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26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国强昨天被双规了,但是晚上死了,你说这事大不大,现在县里领导都红眼了,市纪委书记刚刚召开了反腐座谈会,而且恰恰在昨天双规了孙国强,一夜过去,他就死了,你说这事县里领导脸上能有光吗?人家会怎么看海阳县的领导干部,赶紧回来吧,领导急着呢”。胡佳佳简单说了一下,可是这下把丁二狗惊得不轻,孙国强被双规他不知道,孙国强死了他也不知道,这作为一个领导的秘书,真是太不称职了,而且他也觉得这几天自己是懈怠了,玩物丧志啊。

  孙国强昨天被连夜突击问话,可是无论你怎么说,人家就是不开口,一句话,就是没什么可说的。
  可是昨晚值班人员交接班的时候,大概也就十分钟的功夫,孙国强死在了厕所里,是用鞋带吊在水龙头上勒死的,整个人蜷缩在洗手池下方,样子很不雅。
  杨大志已经记不起这是摔得第几个杯子了。
  “你们几个,再给我好好想想,孙国强死前有什么征兆没有,还有,就是谁见他了,谁和他谈话了,仔细的想,每一个细节都不能放过,写在纸上,这事一定要查清楚,不然的话,你们都不用干了,滚”。

  今晚没有了,不用等了,明天再更,谢谢大家支持。 
  仲华也是一样铁青着脸站在办公室窗前,看着窗外的风景,这样子已经有十分钟了,丁二狗因为这几天心不在工作上,所以看到仲华如此摸样,也不敢去触那个霉头,于是安静的站在仲华办公桌边,等待着老板的苏醒。
  “想不到他们如此敢干,原本我想如果独山镇的位置空出来,让你顶上去,可是这里面的水太深了,你也不是变形金刚,出了孙国强这样的事,我倒不放心将你推上去了,长生,你什么意思?”
  “我全听领导安排,不过呢,我也想出去锻炼一下,这样才能跟上领导的脚步嘛”。丁二狗当秘书这些日子,已然学会了听话听音,要是仲华不想让他去了,那根本就没有必要将这件事再提出来征求他丁二狗的意见,可见此时的仲华不过是稍有点犹豫,犹豫的原因是孙国强的死,由此可见仲华对丁二狗还是负责任的,所以才有此一问  。
  既然领导只是有点犹豫,那么反倒不如自己提出来,因为他知道现在仲华并不想听像别的秘书那样嘴上说不愿走,其实心里恨不得骂领导祖宗八辈,谁让你不让我下去锻炼一下了。
  所以丁二狗反其道而行之,直接说自己想去,这样的结果就是仲华感觉到很轻松,没有了那种致人于险地的内疚。

  “怎么,这么想下去?”
  “也不是,主要是感觉从领导身上学到的东西没办法实战,这才想找个地方试试,呵呵,领导,我可不是想离开你单干啊”。  丁二狗这个玩笑开得恰到好处,也就是仲华时不时和丁二狗开个玩笑,换了其他领导,这样的事最好不要做,因为领导可以和你开玩笑,但是你不能和领导之间不拿自己当外人。
  粗大的雪茄被剪刀一下子斩断了头,郑断刚将雪茄叼在嘴上,用防风打火机猛烈的烧着,随着几口浓密的烟雾从他嘴里喷出来,他舒服的倚在大班椅上,这是这两天最舒心的时刻了,他不得不佩服老爷子的狠辣,这才多大功夫,就能做出壮士断腕的决定,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老爷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孙国强的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自杀,无他杀迹象,这就像是盖棺定论了一样,这让杨大志顶着很大的压力,仿佛一切都要有结果了,看见了光明,但是没有想到在光明与黑暗之间有一道坚固的玻璃幕墙,仿佛是触手可及,却又那样遥不可及。
  孙国强死亡的三天后,县委常委会上,杨大志脸色阴沉,相反,郑明堂倒是没有什么表情,这和前几天听到孙国强被双规时的情境完全不一样,仲华虽然猜到这里面有问题,可是人命关天,没有确切的证据,谁也不敢胡说八道,当然,猜测还是允许的。
  “这次会议室是临时召开的,内容只有一个,那就是关于孙国强的问题,我不否认,孙国强当初担任独山镇的镇长是我举荐的,但是我没有想到这位同志这么快就变质了,他不但是辜负了我的信任,也辜负了党的信任……”郑明堂侃侃而谈,而且话里有话,什么叫辜负了你的信任也辜负了党的信任,你是县委书记,可是你就是党吗?各个常委心怀鬼胎,虽然默不作声,可是心里却是嗤之以鼻。

  “在孙国强的问题上,我是有责任的,识人不明,所以该我承担的责任,我一点不会推脱,可是还有件事,那就是纪委的工作在这个案子上出现的重大失误,孙国强已经被双规了,可是竟然发生了死人的事件,杨大志同志,你能给大家解释一下吗,为什么那么几个人看着孙国强,还会发生这样的事,孙国强自杀,这说明说明什么问题,这说明这里面确实是有问题,那么孙国强自杀是为了保护谁?我的杨书记,孙国强死了不要紧,可是这条线也就断了,隐藏在我们干部队伍里的蛀虫却心安理得了”  。郑明堂说的痛心无比,如果不是在场的很多人都隐隐猜到这里面的事情,从他的这番演说绝对可以认为他是一个公正廉洁的人。

  杨大志此刻真是辩无可辩,郑明堂掌握了主动性,同时也让大家看到了独山镇这个地方的确不是什么好地方,贾成亮爆炸案还没有平息,镇长又离奇自杀,一句话,此地凶险啊。
  “虽然发生了孙国强这样的事情,但是我们的工作还得做,下面大家说一说关于独山镇长的人选问题,各位畅所欲言吧”。郑明堂打开杯子盖,喝了一口茶,又悠闲地将杯子放到了桌子上。
  要是另外一个地方,估计县委副书记于全方也会争一争,可是从目前来看,郑明堂似乎将独山镇划成他自己的势力范围了,说是让大家推荐一下人选,可是连他自己的人说弄死就弄死,谁还敢拿自己的亲信开玩笑,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些常委要是举荐了自己的人,被举荐的人说不定反过来会骂你祖宗八辈,升官是要紧,可是与小命比起来,还是小命比较要紧些。
  “怎么,都不说?仲华,你有没有好的人选?”郑明堂随意的问道,他准备问一下仲华,再问一下于全方,然后就抛出自己的人选,可是他片刻之后就后悔说了这句话,因为仲华确实提出了人选。
  “郑书记让我说,我就说一个,我来海阳县时间不长,所以对很多干部不熟悉,所谓举贤不避亲,我觉得可以让我的秘书丁长生试一试”。仲华的话刚落,会议室里嗡嗡一片。

  “仲县长,小丁太年轻了,我看是不是再磨练几年再说啊”。组织部长周传生率先说道,他是和郑明堂穿一条裤子的,所以很多话郑明堂可能不好说,但是涉及到人事问题,组织部长是很有发言权的。
  “周部长,我也就是举荐一个人而已,这可是郑书记让我举荐的”。仲华一句话将周传生噎了个半死。 
  “目前来说,独山镇的情况很不好,我的意思是丁长生毕竟太年轻,是否能稳住局面,是否能顺利的开展工作,这是最重要的,我没有说丁长生的工作能力不行,而且据我所知,丁长生是去年才参加工作的,这么短时间就担任镇长,这个,合适吗?”周传生转过弯来,开始在年龄上攻击丁长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