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81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4-10 22:50:00
  更新线---------------------
  叔父呆了片刻,突然间破口大骂,道:“他奶奶的!今儿算是直勾勾的被耍了一天啊!”
  可不是么,清晨到开封城,先寻马人圭不遇,又找杜秋兴无果,朱仙镇败兴而归,两入大相国寺次次受挫,如果不是那张莫名其妙落下的纸条,还有那两只凑巧出现的老鼠,我和叔父连空山大师都见不着。但见着了空山大师以后,疑虑反而更多,穷奇被劫,元囯中尸身离奇移走……我和叔父好似被人牵着鼻子走一样!
  我虽觉气馁,但是又并不怎么气馁,因为我感觉异五行既然能暗中不动声色的经营许久,必定有过人之处,如果轻而易举的就被我和叔父给查出什么端倪来,反倒不合常理。
  只是叔父江湖纵横多年,向来是快意恩仇,哪里像现在,要去小心谨慎破案一般去查察鬼蜮伎俩?着实有些憋屈了。

  正寻思着要不要说几句话安慰安慰叔父,叔父却已开口说道:“老空山,寺里有我们爷俩儿睡的地方吧?”
  空山大师一愣,随即点头,道:“自然是有的。”
  “中。”叔父又朝我说:“道儿,今儿黑就睡在大相国寺里。”
  日期:2016-04-10 22:50:00
  大相国寺里怪事层出不穷,留下也好。我道:“那三叔他们那边怎么说?”
  叔父道:“你在这里先歇着,我自己去去很快就回来。”
  也不等我应声,叔父便往山门而去,几个纵掠,兔起鹘落,身影已消失在夜色中。
  众僧咂舌不已,空山大师也赞道:“琪翁功力更胜往昔,可喜可贺啊!”回顾空海和尚道:“师弟,劳你把元囯中的尸体重新放回堂屋,派两个弟子暗中防备着些。”
  空海和尚应声道:“是。”
  空山大师又对我说道:“小友,你跟贫僧来吧。”
  这次不回地道了,堂屋那边空房不少,空山大师带着我进了东堂,内室有木床,堂中有蒲团,有桌椅,比之他屋家徒四壁,还算不错。
  空山大师道:“小友稍坐。”
  很快,有执事僧端水过来,空山大师又说:“今日多劳,小友洗洗就歇息吧。”
  我洗了一把脸,又冲了冲脚,仍不见叔父回来,便坐在床头等候。
  空山大师自坐在蒲团上闭目入定。
  日期:2016-04-10 22:51:00
  过不多久,空山大师手捻佛珠,口中突然喃喃道:“达大道兮过量,通佛心兮出度……达大道兮过量,通佛心兮出度……”反复念诵了几遍,忽又说道:“两者皆邪见,不可见如来。佛在何处?佛在何处啊……”翻来覆去,都是这几句话,念诵了许多遍,神色渐渐痛苦,像是在修行,又不像,我听得不耐,便忍不住说道:“佛在心中。”
  “你说什么?!”空山大师猛的睁开眼睛,两道精光冲我迸射而来,一瞬间亮的惊人,倒是把我吓了一跳。我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晚辈胡说八道,打搅大师清修了。”
  “是你?”空山大师恍惚似的稍稍一怔,继而收敛神光,道:“小友怎的还不歇息?”

  我道:“晚辈其实并不瞌睡,等我大回来再睡吧。”
  空山大师笑道:“血气方刚,精神充沛,果然非我等老朽可比啊——刚才,刚才是小友说的,佛在心中?”
  我尴尬道:“晚辈胡说八道,让大师见笑了。”
  “不,不。”空山大师道:“依你之见,大道如何达,佛心如何通?”
  我修炼婆娑禅功,得了天然禅师的真传,心中颇有些禅见,所以刚才听空山大师念叨,才会不由的说了一句,眼见空山大师认真起来,又不好意思再说了。
  日期:2016-04-10 22:51:00

