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58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年,日本人建下这座军事医院,是为了掩饰在下面动工的两个工事:军械仓库和避难所,也是为了给它们提供一个秘密进出口。在地下施工的时候,工兵队挖到了一座千年古墓,日本人开棺寻宝,没想到墓里有一只尸王……”
  叶少阳惊了一下,挖地挖到尸王,这帮小鬼子简直中头彩了。

  白衣人道:“尸王杀光了所有工兵,在地下又不能用重武器,不然整个工事将毁于一旦,只能靠人去对付,结果不管派多少士兵进去,都被尸王弄死,日本人没办法,只好到处搜捕法师,送到地下去对付尸王,一连进去七个法师,都被尸王绞杀,直到芮冷玉的太爷爷进去……”
  叶少阳一听怔住,没想到芮冷玉的通灵术,竟然是家传。
  “当时,尸王虽然杀了前面几个法师,自己也被打成重伤,芮先生侥幸封印住尸王,出于民族气节,借口超度亡魂,按照下面的地形,布置了一个百鬼朝阴阵,将所有死者的魂魄拘在阵中,军械库的上面,就是军事医院。你是法师,你应该能想到他这么做的目的。”
  “这……”叶少阳深深吸了口气,百鬼朝阴阵,是将阴气归纳一处,以贪狼、破军二穴为阵眼,九阴循环,阴极反阳,可超度亡魂,这是阴宅的风水,如果用在阳宅……简直凶到极点,九阴循环向上,进入阳宅,鬼魂不得其路而出,住在这栋房子里的人,有多少能死多少。

  “芮先生的初衷,就是想利用死在军械库里的亡灵,通过阵法传送到军事医院里,杀光所有鬼子。那个鬼影邪灵,就是在阵法成型之后出现的,我不知道它的来历,只知道他很强,以一己之力,压制住所有亡魂,让医院里的人暂时安全,直到冯心雨出现,在她将死之际,释放一直被它压抑的鬼气,进入她体内,促使她瞬间成为鬼首。”
  “为什么要等她快死的时候?”身后传来小马的声音,他也早醒了,一直在听白衣人讲述,忍不住插了一句。
  叶少阳代为回答:“她是横死之身,怨气极重,能承受阴气的强大冲击,一般鬼魂不行,瞬间就会魂飞魄散。”想了想,对白衣人道:“这么说,那个鬼影邪灵是有预谋的?”
  白衣人道:“没有,这种事也没法预谋,我猜测,它一直在等机会,等一个横死之人,来帮助它完成计划。冯心雨成鬼首后,在它的引导下,鬼尸双修,尸体停放在住院楼里,吸收尸气,魂魄在阴巢里继续修炼。”
  “后来,住院楼被****接收,把所有尸体掩埋在齐云山,鬼影挖出尸体,转移到山谷里,布置成九阴连环局,继续修炼冯心雨的尸身,阴沉木棺材,也是它从鬼域取来的。它原本的计划,是等冯心雨的魂魄和尸身都修炼到顶峰,合体之后,成为鬼母罗刹……”
  “打断一下,什么是鬼母罗刹?”小马问道。
  “鬼尸的进化形态,”叶少阳解释道,“比鬼尸更厉害,只有五行属木的女性才有机会修成,几百年才出一只,冯心雨条件正好符合,又有大机缘,万一真的修成鬼母罗刹,那乐子就大了,我师父来都扛不住。”说完,转头看向白衣人:“你接着说。”
  白衣人道:“芮冷玉的爷爷,去五台山请来成云法师,与它们大战一场,封印住阴巢,也将冯心雨的三魂元神封印在下面,至今出不来。”
  叶少阳听的心惊不已,问道:“鬼影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让冯心雨变强,为它所用,至于去干什么,我也不清楚,因为,鬼影已经死了。”

  “死了?”叶少阳和小马一起叫出来。
  “被成云法师法师灭了?”叶少阳问。
  白衣人摇摇头,“说起来,成云法师也是了不起,以一敌二,焚烧肉身,以舍利子辅助金刚伏魔印,硬生生将冯心雨打入阴巢,并重伤鬼影。鬼影修养了几十年,才恢复修为,放出冯心雨,结果也该它倒霉,遇到刚下山的道风,又是一场大战,鬼影被道风灭了……”
  小马听到这里,乐不可支,捶床大笑起来。
  “这邪灵太特么命苦了,老被人揍,修养几十年,刚冒头就被揍死了,哈哈,活该!”
  “这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叶少阳道。
  小马皱眉道:“我怎么好像听的版本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话是谁说的,谁就高一丈,”叶少阳转头问白衣人,“我道风师兄为什么没连冯心雨一起灭了?”
  白衣人笑了笑,“能斩杀鬼影很难得了,你以为道风有多强?”
  “没以为他多强,”叶少阳道,“他就比我大几岁,比我强一点点。”
  “那就是了,当年那一战,我也参与了,我们二对二,最后鬼影被灭,我们三个都受了重伤,道风……把冯心雨重新封印在阴巢里,然后去了西川,之后再没回来。”
  叶少阳恍然,原来道风与冯心雨之间,有过一场大战,怪不得自己上次见到冯心雨的时候,她第一句话就是询问道风所在,八成是觉得自己多修炼了几十年,更厉害了,想跟他好好斗一场,以报当年被封印之仇。
  叶少阳隐隐想到,这里头似乎有点不对劲,但是没有工夫细想,问白衣人:“你知道道风去西川干什么?”
  白衣人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去西川找过他很多次,都没找到,他彻底失踪了。”

  叶少阳耸了耸肩,白问了。
  “那个老芮呢,后来怎么样了?”
  “老芮?”白衣人皱起眉头,“你说芮先生?芮先生被日本人用完之后,杀了,关于他的事,你们明天自己问芮小姐吧。”
  叶少阳道:“那说说你自己的事,你为什么对当年发生的事,知道的那么清楚?”
  白衣人道:“叫我秦风吧,我是宋朝人,不,应该说我生于宋朝,来自朱锐大师的一幅画上,你也知道,我是画中人。”
  叶少阳和小马睁大眼睛向对方望去,妈的,宋朝人,就算是南宋末年,距离今天也有快一千岁了!叶少阳恍然,怪不得他可以在不惊动惊魂铃的情况下,任意进入自己梦中。
  “你刚说……朱锐,哪个?”叶少阳挠了挠头,宋朝他唯一能想起来擅长画画的文人就是苏东坡。
  秦风没有解释,接着说道:“我是大师用自己的血,掺着墨水画出来的,这样画出的人物更真实,也有灵性。这幅画被大师送给一个和尚朋友,挂在禅房,每天听诵经木鱼之声,二十年后,我通了灵。”
  日期:2015-11-06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