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66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了秦书凯的这句话,刘丹丹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到了关键时候,这女人身边还是得要有个男人帮忙拿主意啊。
  王子谦再次娼的时候被抓个正着。
  在机关里工作这么多年,王子谦多少也听说了些关于公丨安丨抓娼这一块的传言,据说,现在的公丨安丨把娼这一块的收入,作为解决一些实际问题的捷径,很多人说,临近节日的时候,比如说中秋节或者快过年的时候,公丨安丨抓的积极性相当高,那是因为,快过节了,丨警丨察也是人,领导也要为下属考虑一下奖金发放的问题,没有钱,拿什么发奖金呢?
  王子谦感觉审讯自己的两个小丨警丨察有点做戏的感觉,起初还像是那么回事,问清楚了姓名和家庭地址和今晚所发生的事情经过后,还让自己在口供记录上按下了手印。
  问话结束后,一个说,还是拘留吧,干脆利落,让这小子也长长记性,以后不敢再胡来了。
  另一个丨警丨察的态度则和蔼的多,他走到王子谦身边蹲下啊身子,仔细的问他的工作单位等情况,然后话里话外的暗示说,只要交了五千块的罚款其实可以不拘留的,只要一被拘留过,可就有了案底了,只怕以后对自己的前程影响很大。

  在这种情况下,王子谦只能像是抱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的哀求对自己态度比较和蔼的丨警丨察说,求求你们,还是让我交罚款吧,我可不能留案底啊。
  态度严厉的丨警丨察一声不吭的冷着脸,态度和蔼的丨警丨察于是站起身来对他说,你看看,这明显是初犯,又这么年轻,要是愿意交五千块罚款的话,就放人算了吧。
  态度严厉的丨警丨察嘴里哼了一声说,他有钱交罚款吗?
  王子谦见丨警丨察的口风已经开始松了,赶紧承诺说,放心,五千块我还是能拿得出来的,我身上有张卡,里头足够五千块了,我马上就可以去取出来给你们。
  于是在两名丨警丨察的陪同下,王子谦去了附近的取款机,取出了整整五十张百元大钞交到了丨警丨察的手里。
  取完钱后,两名丨警丨察就让王子谦自己回家,王子谦站在取款机前愣了一会,怎么想都觉的今晚的事情有些蹊跷,难道丨警丨察收罚款不开票吗?哪怕是收据也该有一张吧?否则的话,一旦有人说自己没交罚款,自己跟谁说理去?自己可是在刚才的交代笔录上按下手印的,他们要是不认账怎么办?
  王子谦心里不禁有些慌乱,这次自己娼被抓,也算是证据确凿,丨警丨察虽然没有给自己一张书面的治安处罚决定书,但是刚才丨警丨察跟自己谈话后,要求自己按下手印的笔录会怎么处理呢?会不会存档和备案?这份记录一旦被有心人看到,会不会扩大影响,到时候影响自己在单位的声誉呢?
  王子谦心里觉的后悔极了,早知道今天出会出这样的事情,他宁愿躲在自己的小屋里头,打一百遍飞机也不会跑到这里来丢人啊,可惜这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做了就是做了,再后悔也没用。
  其实,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六条规定, 卖银、嫖娼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王子谦头一回被逮着,只能算是初犯,按理说,罚款五百块也就差不多了,另外
  公丨安丨机关在办理卖银嫖啊娼内案件的调查取证时,应尊重和保护当事人的人格权、隐啊私权,王子谦的所有担心按理说应该是多余的,可是情况却并非如此。
  第二天一早,王子谦刚到单位,就有人通知他说,单位的纪检组长找他谈话。
  王子谦的心立即凉了半截,好端端的纪检组长早不找他谈话,晚不找他谈话,偏偏这个时候找他谈话,难不成是昨晚的事情,这么快就走漏了风声。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王子谦走到了纪检组长的办公室门口,轻轻的敲了几下门。
  纪检组长说了声,进来,王子谦赶紧推门进去,满脸堆笑的说,组长,您叫我?
  纪检组长并没有因为王子谦的满面笑容改变严肃的脸色,他冷若冰霜的口气对王子谦说,小王啊,我为什么叫人通知你到我的办公室来,你应该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吧?
  王子谦一边观察着纪检组长的表情,一边讨好的口气说,组长您是领导,我一个办事员哪能猜得透领导的心思呢?有什么吩咐,您尽管说好了,只要是您领导说的,我一定照办。
  王子谦故意把话题往别处领,就是担心纪检组长触及自己最不愿意听到的话题,没想到纪检组长显然并没有打算给他面子,直截了当的说,小王啊,你应该知道,作为一个机关干部,有嫖娼的行为,性质还是很严重的。
  纪检组长这句话一说出口,把王子谦所有的希望泡影全部破灭,他有些结巴的对纪检组长说,那个......组长,那个......我......我......我怎么会干这样的事情呢?您......您是不是......搞错了?
  王子谦有些心虚的说完这句话后,两眼直勾勾的盯在纪检组长的脸上,想要看透纪检组长的心思一般。
  纪检组长冷冷的笑了一下说,小王,你这样的态度就不对了嘛,公丨安丨机关出具的处罚通知都已经到了单位了,对你问询笔录的复印件也有,你自己过来看看,这上面是不是你亲自按下的手印,难不成,我还冤枉你?
  纪检组长的说话口气,越来越严厉,几乎不容王子谦再有任何分辩。

  王子谦听着纪检组长说的句句都是实情,心里更加慌了神,他怎么也不能理解眼前发生的事情。
  怎么会这么蹊跷呢?明明昨晚刚刚发生的事情,今天一早就被公丨安丨局捅到了单位,从自己手里拿钱的小丨警丨察不是说,不会对外说这件事吗?这里头一定有人在搞鬼。
  尽管王子谦现在头脑中有各种猜想,他却做梦也想不到,这是因为他惹怒秦书凯所受到的报应,像王子谦这样的愣头青,想要跟心机如此之深的秦书凯斗,原本是自不量力。
  王子谦的事情,自有周德东按照秦书凯的吩咐对付着,秦书凯的主要精力依旧要放在对本单位诸多繁杂的工作上。
  秦书凯心里清楚,单天阳的表现证明,他并没有心悦诚服的对自己归心,即便是上次他跟张达明联手打压自己失败后,他的心里却还残存着一丝侥幸心里,要是不给单天阳一点厉害瞧瞧,他依旧会贼心不死的想要在公务员管理中心里搞一个自己的小王国,这种想法,秦书凯是不可能让他得逞的。
  秦书凯决定亲自去一趟市委组织部,直接过问一下关于经贸委面试方案安排一事,即便是组织部负责此事的干部也该明白,如果按照单天阳和刘承俊报上去的方案执行,那就是明目张胆的舞弊行为,他倒是要亲耳听听,组织部的哪位处长这么大胆,敢对此事负全责。

  日期:2016-04-15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