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4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人这般嘈杂,我到底还是没有能够睡着,又过了一会儿,我感觉斑斓巨虎身子一阵不安挪动,这才发现有人朝着我这边靠近而来。
  我睁开眼,瞧见来的不是旁人,而是华族的另一位老者鹊老。
  老人走到了我的跟前来,斑斓巨虎有些警戒,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我赶忙拍了一下那畜牲的脖子,示意它不要胡乱急躁,然后站起来,朝着老者拱手道:“您好。”
  鹊老微笑地说道:“年轻人,看你模样,应该不是临湖一族的人吧?”
  我摇头,说不是。
  他指着我身下的那头斑斓猛虎,说你懂驯兽?
  我说略懂。
  他又问道:“我刚才听临湖一族的猎手说起,你懂得医术,可是真的?”
  我依旧回答:“略懂。”
  老人走到了我的跟前来,示意我坐下,而他也不客气地坐在了我的跟前,说道:“那你跟我说说,你都懂哪方面的医术?”
  我瞧见他有心考校我医术方面的事情,也不隐瞒,将我从镇压山峦十二法门里面学来的东西,跟他一一讲解出来。
  鹊老听得十分认真,偶尔还会与我细问一番,时不时还提出自己的意见来。
  他是华族里面屈指可数的医师,本身就有着许多的经验,很多观点跟中医的理论是契合的,而又因为地域的缘故而多了一些变化,他的见解也给了我许多的收获。
  一开始的时候鹊老还是在考校我,而到了后来,两人越谈越尽兴,彼此都有许多不一样的收获,便都有些兴奋。
  而这个时候,龙云走了过来,劝解鹊老,让他赶快休息,明天可就要到达蝴蝶谷了。
  鹊老意犹未尽,不过也知道蝴蝶谷的事情比较重要,便起身回去休息,而他在离开之前,还向我发出了邀请,说既然你不是临湖一族的人,不如和他们一起去华族看看,在那儿,有许多流传下来的医书,可以借给我翻阅,而且还可以跟他们一块儿研究医术。
  我心中一动,刚要回答,这时一直跟在我身边、显得很沉默的荆可却开口说道:“陆神医在临湖地位崇高,他去哪儿,需要得到族长的亲自认可才行。”
  鹊老听到这句话,没有再说,而是回到了帐篷里去。
  荆可看了我一眼,也离开,不过没一会儿,蒯梦云就赶到了我这边来,询问我刚才的事宜,我如实回答了,而蒯梦云则语重心长地跟我说道:“陆言,华族人多眼杂,充满了骗子和小偷,还有其他肮脏的族群,稍不留意,就会受到伤害;你还是留在临湖一族,毕竟族长对你那么信任……”
  我听得心往下沉,知道对方这是在限制我的自由,不过还是装作人畜无害的样子,说对,我也挺喜欢临湖一族的,至于华族,我只是想偷学一些他们的医术。
  蒯梦云这个时候笑了起来,说对,这个可以有,你这些天多跟坨老、鹊老交流,他们还是有真本事的。
  提到这两人的时候,他的眼神有些闪烁不定。
  蒯梦云对待坨老人前人后的态度让我心凉,越发坚定了脱离的想法,只不过这事儿我觉得还是得跟洛小北沟通一下,毕竟如果因为我的离开,而还得她出现什么变故的话,那可就不太好了。

  我之所以一直忍耐,就是在等待着洛小北能够找到那毒龙壁虎,到时候我就再无牵挂。
  我那时会找洛小北谈一下,然后问清楚回去的路,再自己离开。
  一夜无话,我次日醒来,在溪边洗漱,而这时坨老在鹊老的引荐下,也过来找我,三人在一块儿聊天,谈论医学,倒是颇为自在。
  他们两个经验丰富,而且因地制宜,有着一套自我发展的理论和基础,而我则是另外一套体系,除了镇压山峦十二法门的巫医苗蛊之外,我还略懂一些中医学,以及西医,这些东西就像黑屋子里面的另一扇窗户,让两位老人觉得既新鲜、又实用。
  第三天的赶路在谈话中进行,不知道多久,我们突然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山口,前方有呼呼的冷风吹来,天空阴沉,我方才发现目的地已经到了。
  两边队伍的首领经过短暂商量之后,分出了一部分人手过来保护我们。
  这个时候,我和坨老、鹊老也不得不暂时分开。
  蝴蝶谷又名死亡蝴蝶谷,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整个队伍的气氛都显得格外凝重,连一直沉默寡言的荆可也跑到了我的身边来,对我低声说道:“一会儿你紧跟着我,有任何危险都不要惊慌,我就在你的身边。”
  我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不过心中却在想着,一会儿你会不会出手,来打断我的腿?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安的警告,深信不疑。
  大家准备妥当之后,开始进入山谷,我被安排在了队伍的后半段,刚刚走入其中没一会儿,我就瞧见这山谷里有着大片大片的花海,而让人为之震惊的,是这些花个个都巨大无比,有的花瓣甚至可以容纳一个成年人,人行走在其中,就好像到了巨人国度一般。
  继续往前走,有风吹来,那房子一般的花朵微微摇曳,红的黄的粉的蓝的,姹紫嫣红,格外漂亮,花粉飞扬,垂落下来,香气扑鼻。
  就在我享受这般美景的时候,队伍前面却传来了交代,让大家尽量不要吸入这些花粉,因为有的人会过敏,造成窒息。

  洛小北在我前面笑,说不过是花粉而已,有什么可以值得大惊小怪的?
  她的话音刚落,队伍前面就有人倒下了,身子开始抽搐起来,我瞧见,赶忙跑过去,结果发现这人口鼻处全部都是白色泡沫,两眼翻白,心脏停止跳动,却是已经死了。
  这人是临湖一族的人,前天的时候我还跟他聊过几句话呢。
  此刻托老已经检查完毕,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没救了。
  这话一说,众人都为之难过,而我却没有犹豫,一下子就跪倒在了他的身前,然后撬开了他满是白沫的嘴巴。
  撬开对方的嘴巴之后,我不避恶心,将里面的白色泡沫给抠出来,然后将他的身体给侧躺住,让里面的液体侧流出来,再将其翻转过来,双手结印,放在了他胸口的心脏处。
  然后我开始按。
  胸外心脏按压的手法其实是有讲究的,并不是胡乱的按就可以,幸亏我以前工作的时候培训过一些急救手法,倒也不算陌生。

  一百次一分钟,我按照这样的频率不断地挤压着,没有任何犹豫和停歇。
  我一直在弄,坨老和鹊老两人在旁边瞧着,脸上陷入了沉思,而这时有一个黑影冲到了我的跟前来,对我大声吼道:“你这是在干什么,他人都死了,你还这么折腾他?”
  我没有理会,继续按着,并且还用上了劲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