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的等待----我们迎来了幸福[GL]》
第694节

作者: 琴间的律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1-27 22:24:54
  文文番外 (接招,很长!)
  --------------------------------------
  集美丽与智慧以及小清新一身的小文文来也~~~
  经过姐妹们强烈推荐要求本人负责写二姐的番外,那我必须完成这伟大的任务啊,而且我的记忆也忒好的哈,现在想起当年的滕老二还真心怂呐。很早前就和皮蛋想过写,可是觉得老二会抓狂,殊不知她写的东西更狠,那老娘就不客气了。
  曲小滕这女娃长相是标准的江南美人,可是她和她的祖辈又不生长在江南,这有点难理解基因究竟是怎么转移的?
  她被他们系的人称为系花,受欢迎程度不亚于小宝,可她在我们眼里是笑花。注意,本人确实没有打错字,是笑花,不是校花。
  这丫头在别人面前特别淑女有范,长发飘飘,身材比例极好,而且穿衣有品味,在现在的新名词叫女神,那些男生们从她身边经过都忍不住拧头多看几眼,瞧这仙气。
  可是,在我们面前她释放了她的天性,那笑功,那搞怪的表情,那风*的姿势,那比王小贱还贱的小嘴,那诡计多端的点子,那疯婆子的打斗,完了!毁了!好端端的脸蛋被她一折腾立马觉得仙气变汗气,可咋整?
  皮蛋文里写她“军人化”的起床方式一点也不夸张,甚至比军人还牛哄。读大学时,一次我中午没睡觉去了琴房练管,快到两点我回宿舍拿课本,这时她们都在沉睡中,我渴死了,倒好水坐在了凳子上好好歇息,我对面睡着的就是曲小滕,由于小宝和皮蛋一起睡了,她中午就直接睡小宝的下铺了。这娃睡得可香啦,娇滴滴的红艳艳小唇唇微微张着,如果我是男的真想亲她一口,脑里正想歪歪时她如千年僵尸猛地挺了起来,那木无表情的表情吓死老娘了,水杯直接掉地,清脆的碎裂声都把姐妹们吓醒了。

  “怎么那么不小心?”这疯婆子一脸木呐的说完后快速起床,迅速的整理着。
  “曲疯子,你正常点起床会死呐?我被你吓得七魂没了六魂,胆破汁儿了我!”还没等我骂完她已经走进浴室刷牙了。
  “啦啦啦啦!”她打开浴室门边刷牙边得瑟的朝我唱啦啦啦,最贱的是她学着蜡笔小新跳着那该死的销魂屁股舞。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撕了?”我气疯了,看着满地碎玻璃要我收拾很抓狂,气愤地跑去浴室撩起她的睡裙把她的丨内丨裤趴了。
  “李曼文,我先把你撕了!!”她甩开牙刷和杯子,死死抱着我把她嘴里的泡沫使劲往我脸上和头发上抹了,还有更狠的,她居然把她的丨内丨裤套在我了的头上,姐我彻底炸了,和她在浴室里倒地撕扯翻滚起来,那尖叫声足以把隔壁宿舍的人吵醒,姐妹们受不了我们了,小宝和皮蛋睡在床上叫我们别吵,老大走过来想拉开我们,结果莫名的被加入了混战,最可恨的就是那滚犊子郑老三,卷起书本当喇叭使劲在呐喊:“老二加油!打倒高妹,老二必胜!老二威武!”我去,我想掐死她的心都有了,可是我根本没空管她,如果我松懈就会被曲小疼(花名)反攻,现在我占上风,双手双脚勒得她死死的,遭殃的是老大被曲小疼夹着。

  “你们要演绎女版的监狱风云吗?”突然我们三人被水喷了,小宝拿着花洒头朝我们狂喷,嘻笑中带着邪气。
  打闹被洗礼过后的我们疲惫不堪,三个落汤鸡的女人憔悴的披着一头乱发,喘大气的站在原地相互愤怒对视,没能撑住几秒老二就笑喷,接着我们都大笑起来,继续拿着花洒在打水战,结果六人一起都湿了身,我们下午的第一节课都旷课了,拜曲小疼所赐。
  日期:2016-01-27 22:25:50
  皮蛋是个很害羞的人,她一上舞台就心慌,文里写我带她去公园练胆那都是小儿科,老二带她释放天性那才是真正的长本事。
  “姐,怎样才能上台不害怕?”有一天在宿舍皮蛋懊恼的问老二。
  “我做什么你能学着做吗?”她想了想很正儿八经的问。
  “呃~~~那看看是什么动作,太猥琐的我做不来。”哈哈,皮蛋笑死俺了,猥琐这词她说出来特别逗,而且我马上联想到老二的猥琐样。

  “什么猥琐?这叫释放天性,看着!”她说完挽起袖子往前走了几步面对着我们,接着立马女神经病上身朝我们做了一个大猩猩的标准动作向我们快步爬走过来,那狒狒的狰狞表情吓坏宝宝们了,全体尖叫。
  “救命~给我毙了这女人。”老大发自肺腑的大喊。
  “哈哈哈~~笑死我了。”小宝已笑倒。
  “完了,曲小疼,你的形象,我真想广而告之,这动作太经典了,电影学院的人也没你学得标准。”我简直傻眼了,下巴快掉在地下,这女人真的疯起来什么都可以做(但仅局限于亲密的人)。
  “姐,你这比猥琐还要难做,我做不来,能换别的吗?”皮蛋已经缩在一角落不敢直视老二了。
  “尹夏末你太不给姐面子了,这么丑的动作我都做了你居然无视?给你站出来,好好学一遍!”哈哈,老二发飙了,想抓皮蛋出来,可是人家一直抱在小宝身后打死也不出来。
  日期:2016-01-27 22:28:57
  人美自然多人追,可是她偏偏暗恋着高她一届同系的师兄,追她的人当透明,整天记挂着那位高大不咋地帅气却很有才气的他,有关他的一切演出和消息她一点都不会放过,还派八卦女王郑老三经常去给她打听消息,忘了说情窦萌芽期发生在大二第一学期。

  一次师兄有音乐会,她拉着我和皮蛋去听,还早早去给人定了一束花,音乐会的最后一曲快结束,她开始坐不住了。
  “哎哟,你屁股生虱子了吗?赶紧滴走出去准备鲜花啊!”我受不了的碰着她胳膊。
  “可是我好紧张,我不好意思上台献花,怎么办?”她那巴掌脸都憋红了,羞答答的老惹人怜爱了。
  “那你买花干嘛?”我翻白眼。
  “是啊,快点出去吧?不然来不及了。”皮蛋也替她着急死了。
  “等等,我再缓缓。”她双手捂住了脸低着头。
  “哎哟,我被你急死了,人家都演奏完鞠躬了,还不赶紧滴。”她那不叫缓缓,简直就是压根没想过动身。
  “姐,快啊!他的同学都上去献花了。”皮蛋抓着她的胳膊摇晃。
  “你这样看着我干啥?不会想我替你上去送吧?”她一脸水汪汪的眼神看着我 。
  “求你了!你替我送吧!你胆子大,求你了!”她双掌合十一脸恳求,这不为难姐吗?人家从来没送过花给男人,而且这男人又不是我喜欢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