

  我说:“呵呵,时间过得很快。”
  林小玲说:“时间对女人来说是不公平的。”
  我说:“怎么不公平了啊。”
  林小玲说:“我们毕业了,已经二十三四了,然后,找工作,做点什么事,稳定下来,也要二十五六了,那时候,已经是大龄剩女的了。”
  我说:“时间对你们不公平,世界对我们男人不公平。我们要用几十年的时间来买房啊我靠。”
  林小玲说:“你自己没本事,你就抱怨吧。”

  高房价毁灭了年轻人爱情,也毁灭了年轻人想象力。他们本可以吟诵诗歌、结伴旅行、开读书会。现在,年轻人大学一毕业就成为中年人,为了柴米油盐精打细算。他们的生活,从一开始就是物质的、世故的,而不能体验一段浪漫的人生,一种面向心灵的生活方式。
  我说:“靠,我没本事,好了我承认我没本事。”
  林小玲觉得自己说错了话,说道:“你生气了。”
  我说:“没生气,我看你剩女也是活该的了。”
  林小玲说:“我怎么剩女了,我也没到剩女的年纪。”
  我说:“我看到到剩女年纪以后都嫁不出去,嘴巴毒又凶。”
  林小玲居然没有回应,她说道:“随便你怎么说,我今晚不想和你吵架了。”
  我说道:“好吧。”
  林小玲说:“你买房的话,如果不买我们家的,你一定要记住,一定要让我找我爸公司的人去帮你看。”
  我急忙问:“为什么。”
  林小玲说道:“有些无良房地产商,是办不了证的。”

  我大吃一惊:“你说什么,花了钱买了房子,办不了房产证?”
  林小玲说道:“是呢。”
  我问:“为什么啊。”
  林小玲说道:“做房地产,行政审批很麻烦的,开放商在建筑房子前,要去申请拿地。得到了允许办下来了证件后,房地产开发商才能建筑房子,然后才能申请拿到预售许可证。有一些地,例如旅游用地这些,不能建房子。如果那块土地规划不属于建房子用的,哪怕是从别人手中买下来,这块地是房地产开发商的,但办不了这些证件,买房的人就办不了房产证了。”
  我说道:“那你说,都哪些证件,我记一下。”
  林小玲说:“这东西,人家也能造假的。”

  我说道:“我靠,造假,那他们不负法律责任吗。”
  林小玲说:“你说,他找谁的麻烦,售楼小姐吗?到时候,售楼小姐换了个号,谁能找得到他们。她们都是售楼部的,售楼部和房地产开发商都不是一个公司的,房地产开发商会说,关我什么事,当时是售楼部和你们说的,而且你找售楼部,当初的售楼部已经人去楼空,就算你找到他们的人,他们会说,谁让买房子的自己不长多个眼看清楚了才买。这些楼盘,很可能会成为烂尾楼,哪怕你交了钱,却拿不到房子,开发商跑了,你哭也没用呀。所以呀,你最好找我,让我找我爸公司的专业人员去给你看。我们的人去,还可以帮你砍价,起码砍下来几万啊。”

  这坑人啊。
  我问:“我看新闻也见过这样的。”
  林小玲说:“个别会有这样的。买房最好要买名气大的地产公司的,那些资金链不容易断,不过价格会高一些。”
  我问道:“你爸也搞这个吗?”

  她说道:“我爸的公司,房子都是有正规的手续的。他不会做骗人的。”
  我说:“好吧,那就好。看你这鸟样也不像骗人的样子。”
  她问:“我什么样,我什么样。”
  我说:“没什么样。”
  又聊了一会儿,林小玲叫我去看电影,我摆了摆手:“好困,早点回去睡了我。”
  她说:“新上映的,就在楼上,我找不到人陪我去。”
  我说:“懒得理你,真的,回去睡了,晚安。”

  我站了起来。
  她幽怨的看着我:“都还没到九点!”
  离开了后,我去了我们的饭店。
  找了陈逊,和陈逊聊了一会儿。

  问了后街的情况,基本没什么事,霸王龙暂时没有反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被打焉了,
  我吩咐了陈逊,要他带人帮我做一件事,就是抓了那狱政科小头目逼供的事,还有跟踪彩姐。
  陈逊自然同意,不过,他要狱政科那女的资料。
  否则,名字和长相都不知道,怎么抓啊。
  我想了想,看来只能找谢丹阳。
  陈逊说道:“西莱老板娘找你。”
  我问道:“她找我?找我干嘛?”

  陈逊说:“说找你聊一聊,我也不知道聊什么。”
  我说:“聊什么?”
  陈逊说:“可能她啊。对你有意思。”
  我说:“她是迫于我们的势力,才向我这样的低头伺候。”
  陈逊说:“也能伺候出火花呢。”
  我问:“靠,那也不错。不过,我问你,店里面的店员们现在怎么看我们。”

  陈逊说:“都知道我们黑社会的了。”
  我问:“那,梁语文呢,知道了吗。”
  陈逊说:“应该也知道了。”
  我问道:“她说什么了。”
  陈逊说:“我不知道,要不要你自己找她聊聊。”
  我说:“好吧,我找她聊聊。一会儿再去西莱酒店。”
  我下了楼,在前台,看到了坐在后面沙发上休息的梁语文。
  我走了过去,坐在她旁边,她在看着镜子,我问道:“偷懒呢。”
  她吓了一跳,看看是我,然后继续看镜子。
  我说:“不理我啊。”
  梁语文说:“吃饭弄掉了唇膏颜色。”
  我说道:“不涂还好看些。”
  梁语文说:“我在工作呀。”
  我说:“呵呵。”

  梁语文问我:“你们是黑社会的。”
  我说:“被你知道了。”
  梁语文说:“我好奇你这样的人怎么做黑社会?”
  我说:“我没做黑社会,我其实就是一个老板,投资饭店的老板,而陈逊,是我请来保护我们饭店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