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33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去嘛,我也好几天没回家了,这样好不好,放了学你来接我,我们一块回家吃饭,我想吃我妈做的红烧肉了”。
  “好,我现在就去买,待会让婶做,你去上课吧,我放学后来接你”。
  “说好了,不许反悔啊”。寇莹莹几乎是一步三回头的回到队伍里的。
  “莹莹,那是谁啊,是不是你男朋友啊,我看你们倒是挺亲热的”。紧邻着她的女孩问道。

  “去你的,我哪有什么男朋友,哪像你,整个一个*货”。寇莹莹得理不饶人,两个女孩在队伍里小声嘀咕着。
  丁二狗将车开到离开学校很远的地方停下来,下了车,好久不抽烟的他,又开始抽烟了,但是烟气中的刺激性东西烤的他的受伤的嘴唇有点疼,但是这些都可以忽略不计了,他在做一个挣扎,在没有看见寇莹莹之前,他还在犹豫寇大鹏的事该怎么和赵馨雅说,关键是该怎么和寇莹莹说。
  但是刚刚看到寇莹莹清澈见底的眼神,他知道,他决不能让这个女孩子受到一点的伤害,哪怕自己多付出点什么,那都是值得的。
  “成少,是我,丁二狗……” 
  当丁二狗踏进寇大鹏的家门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几天赵馨雅一直呆在家里,学校里也没去,她不想因为自己的丈夫出事儿使自己难堪,她知道,学校里的同事一定知道了,临山镇才是一个多大的地方,有什么事屁大的功夫就会传的人尽皆知。
  这几天她除了呆在家里之外,就是给丁二狗打电话,仿佛丁二狗成了她唯一可以信得过的人,而她自己呢,也记不清是否吃过饭,不理云鬓,把自己搞的甚是憔悴。
  “婶,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憔悴啊?”丁二狗进门的声音让赵馨雅心里一跳,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丁二狗,一下子将丁二狗的胳膊抓在了手里  。
  “是不是有消息了,怎么样,不会真有事吧?”赵馨雅急切的问道。 
  “婶,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托人找关系问过了,表叔什么都没有说,他们也没有证据,主要是涉及到表叔曾经给郑明堂送过一个玉麒麟镇纸,但是表叔一口咬定那个东西才值两千块钱,其他的他也不知道,即便是真的值钱,那也是自己没有眼光,并且将之前卖玉器的税收的票也给了纪委,纪委正在调查,可能很快就会有结果了”。丁二狗将手里的肉蛋之类的菜递给了赵馨雅。

  赵馨雅听到丁二狗如此说,心里的石头一下子放下了,渐渐松开了丁二狗,将东西放进了厨房里。
  “长生,你先坐,我收拾一下,这几天心里有事,你看这乱的”。赵馨雅不好意思的走进了洗手间,先收拾自己去了,等走到镜子里一看,连她自己也吓了一跳,这是自己吗?怎么变成这个摸样了,赶紧又是洗脸,又是抹东西的,但是弄完这一切之后,还是感觉怪怪的,闻了闻自己身上,好像有一股怪怪的味道,仔细一想,才明白,自己已经三四天没有洗澡了,干脆到卧室里拿了家居服,走到洗手间洗澡去了,而此时的丁二狗正在客厅里看电视。

  虽然这个带着院子的小平房不小,但是赵馨雅洗澡的声音还是传到了丁二狗的耳朵里,那淅淅沥沥的水声就像是魔鬼发出的声音一般引诱着丁二狗前去探个究竟,但是丁二狗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能想象到里面是一副怎么样的画面,因为赵馨雅的身材和面容在那里摆着呢,别看已经有了寇莹莹这么大的一个女儿,赵馨雅绝对还是一个很拿的出手的女人,他就是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寇大鹏有这么一个漂亮老婆还在外面找其他女人。

  或许男人的通病都是一样的,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自己不也是这样吗?确切来说,这是男性在寻找一种刺激性,而这种刺激性能促使男人的雄性荷尔蒙急剧分泌。于是寻求刺激成了男人在合法妻子外面找女人的重要原因。
  因为女人的身体构造都是一样的,所以有关上灯都一样的说法,但是男人明知道是这样还不停的换女人,主要还是女人的那张脸不同,所以男人做事时喜欢开着灯,主要就是为了看不同女人脸上的表情,所以说男人是视觉动物;而女人做事时一般都是闭着眼,所以比较喜欢关上灯,因为她们是触觉动物。
  这种刺激性的因素,就让男人产生了这样一个想法,那就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
  “二狗,今天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这个时候赵馨雅已经洗了澡,头发还有点湿漉漉的,但是一身白色家居服将她的完美身材展现无遗,而且由于衣服的布料都是纯棉的,有的地方还渗出了点点水渍,柔软的棉布包裹着她的浑圆的大腿,不用摸上去,单是看着,就给人一种很柔软的感觉。
  由于是刚刚洗完澡,没有穿袜子,红色塑料鞋里的嫩白脚趾如蚕宝宝一样整齐而饱满,他看过很多女人的脚,但是由于有的女人喜欢穿凉鞋,特别是高跟凉鞋,尽管她们喜欢穿丝袜,但是还是被太阳晒成了小麦色,而且将脚趾甲涂得各式各样的颜色,丁二狗不喜欢,他喜欢这样白净无瑕,没有一丝人为色彩的原生态的东西。
  “我,吃什么都行……”
  “哎呀,你的嘴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到现在还渗血丝呢,你等会啊,我去给你拿云南白药抹一抹,可别感染了”。赵馨雅还没有来得及问到底怎么回事呢,就跑去卧室拿药了。

  “说,到底怎么回事啊,是不是女人咬的,你别告诉我是你自己咬的,你自己没事咬自己上嘴唇干么?”赵馨雅拿来药之后,和丁二狗并排坐在长沙发上,两人都斜着身子尽量面对着对方,为了便于上药,两人挨得很紧,丁二狗已经闻到了赵馨雅刚刚沐浴后身上散发出的芳香。
  “婶,还真是我的自己咬的,上午的时候我还在为叔的事担心,让司机带着我跑了一趟白山,当时我的上唇有点痒,但是又懒得用手抹一下,于是想用自己的牙齿刮一刮,可是没想到,这个时候司机来了一个急刹车,我没系安全带,一下子碰到了前面的座位上,就咬成这样了。”丁二狗来的时候就将理由想好了,所以这会说起来,脸不红心不跳,很自然。
  “唉,你这孩子,真是的,老是这么让人不放心”。赵馨雅将云南白药气雾剂喷在棉棒上,然后轻轻的给丁二狗抹着伤了的地方,这个时候,赵馨雅的脸和丁二狗也就是相差一个巴掌远,赵馨雅每次呼出的热气都能时丁二狗身上的血液流速高一分。
  就这样,两人配合的很默契,由于丁二狗这样挺直的姿势很难受,没有依靠和扶握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丁二狗的一双大手竟然扶在了赵馨雅的两条大腿上。 
  赵馨雅不是石头,所以当丁二狗的一只手按在自己大腿上时,她就已经有了察觉,而且好像手上的动作已经不是那么自如了,但是她没有说什么,毕竟,自己比丁二狗大那么多,她不相信丁二狗会对自己有什么想法,可是随着另一只手也搭在了她的腿上,她就感觉自己的身体渐渐僵硬。
  脸色绯红,表情也有点不自然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