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30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就是长河建筑公司,老板姓杨,带着几个黑社会的人还威胁我们,要是谁说出去,会让他一家人不得安宁,所以大部分人拿了十万元钱就回去了,我一看再待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所以也就回来了,关键是要把我哥哥安葬了再说”。乔振东说道。
  “工地上现在还有人吗?”丁二狗问道。
  “基本上没有了,工地上也停工了”。乔振东说道。
  丁二狗点点头,转身对王建国耳语说道,“我现在就得回去,这里的事你先处理一下,一定要稳定住死者家属的情绪,千万不能发生上丨访丨这样的事,不过我一定会把这件事弄清楚,给大伙一个交代”。
  “好,丁镇长你先忙吧,我一定会把这事办好”。

  丁二狗一路上都在想这件事该怎么办,可是自己是政府官员,不可能将这件事报出去,如果要是让上级知道自己做了这个内贼,那以后在体制内是不用混了,可是这事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到现在胡佳佳那里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来,那就说明要么这件事于全方还不知道,要么就是县里的领导已经知道了,决定隐瞒不报,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海阳县这些干部也真是胆大包天了。
  四十多人的死伤,居然敢隐瞒不报,这件事要是让媒体知道了,县里这些和一号公路有关系的干部有一个算一个,哪个都甭想摆脱责任。
  而且丁二狗之所以这么急切,还因为这件事和张元防有莫大的关系,张元防为了将一号公路的建设作为自己的主要政绩,亲自担任建设指挥部的指挥长,万一这件事要是真出了问题,你这个指挥长能跑得了,那才怪了呢。
  “胡姐,睡了吧?”
  “废话,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么晚了谁不睡觉,你又有什么事啊,这么晚了肯定没好事”  。
  “胡姐,真是没好事,对了,这几天县里没什么大事发生吧”。
  “这个时候能有什么大事啊,神经病”。
  “不是,主要是吧,我这远离权力中心太久了,所以这心啊,就感觉离党有点远,心里有点发慌啊,不过刚才听到你说这话,我心里就踏实了”。
  “油嘴滑舌,是不是又在哪里喝多了,你们这些乡镇干部,整天在酒里泡着,我还不知道你们”。

  “是喝了点,算了,改天再去县里向您请安,我先挂了啊”。丁二狗笑贫道。
  将车停在公路边,下车撒了一泡尿之后,又点了一支烟,他在下决心到底要不要将这件事捅出去,他知道,一旦这件事捅出去了,海阳县的官场肯定又是一场大地震,只是不知道自己在这场地震中能捞到什么好处?
  晚上十二点的时候,丁二狗拨出了第二个电话,电话的主人是中南法制报的肖寒,没办法,虽然丁二狗也不想再招惹这个发情的军嫂,可是在媒体界,他还真不认识别人,只有这个女人了,希望她不要让自己失望。
  可是世事难料,他没有想到他在算计别人时,别人也在算计他,虽然郑断刚现在不知所终,但是他将那几张照片给了郑明堂,估计现在郑明堂也在想将这件事的责任该怎么样推出去,毕竟曾经仲华也是指挥部的副指挥长,而这张照片是在开标当天那天拍的,这里面很容易引起人的猜想。
  不知道是出于职业的敏感还是对丁二狗的事重视,肖寒接到丁二狗的电话后,立刻从省城出发,天亮时已经出现在了临山镇老鹰嘴工地上,这个时候工地上已经没有人了,但是斑斑血迹还是令人感到毛骨悚然,肖寒按动快门拍了很多张照片,下一步就是按照丁二狗提供的地址和名单,逐户采访死者的家属,这篇报道在下午的时候就上网了。
  海阳县一号公路发生特大事故,死亡十四人,伤三十多人,但是当地政府采取了瞒报的方式,至今这一事故仍在处理中。这是网络版的大致意思,短短半个小时,点击和转载就到了三万多,这件事终于瞒不下去了。 
  一号公路工地死亡的这十四个人,分布在海阳县及白山市的其他县市区,所以当杨慧全请示了杨慧安之后,每个死亡的人十万元,受伤的人五万元,这样处理完之后,杨慧全也认为没事了,可是他刚刚回到白山市,就接到了郑明堂直接打来的电话,因为此时网上已经是吵得沸沸扬扬了。

  “杨慧全,你们兄弟搞什么名堂,到底死了多少人,你哥哥手机联系不上,你给我说法”。郑明堂在电话里大吼道。
  “就是三个啊,已经处理好了,我已经将钱发给他们了,没事了”。杨慧全自以为给郑明堂送过钱和女人,所以说起话来比较随便。
  “三个?那网上炒的十四个是怎么回事?”
  “十四个?”杨慧全也是吓了一跳,看来这事是有人漏出去了,但是现在只能是死咬着三个不松口。

  “郑书记,记者喜欢瞎写,我保证是三个,绝没有再多了,真的,真没事”。杨慧全保证道。
  郑明堂挂了电话,他还是不相信三个的说法,将秘书蒋明杰叫进来。
  “临山镇公路出了问题,你去现场看一看,到底死了多少人,在长河建筑公司的工地上,看看还有存在什么问题,调查清楚后立刻向我汇报”。
  “好,我马上去”。蒋明杰也看出了老板心情很不好,让谁也好不了,儿子被公丨安丨局在后面追的鸡飞狗跳,现在工地上又出了事,蒋明杰坐在车里的那一瞬间,他有一个感觉,这一关,恐怕老板是过不去了,到时候自己该怎么办呢,是该想想自己的退路了,为什么自己的命就没有丁二狗那样好,他自己刚刚下去,他老板就出事了,可是自己老板眼看要出事了,自己还没有着落,老板一倒,自己的头上打上了深深的郑明堂的烙印,再想投奔谁,可就难了,毕竟,秘书和其他站队的官员还不同。 

  日期:2015-10-01 06:38: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