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29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心里已然急了,他慌忙说道:“项瑾,你听我解释。我和她的事情,已经过去了。”项瑾苦笑了一下,说:“你和她在一起的事情,或许已经成了过去。但,你和她之间的情未必。其实,每个人都看得出来,你和她两个人的眼神,一看到彼此就不对。梁健,我不傻。”
  梁健沉默。他也只能沉默。死不承认欺骗项瑾吗?他做不到。良心,和心底对项瑾有的那一份爱,都让他做不到这一点。
  梁健目光盯着前面的道路,身体绷得僵硬。寂静得车厢里,项瑾笑了笑,说:“前面靠边停停,我想一个人走走。”
  别看平日里,项瑾一直温婉懂事,但她的固执,梁健在初见她时,就已见识过。过了一个红绿灯后,车子靠边停了下来。

  项瑾打开车门走了下去。梁健立马跟了下去。项瑾回头看了他一眼,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什么来。转过头时,她眼底掠过的那一丝痛苦的神色,让梁健忽然心疼,还有愧疚。
  项瑾往前走,梁健跟在后面。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走了大约有五百米路。转了几个弯,车子停在何处都不知道了。
  风吹过时,项瑾双手抱住自己,缩了缩。梁健立马脱下外套,上前一步,披在了她身上。或许是他外套上带着的温度,给了她一个停下的理由。项瑾停了下来,抬头看向他满是愧疚的脸时,泪水潸然而下。
  她素来美丽,此刻这昏黄的灯光下,凄苦的眼神,还有泪水,更让她有一种梨花带雨的美,娇怜得让人心疼。

  梁健一把就将她用力地拥入了怀中。
  “我知道,是我对不住你。这几年,我亏欠了你很多。但,请你相信我,我一直都在努力,努力做一个好丈夫,好爸爸。”梁健低声在她耳边呢喃。
  她的泪水落在他的肩头,浸透了衬衫,贴在衣服上,感觉冰凉。梁健的心,就像这风中的落叶,飘飘摇摇,不知落向何处,无措加惶恐。
  曾以为,他最爱的是胡小英。可如今,这日日的相处,还有霓裳的存在,他不知道,对于项瑾,他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情感。不爱吗,可为何,看着她落泪,他是那么害怕她会离开。爱吗?那胡小英呢?他又该将胡小英置于何处。一颗心,真的装得下两个人吗?
  梁健忽然觉得很迷茫。项瑾,胡小英,她们都是不可多得的好女人。一个是他曾经挚爱,一个已经明显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他孩子的母亲,如何割舍,如何选择。为什么,这世上,真的就不能鱼和熊掌兼得?
  人总是贪心的,当面临痛苦的抉择时,人总会希望,抉择不存在。梁健也是如此。但他明白,或者说,项瑾的泪水,他肩头的冰凉让他明白,这不可能。
  项瑾从他肩头离开,那一刻的脆弱,随着她抬手拭去的泪水,一同消失。灯光下,她看着梁健,显得十分冷静和理智。梁健感觉害怕。
  项瑾说:“今天我和胡姐在外面说了很多,我知道了很多你以前的一些事情。我一直都认为你是一个优秀的男人,现在我也这样认为。这是我爱你的原因,我想也是胡姐爱你的原因。但,或许就是因为你足够优秀,所以才让人这么无法放手。胡姐是,我也是。我想过无数次,从我知道你和胡姐之间的事情后,或许我应该放手,将你还给胡姐。霓裳的出现是个意外,我知道,是她导致了你和胡姐不能在一起……”

  听到这里,梁健忍不住打断,急急地解释:“你错了,不是的。就算没有霓裳,我和她应该也不会在一起。”
  项瑾笑了笑,苦涩,却又很平静。
  周一。 .
  关于常建的批文已经下来了,新任秘书长将会在星期三到任。梁健看到批文后,就给常建办公室打了电话,想跟他谈一谈。可电话打过去却没人接。梁健忽然想起,早上来的时候,常建的办公室门好像是关着的。他走了出去,想去一看究竟。路过沈连清门口的时候,他立马就走了出来,问:“书记,这是要去哪里吗?”

  “我去看看常建,他办公室电话没人接。”梁健边说边往常建办公室走。到了门口,门果然关着。沈连清抢着上前敲了敲门,但里面没人应。他等了一会,拧了下门把手,果然,门是锁着的。
  “书记,常秘书长可能出去了吧。”沈连清转头对梁健说道。但,梁健心里总觉得有点不安。他对沈连清说:“你给常建的手机打个电话,看看他在哪里?”
  沈连清立马就拿出了手机,给常建打了过去。电话倒是通了,可是响了两三下就被摁掉了。沈连清立马又打了一个,还是摁掉了。他有些无奈地抬头对梁健说道:“书记,常秘书长他不接我电话。”
  梁健想了一下,说:“那你留意下,要是再过会他还是没出现的话,就再给他打,打通为止。”

  “好的。”沈连清点头。梁健回了办公室。但,坐在那里,总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
  梁健起来给自己泡了茶,希望茶可以帮他静心凝神。才刚喝了两口,沈连清进来说,郎朋找他。
  梁健忙让请进来。郎朋进来后坐下,梁健问:“怎么样?那件事查出眉目了吗?”
  郎朋点头,说:“查到了一些。”梁健没说话,看着郎朋,等他继续往下说。郎朋接着说:“和林冲那孩子一起砸车的那几个混混,平日都是在当地的一个网吧里混的。他们这几个,都是跟着一个叫雷哥的人混场子的。这个雷哥在东陵县上,还算是有点小势力。”
  郎朋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梁健便开口问:“你的意思是说,这次砸车子的事情,是这个雷哥搞出来的?”
  郎朋迟疑了一下,说:“这次的项目和这个雷哥根本没什么牵扯,更何况,这个雷哥虽然有点小势力,但和政府比起来,还只能算是个小虾,哪里敢和政府对着干。我觉得他背后另有其人。”
  梁健看着他,沉了声音问:“你敢说背后有人,想必是查到了些什么吧?”
  郎朋点头,说:“查是查到了一些,但没确切的证据,只是猜测。”
  “说来听听。”梁健说。
  郎朋回答:“最近这个雷哥,经常出没在市区的一些场子里,我查过,这些场子,都跟一个人多多少少有些关系。”
  “谁?”梁健忙问。

  “王大仁。”
  梁健脑海里瞬间就浮现了那个瘦矮,微微有些佝偻的身影,还有脖子里那条指头粗的金项链和他那总是感觉有些猥琐的笑容。对于这个王大仁,梁健倒是一直了解不深。可能是因为觉得他没什么值得重视的地方吧。可此刻听到郎朋提到王大仁的名字,梁健倒是忽然警觉了起来,可能一直是自己忽视了他。
  一直以来,对于王大仁有什么产业,梁健也未了解过。只是听钱江柳说他有点钱,说他不会投资,说他运气差……此刻想起来,梁健对王大仁所有的了解,大部分都是钱江柳灌输给他的。这一点,非常不好。想到这里,梁健问郎朋:“对这个王大仁,你了解多少?”
  日期:2015-09-30 06:44: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