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29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二狗随口问道,这是一个专业术语,就是问县长和书记有没有掐起来,只要这两个人不掐,那么县里就太平,否则,海阳县官场上谁也别想安生,不过于全方刚刚上来,先稳住脚跟才是最重要的,估计一时半刻不会这么急着跳出来单挑。
  “唉,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现在看起来还算安生,谁知道以后呢,这可说不准,新来的这位也是老海阳了,你说这平静能有多长时间?”
  丁二狗笑笑没说话,这在意料之中,估计等于全方站稳脚跟之后,胡佳佳也会在调整之列,就像是仲华调整常晓春一样,谁都不想自己跟前整天晃悠一个前任信任的人。
  等到早晨九点时,丁二狗在窗户里看见楼下于全方的车进了政府大院,车子一直行驶到台阶旁才停下,车子还没有挺稳,副驾驶上就跳下一个小年轻,胳膊下夹着一个公文包,敏捷绕过车屁股,拉开了后车门,于全方昂首挺胸的钻出了座驾,丁二狗心里不禁一阵暗叹,架子不小啊。
  “怎么了,领导来了,还不去汇报工作?”胡佳佳在丁二狗身后也看见了这一幕,对此,她早已习以为常了。

  丁二狗猛然转身,可是他没有想到胡佳佳离他这么近,一转身的功夫正好和胡佳佳碰了一个满怀,胡佳佳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狠狠撞了一下,再加上脚上的高跟鞋实在是太高,重心不稳,一下子向后倒去,眼看着就要仰面倒在地上,丁二狗好歹也是练过几天功夫的,一个急转身加上海底捞月,一只手揽住了胡佳佳的纤腰,此时胡佳佳的身体离地面还不到十公分,这是多么惊险刺激的时刻啊,但是这种姿势没有持续多久,因为走廊里传来了脚步声,丁二狗赶紧将胡佳佳扶起来,往后退了一步,讪讪的说了声对不起  。

  看到拘谨的丁二狗,胡佳佳心里的恼怒霎时没有了,倒是她年龄大,还开玩笑道:“跑什么,还怕我吃了你?”
  “不是,你吃我,我到不怕,我怕你打我”。丁二狗小声说道,这倒是真的,大凡这种情况,基本上上来就是一耳光,丁二狗是有过这样的教训的,所以及时散开是明智之举。
  不痛不痒的和胡佳佳贫了几句之后就去于全方那里排队等候召见了,因为见于县长的人太多了。
  “贺秘书,你好,我是独山镇镇长丁长生,有事要向于县长汇报,县长现在有空吗?”丁二狗保持着一种尽量谦和的姿态,曾几何时,自己坐在那个位置上,等着来见县长的人递烟说好话,没成想这才几天的功夫,自己倒成了求见的那一类人,世事难料,谁又说得清呢。

  “奥,你等会吧,县长现在忙着呢”。贺振振只是看了一眼丁二狗,没有说别的。
  “那好,我等一会”。丁二狗倒是也自觉,走到联邦椅上坐下,拿起椅子上的一叠人民日报仔细看起来,不得不说,人民日报的社论那是真有水平,所以以前的时候丁二狗也常看,但是没有太多的时间,而现在则不一样了,在镇上,每天必看的就是晚上的新闻联播和人民日报,只要将这两样新闻媒体的政策吃透了,在中国不说是无敌的,但至少你不会吃亏。
  贺振振不是不认识丁二狗,大家都在一个政府大院上班,再说了,丁二狗是谁,那是曾经连郑书记的流氓公子都敢打的人,而且还在北市场抓到过贾成亮爆炸案的犯罪嫌疑人,如果这一点都不知道,那么一号公路总该听说过吧,县里传说那个一号公路的思路最早是丁长生提出来的,这些事都是传奇,但是实实在在地是人家年纪轻轻就当上了镇长,这可不是虚的,那是实打实的正科,所以在贺振振心里,羡慕嫉妒恨的浪潮那是一波接着一波,所以让丁二狗在这里坐坐冷板凳这是他唯一能使用的权力了,为何不用呢? 

  一个小时过后,贺振振去里间办公室送一份文件,而丁二狗依然在陶醉于椅子上的几张人民日报,虽然他明白贺振振的意思,无非是在显示他的存在,可是这种做法是不会得到领导欣赏的,说到底里面那位才是决策者,见与不见,不是由你这个秘书说了算,你不是领导的经纪人,你只是一个服务的,所以摆不正秘书的位置,早晚会出事,这是一定的。
  “外面是谁?”于全方看着文件问道,今天难得清闲,没有那么多人来打扰,所以于全方倒是有点不习惯  。
  “是独山镇的镇长丁长生”。贺振振小声回答道。
  “来了有一会了吧?”于全方不动声色的说道。
  “也没有多长时间,正在外面看报纸呢”。他不敢说丁二狗已经来了很长时间了,他原来在政策研究室工作,罗香月是他的领导,所以对于自己的新老板是什么脾气,他还没有完全摸透,回答的也是模棱两可。
  “让他进来”。于全方将笔放下说道,看着贺振振带上门出去叫丁二狗,于全方若有所思,这个秘书太自我,处处想着为领导做主,看来还是得让胡佳佳再找找,有没有其他合适的人选。
  “县长,您好,我是独山镇的丁长生,向您汇报工作来了”。  一进门,丁二狗就向于全方摆明了态度,走在前面的贺振振略有不快,这人怎么这样,我这还没有将你介绍给领导呢,你急什么,当我不存在吗?

  “哈哈,小丁,我听说你在独山干的热火朝天,到现在才来告诉我,是不是干的差不多了,小贺,给丁镇长倒杯茶”。于全方虽然没有站起来,但是脸上的热情还是让丁二狗悬着的心稍微落了地,别看他在门外装模作样的看报纸,但是到底看进去多少只有天知道。
  贺振振也是很吃惊,自己老板居然这么看重这个家伙,自己刚才做的是不是有点过了,不是有点过了,是很过了,他还不知道于全方已经对他有了看法。
  “哪能呢,才刚刚开始,这不我就来请领导在百忙中抽出点时间到我们那里给我们鼓鼓劲,打打气,这样我们干的心里踏实,要不然这心里好像是没有主心骨一样”。丁二狗就是属狗脸的,刚才还笑呵呵的,这一转眼,渐渐的凝重起来,好像是在说一件很重要的事,这种通过自己的情绪调动别人的情绪的做法他是在一本叫做演员的自我修养的书上看到的,屡试不爽。
  “怎么,有压力了?”于全方指了指面前的椅子,示意丁二狗坐下说,但是丁二狗依然是毕恭毕敬的站在那里,两手交叉,护住丹田,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说话间,已经将这些日子他亲自促成的黄水湾花卉基地建设的前前后后说了个一清二楚。
  “压力是有,但是主要还是阻力……”丁二狗就将常委会上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其实这些事还用丁二狗汇报吗,自己情人的妹妹梁荷花就是独山镇的丨党丨委副书记,在常委会开完不到半个小时,他就什么都清楚了,甚至知道的比丁二狗还要清楚,但是那时他不便发表意见,也不想发表意见,他倒想看看这个前任县长的秘书该怎么办,没有想到这小子来了个你干你的,我干我的,本来他以为还会有更好的戏在后面,可是没有想到张元防居然偃旗息鼓了,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