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32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重用你的人多了,我听说于县长也很看好你,前几天还向我问你的情况呢,这样一来,县长和县委书记,你可把握好,无论站在哪一边,都会有风险,别又弄到像和前任似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你说,斗这玩意有意义吗,干么不能合起来干点正事?”胡佳佳慢悠悠的说道。
  但是这话让丁二狗大吃一惊,胡佳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柔顺了,以前可是一个十足的女权主义者,恨不得和县政府大门口的石狮子大战三百回合呢。
  “胡姐,你没事吧,怎么这么悲观啊,是失恋了还是怀春了?”
  “滚,你才怀春呢,我只是突然间觉得现在这工作很没意思,不知道该怎么样向前走,你说我是不是抑郁了?”胡佳佳将调羹放回碗里之后,看着丁二狗问道。
  “这个,抑郁这个症状其实很多人都有,据说世界上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有过这样的症状,谁整天有那么多的开心事啊,是不是?一不开心,就是抑郁,就像我吧,昨天我的心紧张了一天,好容易想回去休息会,可是林书记又让我今天来见她,我心里就很抑郁,昨晚都没有睡好,你看看我这黑眼圈,但是呢,当我早晨来了之后,一看到你,我的抑郁立马没了,胡姐,你说神不神?”
  “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一看到我抑郁了,你立马就高兴了?”胡佳佳露出笑脸,但是银牙紧咬,没有人注意到,她的高跟鞋的跟,那根足足有七厘米高的独跟已经深深的插在了丁二狗的脚面上。
  直到看见丁二狗额头上有一层密密的汗珠子,她才将自己的脚拿回来,至始至终,丁二狗都是那么深情的看着她,当然了,这都是装的,其实那是真的很疼。
  但是,关键时刻,男人就得忍着,疼也不说疼…… 
  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是官场的规矩,而现在,海阳县的县长和书记都是刚刚换了人,但是相对于胡佳佳的尴尬,肖振帆只能是更尴尬,因为胡佳佳服务的对象是仲华,毕竟人家是因为婚姻的事情而自愿退出的,但是肖振帆服务的对象是郑明堂,那可是被纪委带走多日,到现在还没有个说法呢。
  虽然肖振帆心里忐忑,但是目前来看,林春晓并没有更换办公室主任的想法,因为林春晓参与过对郑明堂的审讯,郑明堂咬出了很多人,他们纪委根据情节轻重,有的带走调查了,有的只是单独谈话,以示警告,毕竟,不可能将海阳县所有的官员都带走关起来。
  但是郑明堂唯独没有说肖振帆一句坏话,甚至都没有提起过这个人,这倒是令林春晓很意外,难道说这个县委办主任真的清廉到如此地步。
  虽然以前见过肖振帆,但是丁二狗和肖振帆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跟别提其他的交往了,但是在林春晓还没有秘书的情况下,他要见林春晓,只能是先见肖振帆,否则,这是对肖振帆的不尊重。
  丁二狗见到肖振帆时,肖振帆正在为林春晓的秘书问题而挠头,这县委机关里的女孩子基本都筛遍了,但是没有一个令新书记满意的,弄到现在肖振帆都不知道新书记是对自己不满意还是对选的秘书不满意了。
  “肖主任,您好,我是独山镇的丁长生”。
  “噢,丁镇长,进来坐,来见书记吗?”肖振帆见到这个名声在外的镇长很是热情,并不像平时那样不苟言笑,这一下子就给了丁二狗一种感觉,没有接触就没有发言权,以前看到的都是一张冷脸,今天为何如此热情呢?
  “是啊,林书记让我今天过来,不知道领导现在是不是方便?”
  “现在应该还没事,刚上班,在前面那个门”  。肖振帆站起来走到门口指了指走廊前面的那个门,这让丁二狗感到很诧异,但是一想又回过味来了,郑明堂的那个办公室很气派,但是也很晦气,虽然布置的和原始森林似得,但是现在看起来,阴森森的,更何况案子没结,所以林春晓更不愿趟那个浑水,果断在二楼找了个办公室就开始上班了。
  “谢谢肖主任,那我自己过去了”。丁二狗也是很谦和的笑笑说道。
  肖振帆没说话,摆摆手,示意丁二狗自己过去。
  敲了敲门,里面说“进”,就是这一声,不禁让丁二狗想起昨天在去往黄水湾村时产生的那种感觉,那就是这样一个强势的女人在男人面前到底是什么样?
  有人说男人贱,贱就贱在总想着一些不合实际的东西,比如丁二狗现在就是处在一种意淫之中,而对象呢,竟然是自己将要见到的县委书记。
  “林书记好”。
  丁二狗几乎是闭着眼进的门,等他睁开眼时,他看到了另外一个林春晓。
  深蓝色小西装,白色的衬衫,第一个扣子没有系上,所以一抹白皙的皮肤展现在丁二狗的面前,更为诱人的是,可能是衬衫有点瘦,所以她的胸前被挤得鼓鼓囊囊,而因为挤压而将衬衫两颗扣子之间的衣服折了起来,使眼尖的丁二狗一下子看见了女书记的丨乳丨罩是米黄色的,而且还绣满了蕾丝,虽然没有见到是什么牌子的,但是只是那一瞥,就看出,女书记的内衣很高档。
  林春晓看了一眼丁二狗,将手里的笔放下说道:“坐吧,丁镇长”。因为林春晓没有站起来,所以丁二狗并没有看到女书记穿的是裙子还是裤子,这是今天的遗憾。
  “我站着就行了,领导有什么指示尽管吩咐吧”。丁二狗表现出足够的敬意,当然了,心里怎么想的又是另外一回事。
  “随便吧,昨天的调研贺部长很满意,看不出你这么年轻,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在独山镇干出这么大的成绩来”。林春晓夸奖道。
  丁二狗也是在官场混过这么长时间的人了,知道领导的谈话方式,重要的不是听前面的表扬,而是重点听后面的“但是”  。此刻丁二狗就在等林春晓的“但是”。
  “但是独山镇先是出了孙国强的问题,接着又是张元防,可是说独山镇现在的干部在老百姓眼里,威信丧失,干部的威信丧失,那就是党的威信丧失,你能重塑干部的形象,我很欣慰,今天叫你来,就是想了解一下,这个书记的位置不能久拖不决,你有什么想法没有,可以直接说”。

  “林书记,我刚去独山镇,这么短时间,我没有什么想法”。
  “嗯,你现在是独山镇实际上的最高领导,对于其他人呢,你觉得谁比较合适这个位置,无论是谁当这个书记,你们以后是要搭班子的,你总得有个意见吧”。林春晓和颜悦色的问道,高挺的鼻梁给人一种干练的感觉,小巧的瑶鼻下面就是略施唇膏的性感嘴唇,一口洁白的牙齿显示了这位女书记爱好清洁的习性。
  “这个,林书记,我刚去,对其他人也不是很了解,所以不敢胡乱发表意见,无论是谁,我都会做好自己的工作,搭好班子,不会给领导惹事的”。
  “呵呵,怎么,这算是表态吗?”

  丁二狗笑笑没说话,林春晓在心里暗骂,这个小滑头,还真是不好对付。
  “你认识司嘉仪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