  但空山大师倒是来了兴致,执意要我说,我便只好大了胆子,道:“按照晚辈的想法,执意去想怎样通达大道和佛心的人,是必定要过度和过量的。”
  空山大师皱眉:“嗯?何意?”
  我道:“须知佛向性中求,莫向身外索。”
  空山大师道:“何解?”
  我道:“我身是大道,我心即佛心。”
  空山大师道:“我身在何处,我心又在何处?”
  我道:“身以无暗为暗,心以无明为明。”

  空山大师道:“身无一物,心如明镜,皆是虚妄,哪有大道,哪有佛心?”
  我道:“以相求相,本无大道,以无所往,应无所往,即是佛心。”
  空山大师道:“昨日我心,今日我心,明日我心,心心不同,何为真心?”
  我道:“恶是心,善是心,真者心,假者心,心心为念,佛何止一面?”
  空山大师道:“心猿除不尽,意马总关绕。”

  我道:“风吹叶儿落,叶落恋枝头。”
  空山大师“哈哈”大笑起来,我也立时醒悟,刚才一句一递,竟好似做了个梦。
  空山大师叹道:“机锋不可触,千偈如翻水,波波度一生,到头还自悔啊!”
  日期:2016-04-10 22:53:00
  忽有一道人影闪进堂内,说:“听你们叨叨了半天了,说的都是啥跟啥!”
  却是叔父回来了。
  我连忙起身,道:“刚才空山大师把晚辈给绕进去了。”
  空山大师道:“是你把贫僧给绕进去了。你的悟性可是极高啊!你小小年纪,能悟通这许多道理,真是难得啊!”
  叔父道:“老空山,你不用拍他马屁,他是不会出家当和尚的。你又那闲工夫,还不如多巴结巴结我,说不定我哪天出个家,给你做个伴。”
  空山大师道:“这没滋没味了多时,今天算是过了嘴瘾。好了,你们叔侄快些歇息吧,贫僧就不打搅了!”
  空山大师心满意足的出堂而去,叔父道:“这老和尚,还是这么爱抬杠。倒是你,咋也跟着上了?”
  我挠挠头,道:“大师非要我说的。”
  叔父道:“还是天然那一套吧?”
  我道:“也有侄子自己的体会。对了,三叔他们那边怎么样?”
  叔父道:“还能咋样?一无所获。歇会儿吧,明天再想想法子。”
  关了灯,都躺到床上,回想起和空山大师那一番话来,我又睡不着了,索性不睡,把婆娑禅功又演练了一遍。
  日期:2016-04-10 22:54:00
  其实,我的修炼步伐,已经算是极快的了,但是在登堂入室之后,反而百尺竿头难进一步,因为越到高处,反而越难,每再进一步,用功都须是从前同等幅度的数倍,甚至还可能不进反退。
  而今日有此一论,我自觉禅功中又悟通了不少道理,修炼起来,果然觉得又打通了些关窍,心中十分高兴。
  修行之中,隐隐约约,感觉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看,却又不敢三心二意,只快速摒弃杂念,直到沉湎于大道中。
  待到醒来时,天色已亮,自己也是一身大汗,通体舒畅,十分清爽。忽觉有异,回头一看,见叔父坐在床上正直勾勾的盯着我,我不禁道:“大,你咋了?”
  叔父道:“我现在约摸着你说的话有些道理。”
  我疑惑道:“什么话?”
  叔父道:“明瑶那妮子可能是跟着咱们的。”

  “啊?”我一愣,继而喜道:“你看见她了?”
  “不是。”叔父弯腰从地上拾起一只鞋来,道:“你看,咱俩的鞋放在一起,只有我的被老鼠咬了个大洞,你说是不是明瑶那妮子指使老鼠干的?”
  我:“……”
  叔父道:“这妮子,别让我看见她!”

  “大,起床去洗洗脸吧。”我道:“今天天气不错。”
  叔父:“……”
  日期:2016-04-11 22:37:00
  更新线----------------------

  这一天倒是风平浪静,我和叔父在开封城转悠了许久,都没有遇见什么大事发生。其实本来也就没有什么大事,最起码表面上如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