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941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忽忽几日过去,眼看就到了十二月份,也到了周末。
  这次周末宋朝阳要回家一趟,考虑到秘书一处有秋游活动,他就没让李睿相陪,只带了司机老周一个,于周五晚上乘坐一号车回省城去了。
  周六这天,秘书一处所有干部职工包括李睿在内,不管加班的、值班的还是放假休息的,都齐聚到办公室,上午忙碌完手头的公务,下午两点,乘坐从市委小车队找来的一辆丰田考斯特公务车,向市区东郊七十里外的百望山国家森林公园驶去。
  在这之前,平时主持处里工作的副处长袁小迪已经从秘书二处借了两个同事过来,帮忙值班,以应对突发情况。
  此次秋游,秘书一处七个人全部参加,一个不多,也一个不少。有人曾经提议带家人一起,不过被张慧否掉了。张慧理由也很充分,“你们带了老婆孩子一起玩,倒是热闹,可谁还陪我玩?你们好意思看着我一个人孤孤零零的吗?”当然了,她也有别的乱七八糟的理由,譬如什么“你们都带了家人反而会疏远同事,那就玩不到一块了”。她的理由都很有道理,于是那些想要带家人的就被她说服了。六个大男人跟一个小美女就这样踏上了秋游的征途。

  青阳市区地处平原,不过由于北靠太行山脉的关系,市郊还是分布着或多或少的山丘,少的只有一座孤山,突兀的耸立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多的便是几座甚至是一连片的山岭。百望山国家森林公园就是一连片遍布植被的山岭,坐落在市区正东七十里外。早些时候只是一大片荒山野岭,后来被省城来的开发商承包,并对其进行了商业开发,最终形成了现在集度假、旅游、休闲与运动为一体的国家森林公园。不过,谁也不知道它到底是不是真的国家级的森林公园,只是大家都这么叫,这个名字就传开了。

  七十里的路途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再加上红灯、堵车、山路之类的影响,开过去怎么也得一个小时。路上实在无聊,秘书一处这些人便在张慧这个处活动委员兼艺术委员的倡导下,搞起了娱乐节目。节目形式倒也简单,大家各自发挥艺术特长,能唱歌的就唱歌,能说笑话的就给大家讲笑话,会讲鬼故事也行,总之,每人都要献一个节目,而且必须要站在车厢最前也就是第一排座中间过道那里,面对着大家伙表演。

  为了鼓励大家,也是做出榜样力量,张慧第一个站到指定的表演位置,给大家唱了一首歌。实际上,她的座位就在第一排座位的过道左边,与李睿坐在了一起。她与处长坐在一起,谁也没意见,也不敢有意见,美女本来就是要随侍领导的嘛,那是天经地义。
  李睿早就听过张慧的歌喉,不过那是在KTV里,如今第一次领略她的清唱,听到耳朵里还是很有味道的,侧头瞧着她,见她头顶戴着一顶白色的棒球帽,一头秀发留成了马尾,从帽子后面的扣眼里穿出去,似翘似垂,既富含青春气息,又显得干净利落,俏脸上洁净无暇,亮丽动人,穿着一身酒红色的运动套装,将她苗条的身子包裹得玲珑有致,秀气的脚上则穿了一双雪白的运动鞋,俏生生的站在自己身边歌唱,那副娇俏模样还真是令人怦然心动。

  张慧唱完之后,李睿带头鼓掌,其他人也都鼓掌叫好。
  张慧笑着对李睿一指,道:“处长,该你了。”李睿一怔,苦笑道:“我可不会唱歌。”张慧叫道:“你骗人,你跟我……”说到这里时,恍悟自己说漏了嘴,哪能当着一众同事的面,说他跟自己唱过歌?那不是暴露了自己跟他的暖昧关系?忙改口道:“你跟我撒谎,你肯定会唱的。”李睿笑道:“我给大家讲个笑话好了。”张慧说:“也行,不过,要是有一个人不笑,你就得重新讲。”李睿道:“你要是故意忍着不笑,我怎么办?”张慧呵呵笑道:“不会的,我还没那么坏。”

  李睿便起身给大家讲了个笑话,讲完后,基本上所有人都笑了,张慧却紧绷着个脸不笑,那副样子一看就是故意忍着不笑。
  李睿指了指她,道:“张慧,你自食其言啊。”张慧道:“你讲得本来就不好笑嘛,再讲一个。”李睿道:“好,我就再讲一个,说森林里发洪水了,有一群动物乘坐一架小船逃命,不过动物太多了,小船眼看就要沉掉。大家商量了下,决定每只动物说个笑话,要是谁的笑话不能逗笑所有动物,那就把说笑话的动物扔到水里,以减轻船的重量。第一个讲笑话的是小兔子,它的笑话大家都笑了,只有猪没笑,于是动物们就一起把小兔子扔到了水里。第二个讲笑话的是小鹿,它的笑话谁也没笑,只有猪笑了。大家就问猪为什么笑,它说刚觉得小兔子讲的那个笑话很好笑。”说完笑嘻嘻看向张慧。

  张慧自然知道他这个笑话是影射自己,此时笑也不好,一笑就成了猪;不笑也不好,因为大家都哈哈笑了起来,自己不笑就还是猪,弄了个左右为难,只能嘿嘿笑了两声,嗔道:“处长你比我还坏,骂人不带脏字的。”李睿哈哈笑着坐回去,道:“彼此彼此。”
  接下来众人一一表演节目,副处长孙大中上去的时候,说:“我不会唱歌,也不会说笑话,就给大家说个段子吧。”张慧马上叫道:“不听不听,肯定又是黄色段子。”孙大中苦着脸说:“可我不会说别的啊,我这个段子一点也不黄,你听听就知道了。”张慧就只好同意,道:“你的段子要是黄段子,那就原地做十个俯卧撑。”
  突然听到“俯卧撑”这三个字,李睿很难不想起之前那天夜里驮着张子潇做俯卧撑的暖昧场景,想到她自然也就想到跟她的私情,想到自己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不由得有些心神不定。
  这几日,通过刘安妮的嘴巴,他知道张子潇还留在青阳没走,仍然是意图接近刘安妮,只是刘安妮聪明机灵的没有给她任何机会,譬如,她要是去市台找的话,刘安妮就假作即将开会而躲出去。她要是打电话找的话,刘安妮就虚与委蛇。总之,不让她接近。
  其实,这个女人也很可怜,为了帮弟弟张子豪找出真凶,不惜长途奔波来到青阳,孤身调查嫌疑人,为此不知受了多少委屈与冷遇。可惜,她碰到的对手刘安妮也不是一般的女人,在人与人之间的斗争经验上,刘安妮比她这个高官二代更加的丰富。可想而知,刘安妮只要不给她接近的机会,她就算一辈子留在青阳,怕也查不出什么来。
  李睿自忖,如果自己不是因为跟刘安妮站在一条阵线上,那么凭着自己跟张子潇的关系,肯定会把张子豪被害真相一股脑的全部告诉她,只可惜自己跟刘安妮是战友,不能因色卖友,想到这里,叹了口气。

  孙大中正在有板有眼的说段子,与其说是说,倒不如说是念,他在对着手机短信念段子:“某酒席正酣处,一女官满杯欲敬一男领导。男:给个理由。女:你我是兄弟。男:怎讲?女:我有胸,你有弟。男折服,欣然干杯。过一会,该男官满杯欲回敬,女:给个理由。男:胸弟合作搞个项目如何?女一饮而干。”
  他读完之后,众人呵呵笑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