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26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呵呵,现在已经被砸烂了,难道你打算用你的钱来买?”
  她看着我。
  我说:“谁弄的,当然要谁来赔。”
  她说:“对面的酒吧,他们不会赔的。”
  我问:“你和他们有什么过节?”
  她扭头看我:“你能帮我让他们赔,是吗!”
  我说道:“你先说说和他们什么过节嘛,急什么。”

  她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我能帮助到她,她说道:“你会帮我对吧。”
  我说:“你先说说嘛,为什么和他们闹。他们为什么砸了你酒吧。”
  西莱说:“竞争对手。和我们一样档次的酒吧,以前我们没来的时候,他们酒吧是最火的,人都有一种心理,贵的就是最好的,我们后来开了,我的酒吧与众不同,贵但是有品味,有品质,服务也更好,客人大都跑我们这里来,他那里只能降价,做档次比较低的客人的生意。一直对我们怀恨在心,之后,我们又因为和他们因为旁边的那块地,竞争。公开竞拍,他们出价低抢不过我们,更是恨我们。那时候他们老板就放话说找我麻烦。我也没把他们放在眼里,我上面有人,我们酒店那么多保安,他们就是黑社会我也不怕。”

  我说:“嗯,然后呢。”
  她说:“可是,这里的上面,都被这帮人给收买了,包括被黑的,这是我没想到的。然后我们就经常被欺负了。你的手下,竹筏竹林,以前就拿过他们的钱,帮着他们对我们进行攻击。是想让我做不下去了。”
  我说:“这几个败类。”
  她说:“昨晚的导火索,是前几天因为停车场的事情,闹起来的。我们停车场挨着他们的小停车场,因为客人停车碰到他们隔离桩的问题,吵了起来,他们说那隔离桩是进口,要我们赔十万,一根铁柱子,撞坏了,要我们赔十万,我们保安当然不愿意,两边就打了起来。他们打不过。所以来报复了。”
  我说:“呵呵,看来仇怨还挺深的。”
  她说:“昨晚丨警丨察找到他们,他们否认是他们做的,可我派人去查,昨晚来砸这里的两个带头的,就是他的人,他不承认,丨警丨察也没办法。”
  我说道:“嗯。”
  她说:“我们的保安,太怕死了。不然不会那么糟。”
  我说:“正常啊,他们真正有几个人打过群架,真刀真枪打得满地是血的,害怕是正常的。”
  她说:“你的人就不怕?”

  我说:“他们习惯了,而且他们每个人都很能打,他们不会怕。”
  她问:“那我这些保安还用要吗。”
  我说:“保安,是用来干嘛的?你比我清楚。出事了却保不了,更不敢出去拦,那你养着他们有什么用。万一下次呢?不过是拿刀的而已,就那么怕了。”
  她说:“开除!”

  我说:“不能全部开除。”
  她问:“为什么。”
  我说道:“你要是全都开除了,那你这里保安都没了。”
  西莱问我:“那我不会再招吗。”
  我说:“是,但你一下子能招的到那么多人吗。而且,别人知道你们酒店一下子开除那么多保安,名声多不好,人家还敢来吗。你们酒店其他员工见了,说开除人就开除,一个都不留,他们不会感到寒心吗。那些平时工作表现不好的就算了,而那些兢兢业业的保安员工,他们呢,又是怎么想。还有一个,你敢保证,重新招进来的人,就能真的比这帮人好吗。”
  西莱想了想,问我:“那怎么办?”
  我告诉了她一代帝王赵匡胤的事。
  赵匡胤当时还是后周世宗柴荣手下的将领,后周军队和北汉军队大战,交战不久,后周军队的将领樊爱能和何徽带着骑兵首先逃跑,右路军队溃败,一千多步兵脱下盔甲口呼万岁,向北汉军队投降。后周世宗看到形势危急,自己带贴身亲兵冒着流矢飞石督战。赵匡胤当时任后周警卫将领,对同伴说:“主上如此危险,我等怎么能不拼出性命!”又对另一名将领张永德说:“贼寇只不过气焰嚣张,全力作战可以打败!您手下有许多能左手射箭的士兵,请领兵登上高处出击作为左翼,我领兵作为右翼攻击敌军。安危存亡,就在此一举。”

  张永德听从,各自率领二千人前进战斗。赵匡胤身先士卒,快马冲向北汉前锋,士兵拼死战斗,无不以一当百,北汉军队溃败。
  樊爱能等听说北周军队大捷,才与士兵逐渐又返回。
  后周世宗柴荣想诛杀樊爱能等人以整肃军纪,但犹豫未决,拿此事询问张永德,张永德回答说:“樊爱能等人平素没有大功,白当了一方将帅,望见敌人首先逃跑,死了都不能抵塞罪责。况且陛下正想平定四海,一统天下,如果军法不能确立,即使有勇猛武士,百万大军,又怎么能为陛下所用!”
  后周世宗柴荣将枕头掷到地上,大声称好。
  立即拘捕樊爱能、何徽以及所部军使以上的军官七十多人,斥责他们:“你们都是历朝的老将,不是不能打仗;如今望风而逃,没有别的原因,正是想将朕当作稀有的货物,出卖给北汉罢了!”
  随即将他们全部斩首。

  世宗因何徽先前守卫晋州有功,打算赦免他,但马上又认为军法不可废弃,于是将他一起诛杀,赐给小棺材送归老家安葬。从此骄横的将领、怠惰的士兵开始知道军法的可怕,姑息养奸的政令不再通行了。
  西莱听了后,问我道:“我要把带头的开除?”
  我说:“对,将保安队长,开除。还有那些带头逃跑的。什么叫保安,不能保卫安全,还能叫保安了,这来混日子的吧。那个保安队长,我的手下上去一把就把他给拿下了,半点功夫没有,这都是怎么当上去的队长。”
  西莱说:“那我懂了。”
  我的酒喝完了,她又给我叫了一杯。
  叫了之后,她又说:“慢着,换其他的酒。”
  我问:“什么酒。又要灌醉我吗。每次见到你,你都把我弄得晕乎乎的回去。”
  她说道:“我珍藏了一瓶好酒。”
  我说:“哦,要讨好我么。”

  她说:“向你道歉。”
  我说:“别太客气。酒店我也有股份的。”
  她打电话让人拿来了酒,开酒,然后兑酒喝,倒进了杯里后,她敬酒我,喝完后说:“昨晚的事,闹得很大,很多客人都不敢来了,客人都在说。”
  我说:“会来的,重新搞好开业后,免费让他们继续来喝酒,喝三天三夜的,酒水随便点,你看他们还说什么。”
  西莱问我:“酒水随便喝?”

  我说:“对。”
  她说:“这不好吧。”
  我说:“你最多要花出去十几二十万,但是口碑比以前更好了。”
  她说:“二十万?”
  我说:“可能不止这个数字,万一客人叫人很多,酒水也很贵喝很多,那就不止二十万了。”
  她说:“虽然我们酒水成本不高,价目贵,可如果他们那么喝,的确是不止二十万。”

  我说:“放心吧,羊毛出在羊身上。”
  日期:2016-04-04 06:40: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