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940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这一点,孙耀祖比被他当场阻击还要头疼,脸上瞬间布满深忧之色,眼看着眉心间的褶子都可以做包子了。
  可不管怎么说,于和平总算是表明了态度,于是排在后面的常委们也得以一一发表意见。
  高国松最后入常,排名自然也是最后一个。轮到他的时候,他笑呵呵的说:“我初来乍到,还不熟悉咱们市里的情况,这次就不发表意见了。”
  于和平闻言抬起头,深深看了他一眼,却也没说什么。
  最后的赢家属于卢晶,也属于市长孙耀祖。
  散会后,孙耀祖主动去宋朝阳办公室里作客。
  坐在沙发上,孙耀祖皱眉道:“老于今天这是吃错药了?”有些话,宋朝阳自持身份,也不好跟他说得太明白,道:“下次,我们要多考虑一下他的意见。”孙耀祖听得出他的意思,就是下次再有类似人事任命的议题,就听于和平的,让他扶持自己的人上位,哈哈笑道:“今天我们也考虑他的意见了啊,他不是也认可卢晶吗?”宋朝阳苦笑着摇摇头,道:“事若反常必为妖,山雨欲来风满楼。”

  他硬生生将这两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凑到一起,听起来很怪,孙耀祖却听得明明白白,他这是在说,于和平肯定有什么阴谋诡计,正在策划展开中,一旦等他实施之后,青阳市就会变天,想到这,忽然打了个寒战,只觉得大事不妙了。
  宋朝阳叹道:“我之前还说在年前把双河县委常委班子给补齐了呢,这次又空出一个县委组织部长的位子,唉,看来是补不齐了。”孙耀祖道:“拔出一个萝卜就带出一个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慢慢来吧。”宋朝阳呵呵笑了两声,心里已经在思虑,要不要把这个县委组织部长的位子送给于和平,总不能让他带着一肚子怨气工作吧,还是要注意团结的嘛。孙耀祖又如同闲聊天一般的随意说道:“新来的高国松同志很低调嘛,这一点跟之前的裴旭可是一模一样。”

  宋朝阳听得懂他这话里面的深意,是说高国松在刚才的常委会上没有发表意见,扮演了与前任裴旭一样的打酱油角色,笑了笑,道:“是啊。”孙耀祖说:“他不是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高国泰的弟弟吗,与朝阳你都是省城人,你跟他熟悉不?”宋朝阳摇头道:“不熟悉,我也是在他来到青阳以后才跟他认识,这个人确实低调。”
  孙耀祖与宋朝阳先后对高国松使用了“低调”这个词,不过意思并不一样。前者,是暗指高国松在常委会上表现低调,没有公开支持某方人马;后者,是指他没有借助其兄高国泰的势力来经营自己的名声,一直默默无闻,很多人都不知道他是高国泰的亲弟弟。
  两人闲聊几句,孙耀祖便起身告辞。宋朝阳要亲自送他,被他谢绝了。
  孙耀祖走出办公室,特意将门关上,目光一转,盯在了李睿身上,笑呵呵的冲他走了过去。
  李睿忙起身相迎,道:“市长,您要走啦?不多坐会儿?”孙耀祖笑道:“不坐了,跟你聊两句。”李睿心头一跳,他跟自己有什么可聊的,却也不敢怠慢,道:“您请沙发上坐吧。”孙耀祖摆摆手,和蔼可亲的望着他,笑问道:“什么时候跟吕省长的掌上明珠结婚啊?”
  李睿听到这个问题并不惊讶,依稀记得,他好像已经问过自己一次了,此时又问一遍,自然还是亲近示好的意思,想了想,决定不对他实言,免得他多事,便含糊的道:“这个还没定,目前主要是谈好恋爱。”

  孙耀祖摆出一副慈祥长者的模样,郑重的嘱咐道:“谈得差不多就行了,没必要谈个两三年甚至更久,可以等婚后继续谈嘛,呵呵,现在不是流行先结婚再恋爱嘛。你可要抓紧,不能让小吕跑掉,这是咱们青阳市领导给你下达的政治任务,一定要完成哦,呵呵。”李睿带笑说道:“好,我争取尽快完成任务。”心里却也疑惑不解,这个老家伙还有一年多就要退了,为什么还总是想着借自己亲近吕舟行呢?事实上,别说亲近吕舟行了,就算他亲近省丨党丨委书记黄新年,甚至是亲近国家主席,也不可能再进一步做市委书记了,毕竟他年纪已然到点儿,谁也救不了他了。唉,真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孙耀祖道:“好,等你们结婚的那一天,一定给我发请帖,我要去讨两杯喜酒喝喝。”李睿心想,青曼早跟我说好了,婚礼在省城举行,而且除去亲戚外不请任何外人,你老还是省省心吧,嘴上笑道:“那是一定的。”孙耀祖欣慰的看着他,赞道:“好好干吧,以后前途无量啊,成就一定不在我之下。”说着连连点头,好像十分感慨的样子,又说:“你忙吧,我回去了。”
  李睿忙恭恭敬敬地把他送了出去。
  中午吃过饭后,李睿抽时间给张子潇打去了电话,可等通了之后,却忽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竟然一下子卡壳了。
  电话彼端的张子潇见他不说话,冷笑道:“不会是想约我今晚上继续,又不好意思当面直说吧?”李睿苦笑道:“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咱俩认识时间虽然不长,但你也应该了解我一些了吧,我怎么可能是那种贪得无厌的男人?”张子潇道:“那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有话就说,没话就挂,别浪费我电话费。”李睿哭笑不得,就她的身家,不说别的,光说她能开得起路虎极光,她会在乎一两块钱的电话费,道:“我没事,就是给你打个电话说一下,早上我急着上班,起得早,怕吵醒你,就直接走了没跟你打招呼,你别介意。”张子潇冷淡地说:“你用不着跟我说这个。还有别的事吗,没有我挂了。”李睿愣了下,道:“没有了。”

  张子潇一个字都没多说,就把电话挂了。李睿听着彼端传来的盲音,心里头酸酸的苦苦的,非常郁闷。
  当天晚上,李睿送宋朝阳回青阳宾馆的路上,随口问道:“老板,市长好像还在想着通过我亲近吕舟行省长,可他不是要退了吗,他亲近吕省长又有什么用?难道还想再进一步当市委书记吗?不可能了吧,他年纪已经到点儿啦不是吗?”宋朝阳微微一笑,解释道:“正厅级别的地方党政领导年纪到点儿后,一般会有两个去处,一种是留在当地,充任市人大或者市政协的正职领导;另外一种就是去省里,升任省人大或者省政协的副职领导。前一种是平级调动,后一种则是变相升职。你想一下,谁不想选择后者?可是后者不是想选就能选的,要看省里主要领导的意思。”

  李睿至此方才醒悟,道:“原来如此。他是想抱上吕省长的大腿,以此谋求再进一步,升到省里做个副省级领导。”宋朝阳点头道:“一旦升为副省级领导,不仅能够延续之前所享受到的政治、经济、生活方面的高干待遇,而且待遇上面还会拔高一级。最关键的是,省部级官员六十五岁才到点儿退休,他便还能再干一届,就算干满一届之后正式退休了,那也是副省级岗位上退下去的,退休后照样享受副省级待遇。这个待遇可是寻常官员想都不敢想的。”李睿听得连连点头,道:“怪不得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