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3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珞小北心中急躁,一个箭步冲到我的跟前,伸手朝着我的腰间摸来,我哪里能够让她得逞,微微避开,然后挥手,将她的手给打开了去。
  洛小北不服,还想再次上来,而这个时候那小将诺面带喜色地匆匆跑进屋子里来,瞧见洛小北和我动手,慌忙喊道:“洛姑娘,洛姑娘,这可使不得呢,别动手啊,伤了陆神医可怎么好呢?”
  陆神医?
  洛小北听到这称呼,气得鼻子直皱,说一天不见,你爬得可够快的啊?
  我耸了耸肩膀,没有理会她,而是问小将诺,说什么事?
  小将诺先是谨慎地看了洛小北一眼,然后才说道:“陆神医,族长听了你的事情,想要见见你,便吩咐了晚宴,请你一刻钟之后,务必到大殿那边去用餐。”
  我点头,说都有谁呢?
  小将诺说道:“包括醒过来的松长老在内,族内的五大长老都会出席,另外几支狩猎队的首领也都会参加,还有族内的几个重要负责人。”

  珞小北听闻,秀眉一竖,瞪眼说道:“没叫我么?”
  小将诺愣了一下,低着头说道:“呃,这个倒是没有说起,要不然我再去问问……”
  洛小北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而我瞧见洛小北一副满脸醋意的样子,忍不住好笑,对小将诺说道:“好的,你回去禀告上面,说我一定准时参加。”
  小将诺连忙点头,说好,您一定要过来啊,我听钊美姨娘说,宴席有酒呢……
  说到酒,他下意识地就舔了一下舌头,仿佛很回味的样子。
  我呵呵一笑,说好的,一定。
  小将诺应声离去,而洛小北一屁股坐在了我的对面,气呼呼地说道:“你现在得意了,一下子就成了临水一族的红人了,还有资格参加最高待遇的宴席,很得意是吧?”

  我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洛小北指着我,说还说没有?瞧你眉毛往上翘,眼睛都往天上看了,指定是心里美极了吧?
  我知道洛小北这是小女孩儿心态,对我地位的变化有些吃味,也不恼,而是跟她解释道:“小北,蒯梦云在临水一族里面地位颇高,是狩猎队的首领之一,你抱住他的大腿,的确不用担心什么;不过你想过没有,如果你这一次去的地方太过于危险,甚至产生大量的伤亡,会怎样?”
  我突然间提起这个话题,洛小北有些惊诧,想了一下,方才回答:“应该会止步吧,不过那又如何,我一个人过去,也没有问题。”
  我点头,说你身手高强,自然没有问题,不过如果有熟悉森林的当地土著在旁,事情应该会好很多吧?
  她说对,然后呢?
  我盯着她,平静地说道:“然后就是,一个护卫首领梦中情人的妹妹,永远都不如一个能够治病救人、救死扶伤的医生来得重要,这就是生活。有我在,派遣队的实力只会更强,决心更坚定,而这些对于你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听我说完这些,洛小北愣了好一会儿,方才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说服了我。”
  我没有就此得意,而是适时闭上了嘴。
  洛小北仔细品味了一会儿这话语,又直勾勾地打量了我好一会儿,方才说道:“陆言,你一次又一次地让我刮目相看,告诉我,除了御兽、放蛊、治病,以及某种纳须弥于芥子的法器之外,你还有什么让我惊奇的本事?”

  我耸了耸肩膀,说生活的每一刻都是不同的精彩,等待着你去发现,而我也是如此。
  珞小北突然笑了,说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间感觉你跟你堂哥陆左,有那么一丝相像了。
  这,算是恭维么?
  我站起了身来,对她说道:“好了,我要去赴宴了,不知道会不会涉及到陪你狩猎的事情,不过我会努力帮你争取的;而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凯旋回来的消息吧。”
  我缓步走出了屋子,门口自有侍女等待,将我引导至宴席的举办地点。
  此刻天色已暮,华灯初上,望着这个充满着古韵的村庄,我的心中,颇多感慨。
  从昨夜进入时一个只能睡窝棚的下人,看这洛小北被引入好房子里去攀谈叙旧,到现在成为了临水一族的座上宾,即便是珞小北都没有资格去赴的宴席,我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完成了逆袭。
  对于这一切,我并没有感到骄傲,而是越发地明白了知识的重要性。
  还有一点,那就是感恩。
  没有陆左传授给我的苗蛊绝学,没有虫虫给我的乾坤囊,我此刻想必还蹲在那个狭窄的窝棚里,被洛小北瞧不起。
  一路走,来到灯火辉煌处,走入大厅的时候,我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宠辱不惊,方显男儿本色。

  我缓步走入了宴席,比约定的时间早了一点儿,瞧见宴厅之中人已经来了大半,而蒯梦云瞧见我被人引入,连忙站起身,过来迎我。
  不但是他,其余重要人物也都纷纷起身,朝着我遥遥拱手。
  小将诺跟我说过,临水一族崇尚武力,以强者为尊,不过在我这里倒是变了模样,大家对我都客客气气的,毕竟无人不生病,就如同松长老那般体格健壮、一生无病无灾之人,一不小心就垮下去了,谁都说不准。
  为了那个不确定的将来,结交一位手艺不错的医师,还真的是一件很有必要的事情。
  我与众人客气作揖,而蒯梦云则拉着我的手,把我引到了主桌的左侧一桌坐下。

  这宴席遵循古礼,正中间是族长的位置,然后左右两侧分布桌子,每人一桌独坐,按照身份地位递推,我虽然不知道这儿的规矩,却也知道那主桌的左侧第一位,应该是相当尊崇的,慌忙推让,说使不得,使不得,这么多的长辈在此,我如何能坐那儿?敬陪末座便好了!
  蒯梦云不容置疑地把我按在了那榻前,说道:“这事儿以后都可以,今天不行——今天是族长亲自指定的,说你救了松长老,这是大功,就得有这份礼遇。”
  我依旧不肯,这时旁人纷纷出言劝解,我推辞不过,只有做足了姿态,方才答应坐下。
  没一会儿,人便纷纷来齐,就连那大病初愈的松长老也被人搀扶着过来,坐在了我的对面,也就是主位右边的第一席。
  他的精神依旧有些欠佳,不过比起昏迷来说,却是好了许多,冲着我微微躬身,表达感激。
  我不敢凭功而傲,慌忙欠身让礼。
  一番波折,这时一声钟鸣磬响,丝竹之声响起,却有一个衣着华贵的老妇人,被四名漂亮的侍女搀扶下,从后面走到了主位上来。
  日期:2016-01-27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