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657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抬眼看去似乎有一层薄雾层层弥漫、漾开,白雾在轻柔月光和路灯的照耀下,便染成了金色。河边一盏盏的黄灯白灯亮着,灯光倒影在粼粼的河面,微风荡漾着河水,灯影闪闪烁烁的在微微抖动。一抹抹金色的,一抹抹银色的,就好像碎碎的金子,碎碎的银子在那里哗哗的闪,跳跃着,顽皮着,在水面嬉戏。
  黄河公园,位于城乡结合处,是有名的三不管地带,以至这里卖银嫖娼非常猖獗,到了春夏秋,每天都有流动的“鸡”在这里兜客,听说打扫卫生的人每天在这里扫起的避啊孕啊套就有上千个,虽然有点夸张,但说明这里流动的“鸡”和临时玩“鸡”的很猖獗。
  公丨安丨局对此也是睁一眼闭一眼,开始接到举报,抓了几次,可是玩“鸡”的几乎都是来城里的农民工,他们宁愿被拘留几天也榨不出什么钱,本来打工赚的钱就不多,如果钱赚多了,谁不想去高档的地方去潇洒高档的“鸡”。以至在这个城市生活时间久了的人都知道,黄河公园就是一个流动的没有管制的“鸡”和玩“鸡”的场所。
  夜逐渐变深,公园越发显得清静。公园路边凳子上谈情说爱的男女热情的话语随风传到王子谦的耳鼓,不时还从树丛里或者路边的长凳上传来悉悉的躁动声以及含糊不清的从压低了嗓门的喉咙里砰洒出的低吼声,这一切使王子谦莫名的兴奋。
  此时的王子谦心里已经不再巴望着刘丹丹能过来赴约,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集中到了另一件事情上。

  每每经过树丛,听着那男女**时熟悉的声音,他的下部也不由的抖动起来,一种说不出的饥啊渴感觉让他浑身感觉燥热难耐,就在王子谦四处张望的时候,猛然听见身后一个温柔的女性声音传了过来。
  “大哥,需要服务吗?保证让你满意。”随着声音,王子成感觉到一个女人从他身后走过来,站到了自己面前。
  王子谦仔细看了一眼,发现这个身上穿着一件针织短袖衫,把上身构勒出特别的曲线的的女孩,长相还很漂亮。
  王子谦心里有点拿不准,难道这就是流动的鸡,这女孩看上去又漂亮,又清纯,绝对的良家女人模样,怎么会是“鸡”呢?
  王子谦有些不确定的问她:
  “你说的是什么服务?”
  “到了这里,能有什么服务大哥难道不知道?”女人眼神迷啊离的看着王子谦,见王子谦有几分那种意思,立即主动伸手拉住王王子谦的胳膊,一起来到树后面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一晚上的快活,让王子谦付出了几张百元大钞的代价,本来他还想要多给点给那小娘们,只是身上实在是没有那么多钱了,总要给自己留点打车回家的钱。
  回去的路上,王子谦心情相当的兴奋,他倒是有些庆幸今晚刘丹丹没有出现在这里,否则的话,自己怎么会如愿的试验出自己的家伙竟然是如此管用。
  回家的路上,王子谦就已经打定主意,自己跟刘丹丹之间只剩下最后的清算了,只要刘丹丹肯给他钱,帮他提拔,调动工作,这几个条件达到后,他绝对不会再去打扰刘丹丹的生活,有了钱,什么样的女人玩不到,谁还在乎那个小妇女刘丹丹呢?
  金大洲又来找秦书凯了,他有些着急,原本已经跟秦书凯谈好了条件,双方各取所需,秦书凯便会帮自己把老婆从纪委弄出来,现在自己已经表示了自己的诚意,秦书凯却一点动静都没有,他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秦书凯看到金大洲却一点也不吃惊,他心里算的准准的,金大洲这个时间段,也该过来一趟了。
  秦书凯是故意的,他故意让金大洲痛苦,焦灼,怀疑,坐立不安的时间长一些,他故意让金大洲迫于无奈还要过来求他一次,看他的脸色,这一切都是金大洲自找的,对于这种狼心狗肺又不讲义气的混蛋,怎么玩弄都不算过分。
  金大洲这次来,竟然还拎了些礼物过来,秦书凯心里倒是有些好奇,金大洲给自己送礼会送点什么呢?自己尽管为了一些场面上的应酬,必须要抽烟喝酒,但是金大洲是了解自己的,自己平时并不好这两样,除了烟酒之外,他还能送什么给自己呢?如果送别的,自己根本就不会要,因为没有到了那个交情。
  金大洲这次是趁着秦书凯上班时间,找到了他的办公室里,他的时间掐的很准,就在即将要下班的十分钟前,他准时出现在秦书凯办公室的门口,这种时候,除非是有重要的事情,否则的话,很少有下属不识相的仍旧呆在领导人的办公室里。

  一进门,金大洲就满脸堆笑的向秦书凯主动问好,秦书凯也冲他笑了笑,随意的指了一下办公室里靠墙摆放的沙发,示意他坐下。
  金大洲却没坐,直接拎包走到秦书凯的办公桌前,把手里拎着的小包往秦书凯面前一放说,知道你喜欢集邮,这里头是一套十二生肖,一轮全品,你看看。
  秦书凯不由心里一动,这个金大洲果然高明,自己从小到大,只有一个爱好是一直坚持至今的,那就是集邮,而自己的集邮册里,最遗憾的就是少一套一轮的十二生肖里头的猴票,现在金大洲手里的这套邮票,正好能填补自己收藏的不足,这套邮票少说市价也在一万多元,有道是送礼不在贵贱,而在于是否合适,可以说,金大洲送的礼算是相当准确的送到了自己的心窝里。
  只是,金大洲实在是太小瞧自己现在的修为了,他秦书凯送给别人多少次礼物,哪一出不是琢磨的准准的,每次看到收礼人拿着自己送上的礼物,爱不释手的模样,秦书凯的心里想的更多的却是行贿受贿这个词。

  居安思危是秦书凯现在经常想的一个词,不要说金大洲给自己送礼,就算是换了任何一个人给自己送礼,自己也绝对不会动心,除了自己固定的财源之外,其他外财,他秦书凯一概不会沾染一分一毫。
  秦书凯对金大洲说,金区长,咱们有事说事,你还是先把礼物收起来吧,这东西给别人看见了,影响不好。
  金大洲满脸笑容的拎着礼物站在秦书凯的办公桌前,猛然听到秦书凯说这么一句,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原本充满希望的心情一下子再次跌到谷底,这个秦书凯难道真是转了性,连他最喜欢珍藏的邮票也不要了?
  秦书凯早已看透了金大洲心里的想法,重又指了指沙发的位置说,金区长,有话咱们坐下好好说,以后再来就不必这么费事了,我秦书凯从来不收任何人的礼物。
  金大洲有些尴尬的把送到秦书凯面前的礼物重新拿回来,脸上堆着笑说,其实,只是一些不值钱的小东西,秦主任......。
  日期:2016-04-13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