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3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即便是洛小北,也下意识地与我们保持距离,使得我们这边,与大部分人形成了一个不近的距离。
  我这边刚刚躺下,一直熟睡的安却睁开了眼睛来。
  黑暗中,她的眼睛闪闪发亮。
  我没有说话,而过了一会儿,却突然听到我的耳边有声音响起:“他们要害你。”

  啊?
  我一愣,才发现她并没有开口说话,但是耳边却有着实实在在的声音,的确就是安。
  我有些疑惑,刚刚要开口,她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别说话,有人一直在盯着你,不要说,我来讲,你听就好了。”
  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这时安继续说道:“荆可是钊无姬那个老妖婆派过来监视你的,他得到命令,要在适当的时候,用别人的身份,将你的腿给打断,让你行动不得;这样子,他就可以以保护你为借口,把你给带回去,永永远远地给临湖瞧病了……”
  我吸了一口气,心中不由得大为震撼。
  荆可要打断我的腿?
  一开始我听着,就好像是天方夜谭似的,然而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这种方法,的确是可以将我给留在这个鬼地方,一直待下去。
  而且以对方随意杀人的性子,做出这样的决定来,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至少那位族长,应该有这般枭雄的决断。
  唯一让我觉得疑惑的事情是,这个柔柔弱弱的小女子,是怎么知道这秘密的事情呢?
  我满腹的疑惑,然而安却适可而止,没有再说话。
  她闭上了眼睛,仿佛已经沉睡了过去。
  刚才的一切,仿佛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一切都只是我的一个梦。

  然而这并不是梦,我心中清清楚楚。
  安的话语让我陷入了失眠的境地,不过我却并无意把她叫醒,因为如果她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无论是荆可,还是蒯梦云,他们对我应该都有着十足的防范心,而如果我这个时候抓着安问个究竟的话,只会让自己变得被动。
  反正日子还长,我可以找个机会,跟她私下交谈。
  如此想着,我再一次地调整起自己的心情来,让自己变得没有那么的紧张,闭上眼,慢慢地让自己的思想放空。
  我强迫着自己睡去,而在梦中,我不由自主地梦到了虫虫。
  梦里面的虫虫显得有些凶,她伸出双拳,不断地打着我的胸膛,然后质问我,为什么丢下她,一个人偷偷地跑了?
  我不知道如何解释,而过了一会儿,场景一晃,我又瞧见了虫虫。

  不过此时的她已经不再是一个人,她依靠在一个男人的怀抱里,一脸幽怨地望着我,仿佛有许多话语来说,然而却最终没有说出口来,我试图去瞧清楚那男人的模样,然而却是一片模糊。
  我怎么努力,都无法瞧清楚他的脸,最后的最后,我似乎捕捉到了一丝光亮,瞧清楚了他的脸。
  然而我却给吓得一头冷汗。
  这人居然是陆左。
  我的堂兄陆左。
  “不可以……”
  我奋力喊着,双手向前挥去,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右肩给人推了一把,我陡然一震,睁开眼睛来,瞧见洛小北正在我跟前盯着我,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
  瞧见洛小北那张俏脸的时候,我的脑子顿时就是一清,使劲儿晃了一下头,苦笑道:“没事,做了一个噩梦。”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不告而别,这件事情一直留在了我的心里。
  它就像一条毒蛇,时不时地侵蚀着我的心灵。
  我尽量控制自己不去想,然而各种各样的念头和猜测却终是浮现在我的心头来,让我根本无法解脱。
  我大口吸着气,而这个时候,洛小北却突然问道:“你的女奴呢?”
  啊?

  我愣了一下,方才发现安并没有在我的身边,我左右打量,瞧见山洞里面的大部分人都已经起来了,有的在休整,而有的人已经出了洞子外面去,不由得说道:“是不是出去了?”
  洛小北瞧见了不远处的蒯梦云,喊道:“姐夫,你看到陆言的女奴了么?”
  蒯梦云正在跟狩猎队的几个骨干交代事情,听到她的提问,皱着眉头走了过来,说怎么,你们找不到人了么?
  洛小北点头,说对。

  蒯梦云又看向了我,我无辜地伸出手来,说我刚刚醒来,什么都不知道。
  蒯梦云的脸色有些不太好,转头喊道:“荆胖,去外面看一下,那个小女奴有没有在外面;如果没有,把昨夜值班的人都给我叫过来!”
  荆胖领命而去,没一会儿,他带着四个人回到了我们跟前来,低头说道:“找不到人了,这是昨天值夜的人。”
  蒯梦云脸色阴沉地望着这四个垂头丧气的家伙,足足沉默了两分钟,方才开口说道:“一个小小的女奴,在你们的眼皮子底下逃脱了,这种事情都能够发生,那如果是敌人袭营呢,会不会我的头给人割下来了,你们都不知道?告诉我,你们的眼睛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那四人听到吓得浑身哆嗦,一下子就跪倒在了地上,磕头说道:“求头领责罚。”
  蒯梦云冷冷说道:“按照规矩,应该把你们的左眼给刺瞎,以作教训的,不过我们这一次去蝴蝶谷,不能够带上伤员,所以你们拿自己的小拇指来谢罪吧。”
  啊?
  我愣了一下,感觉太过于血腥,正想劝阻,没想到那四人居然毫不犹豫地摸出腰间的小刀,直接将左手上面的小拇指给切了下来。
  那利落劲儿,我还以为是在对付敌人呢。
  所谓十指连心,这刑罚必然是十分痛苦的,然而这四人却也只是强忍着,面不改色,蒯梦云冷言瞧着,然后平静地说道:“行了,你们走吧,不要再有下一次。
  “是!”

  四个人齐声说着,然后退下,留下四根血淋淋的手指在地上。
  这时蒯梦云方才回过头来,对我说道:“人跑了,而因为你执意要带那个女奴出来,使得我手下四个最精锐的猎手断了手指。你是族内的贵客,我无意对你有任何责罚,不过我也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任性。”
  说罢,他转身离开了山洞,而其余人也纷纷跟着离开了去。
  山洞里,就只剩下了我和洛小北两人。

  当人都走得差不多的时候,洛小北忍不住讥讽我,说哎哟,怎么样,以后还英雄救美不,看看你的小情人,还真的挺有本事的,这么多人都看不住她,愣是让她给跑了——这也是你的想法吧,给她自由?
  我没有理会洛小北的嘲讽,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拍了拍卧地而睡的斑斓巨虎,离开了山洞。
  洛小北瞧见我来了脾气,在后面跟着我说道:“我告诉你,陆言,我的容忍度是有限的,我不希望你继续这样下去,千万别跟我姐夫对着干,否则由你好瞧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