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26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事?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得到,我一定尽力”。
  “是这样,独山镇这个镇长我也知道不好当,能不能给我配个保镖啊”。
  “保镖?丁长生,你想什么呢,你知道什么级别的干部才能有安保人员吗?胡闹,这样要求我办不了”。
  “呵呵,领导,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据说跑到杨书记那里举报孙国强的那个牛姜生就是被独山镇派出所长追的没办法,这才向纪委举报的,我的意思是独山镇派出所那些人已经不能信任了,能不能将临山镇派出所所长张强调过去担任所长,我就这一个要求,请领导一定要考虑,这可是就是保镖啊,否则要是有什么事,我自己是孤掌难鸣啊”。 
  “长生,我不反对在工作中采取一些可行的方法,但是不能拉帮结派,更不能搞山头主义,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仲华一听这小子居然还能拉帮结派搞这一套,看来孺子可教啊,在官场上,虽然都说不允许搞山头,可是有谁不搞山头,不搞山头你能活得下去吗,不搞山头有人帮你说话吗,不搞山头有人愿意把你往上推吗?

  两个字,不能。
  所以,山头不可以明搞,但是绝对可以暗搞,这就是事实,仲华深谙这一点,所以当听到丁二狗的要求时,不是生气,他没有那么高尚,他是高兴,只要有这个心,那么他就能牢牢的踩在他仲华这个山头上  。
  “我不是搞山头,领导,你也知道独山镇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暴力机关支持我,别说是小煤矿的事了,我敢说任何命令都出不了镇政府,所以这个事是必须的,不然我很可能会出师未捷身先死啊”。丁二狗可怜兮兮的说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这事不需要经过常委会,我亲自去找陈军伟,我想,这个面子他还是会给我的”。仲华拍板道。
  “那好,谢谢领导了,不过,我这一摊子事交给谁,领导有目标了吗?”
  “还没有,我也正为这事头疼呢,怎么?你有合适的人选?”
  “咳,我哪有什么合适的人选,我只是愁着这事交给谁,是不是没有几天时间了?”丁二狗心想,别说我没有合适的人选,就是有,我也不敢说啊,怎么着,你走了还把后任安排好,这不是往领导身边安排耳目吗,即使和领导关系再好,这样的事也是做不得的,而且领导让你推荐人员,那不过是客气而已,没有一个领导会让前任秘书在自己身边安装一个确听器,即使真的有这个人选,那也得委托别人说出来,总而言之,这样的事犯忌讳。 

  “这事我已经交代胡佳佳了,估计很快就会有消息,你的任命下来了,估计还有几天的交接时间,这几天你可以处理一下自己的事,我估计你下去之后,就不容易这么乱跑了,赶紧安排好自己的事,独山镇这个摊子,你一定要给我收拾好了”。
  “这个信心我还是有的,但是我听说丨党丨委书记张元防也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看看吧,我尽量维护大局,但是到时候发生什么矛盾的事,领导,到时候你一定要给我撑腰啊”。
  “行了,别在这里贫了,去胡佳佳那里,后勤的事还是暂时交到她手里吧,以后再说吧,好好干,要是有什么不懂的或者是拿不住的,一定要给我打电话汇报,千万不要强做主,那样是会担责任的”。仲华最后嘱咐道。
  “好,老板,谢谢你,我走了”。丁二狗破天荒的向仲华鞠了一躬,说实话,仲华对他的帮助是最大的,有些人可能当一辈子科员,也跨不过这道坎,但是到现在,丁二狗已经是正科级的干部了,这不得不令很多人为之眼红  。
  当然有些人就不是眼红了,而是恨,恨不得将丁二狗瞬间磨成粉末,这些人的代表正在郑老三的酒吧里喝酒。
  “三少,老爷子是怎么想的,怎么能答应这样的事呢,能不能给老爷子说说,把这个任命撤回来,要不然,对我们可是太不利了”。张元防喝了杯酒说道,别看这老小子四十多岁了,但是还是很时髦的, 时常到郑老三的酒吧里喝点红酒,然后带个小姐回去青春一回,当然了,这一切都是免费的,因为这也是郑老三拉拢这些人的一个手段。
  “这小子,真是阴魂不散,这次出事,也是因为这小子,我真是恨不得做了他,老张,他这次到你手底下了,你给我把他盯死了,江湖山那些手段轻易不要用了,他不是官吗,我们就用官的方法整死他,我就不信他没个打盹的时候”。
  “三少,这事到没什么,关键是这小子忒坏了,我担心他到时候使坏,那么我们的损失就大了,而且经过孙国强的事,镇上那些人都怕了,估计以后不是那么好控制了”。
  “不好控制就算了,没那些人还好点,孙国强也不会出事,老张,这事你放心,镇上人的那些钱可以慢慢往回退,但是绝不能一下子都退了,那样我们办事就难了,你是丨党丨委书记,独山镇还是你说了算,所以你不要担心这小子,硬的不行就先来软的,等到软硬不吃时再下狠招收拾他,我也想明白了,老爷子估计在台上的日子不会很多了,所以以后我们要求财,多余的事少惹吧,不是我怕事,主要是不想再失去弟兄们”。

  “三少,你的意思我一定给弟兄们说清楚,相信他们也没什么可说的”。
  “嗯,孙国强家去过了吗?”
  “嗯,都安排好了,一共给了五十万封口费,他们已经答应了在也不过问孙国强的事”。
  “嗯,多给点是应当的,我还是那句话,凡是因为我出的事,家里我一定会给安排好,对于那些卖主求荣的,老张,你一定要给我记住了,一定要报复到底,坚决不留情面”。郑老三恶狠狠的说道,其实这话虽然是吩咐给张元防的,可是事实上也是在警告张元防,孙国强以前是张元防的左膀右臂,现在孙国强死了,那么张元防难免会有一些想法,所以,既打又拉这是郑老三跟他爹学的一招。 

  虽然郑老三说的是孙国强的事,可是这话在张元防听来却是有另一番滋味,这里面警告张元防的味道很浓,短短一个月时间,最知情的几个人死了两个,现在对小煤矿的事最知情的就是张元防了。
  现在张元防感觉自己混的人不人鬼不鬼,自己本来是一个政府官员,开始时是为了升官而和郑老三搅在一起同流合污,而到了后来就是为了求财了,他现在所有的钱已经够他几辈子吃的了,所以他虽然在这里向郑老三发着牢*,可是在孙国强莫名其妙的死了之后,他已经在开始考虑后路了,要不是缅甸的蛇头要价太高,他早就借道缅甸前往欧洲了,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还得继续等待。
  本来晚上和田鄂茹约好到她姐姐家吃晚饭的,可是当丁二狗出现在门口时,却看见对面马路边站着一个很欠揍的人,丁二狗不禁笑着摇摇头,看来今晚和田清茹商谈把她牵线给仲华的计划又要推迟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