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29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如果不这样做,让你们败坏掉的政府信誉怎么建立起来,老百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你们不知道吗?重建政府信誉这是当务之急,在政府信誉建立起来之前,要想老百姓发展经济,那么每个有责任心的干部,每个真心想为老百姓考虑的干部,都应该承担一点个人风险,当然了,这个风险可以量力而为,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么你不要做这个官,回去找个风险小的工作养老好了。

  丁二狗真想将这些话说出来,可是他知道,目前还不是时候,只要张元防在,那么张元防代表的这一系列独山镇本土干部的利益就很难触动,丁二狗采取的也只是出其不意攻其无备,零敲碎打的干点事,就这样,今天不是也遭到了来自张元防的不满吗。 
  “你马上到黄水湾村,将这件事停下来,撤回你的承诺,不然的话整个独山镇都会混乱了”。在张元防这里没有下不为例一说,他今天将丁二狗找来的意思就是想让他撤回对黄水湾村的承诺。
  事情真像张元防说的那么严重吗,严重到其他同志没有办法再做工作了?
  当然不是,在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独山镇的江湖就是,我张元防做不成的事,任何人也别想做成,而且你这个小屁孩来独山镇才几天,就想着收买人心了?

  社会的进步和发展,一直都存在着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扰和新的利益集团进攻这样的博弈,现在的张元防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身处危险境地,这样的感觉在孙国强死了之后就更加的明显,没有人知道他现在已经是一个裸官,对外宣称自己的孩子在北京上学,而孩子的母亲则在北京陪着孩子读书呢,他也每隔一段时间就到北京去走一趟,可是作为一个官员,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出走,没有那么容易。

  按说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他应该很低调才是,但是还有一个人在盯着他,所以他不得不强装着没事人似得,一步一步为出逃做着计划。但是在没有离开之前,他是不允许任何人挑战自己的权威的。
  “张书记,这件事我做不了,我不能打自己的脸吧,奥,前天刚许了诺,今天就撤回,那我们在老百姓眼里还有信誉可言吗?实话实说,这件事我做不到”  。
  “小丁,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你这是瞎胡闹,我理解你,年轻人做事冲动,一心想干出点事来,但是你也要考虑实际情况啊,你这是冒进了”。张元防有点恼火,他本以为仲华走了,丁二狗肯定会夹着尾巴做人,毕竟最大的一座靠山倒了,可是没想到这家伙倒是越来越光棍了。
  “冒进的责任我来承担,和镇政府任何人无关,张书记,你要是没事的话,我要走了”。丁二狗站了起来,张元防没想到这个愣头青居然敢这样和自己说话,前几天因为孙国强的女儿孙海英的事情,他已经是积了一肚子火了,这股火让丁二狗在今日彻底点燃了。
  “丁长生,你还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性,你眼里还有组织吗?”
  “张书记,我的行为和组织纪律性有什么关系?我违反了哪一条哪一款纪律了,我就是想做点事,怎么了?犯谁的恶了?”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张元防的办公室,门没有关,丁二狗清楚的听见了杯子碎了一地的声音。
  那天曹晶晶来过之后,他批了五万块钱给派出所,但是等曹晶晶去拿这笔钱时,被告知还得需要丨党丨委书记张元防签字才行,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丁二狗在独山镇什么都不是,原本按照规定的数额批得条子也不好使,人事上他没有发言权,财政上依然是没有权力,这让丁二狗很窝囊,还被曹晶晶嘲笑了一番,所以要说丁二狗心里没火也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他一直在隐忍,可是他的隐忍被人看成是失去靠山后的委曲求全和软弱了,丁二狗今天以实际行动告诉独山镇的所有人,我丁二狗不是那么好拿捏得,以后的事咱走着瞧。

  独山镇的政府办公楼就是一个二层小楼,还是单层的,所以不一会,发生在书记办公室的这番争吵就传遍了镇政府,半个小时后,党政办公室下来通知,十分钟后在小会议室召开常委会,这是张元防罕见的召集常委会,以前什么事不是一句话的事,顶多对其他常委也只是打个电话通知一声,而且有时候打电话还是党政办的杨和平打,张元防连打电话都懒得打,开始时有些人还颇有微词,可是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

  几乎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个常委会可能和刚才发生在书记办公室的争吵有关,可是具体因为什么争吵大家还不清楚,于是在家的一干常委都陆续进了小会议室,没有人说话,吸烟的吸烟,喝茶的喝茶,都等着两位主要人物的到来。
  丁二狗倒是来的挺早,他知道这是张元防针对他,要通过常委会的形式给他施压,让他明白,在独山镇谁说了算,谁才是一把手,同样也宣示,一把手的权威绝对不容侵犯。
  梁荷花悄悄的看着丁二狗,感觉到这个年轻人很不一般,梁荷花现在的脊梁骨已经逐渐直了起来,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她姐姐的相好于全方成了代理县长,虽然是代理县长,但是只是一个程序的问题,还没有听说代理县长代理一阵就被拿下的,除非这个人有问题,所以于全方转正是很快的事情,这无形中给梁荷花的野心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她一直在犹豫该在一个什么样的场合表明自己的立场,以改变自己是个闷葫芦的形象,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一直以来她被当成了一个摆设。
  “都到齐了吧,下面开会”。张元防端着茶杯进了会议室,扫了一眼记录的党政办主任杨和平问道。
  “武装部杜部长没有来,说是有事,请假了”。杨和平站起来合上笔记本说道。
  “那好,开会吧,我先说几句,刚才呢,我和丁镇长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发生了一些争执,但是发展到最后,我们两个人谁也说服不了谁,所以我们开个常委会,来讨论一下这件事,大家积极发言,其实就是一个事,就是关于丁镇长要在黄水湾村发展花卉种植基地的事情,大家都知道,黄水湾村是我们镇唯一一个旱涝保收、地势平坦的村子,土地肥沃,而且一直都是种粮食,现在要改成种花卉,这样是不是合适,是不是和国家关于耕地要以种粮为主的方针相违背,这是一个事,还有一个就是丁镇长的工作方法问题,刚才我们也说到了这个事,就是是不是我们干部要个人为老百姓的经济发展作担保的问题,我觉得这两件事很值得探讨”。

  张元防上来就将事情摆开了,大帽子是一顶接着一顶朝丁二狗扣了过来。
  早起码字,求蝴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