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251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渴望是人的本能,当人们满足了一件事之后,你就会向更高的希望要求,没有男人爱抚时,女人想得到的就是拿一夕一刻的爱抚,可是当这种爱抚得到满足时,又盼着能长相厮守,能长相厮守时,又想着,什么时候能过上好日子,所以,渴望永远是渴望,那些永远也得不到的东西就成了永久的渴望  。
  丁二狗匆匆赶到梨园村大酒店时,就意识到了不对头,即便是再紧急的事,仲华也不可能在大酒店外面等他,外面这个时候还是很冷的,可是事实情况就是如此,仲华冻得瑟瑟发抖,依然在丁二狗的车旁边等着他,因为车的另一侧能避风。
  “你干什么去了,现在才过来,不是让你在下面等着吗?”看到丁二狗跑过来,仲华立刻大声喊道,火气之大,溢于言表,丁二狗没敢吱声,离开打开车门上去之后开开空调,等车热起来之后,开车离开了梨园村。
  车上两人都不说话,仲华还在思考该怎么办,丁二狗专心致志的开车,这条道白天都不怎么好开,更别说是晚上了,搞不好两人都会报销在这山沟沟里。
  看样子是真的和谢赫洋翻脸了,这些有钱人真是的,真是难伺候,一般人家也没有这些烂事,日子都过的费劲,哪有时间搞窝里反,也就是这些奔上小康的人,整天要追求精神享受,追求着追求着就把家给追没了。
  想事想多了就睡不着了,刘香梨坐起来用被子将自己包裹起来,明亮的日光灯将屋里照的通明,这个时候她听见大门响了一下,随即有人的脚步声,这让她吓了一跳,赶紧光着身子跳下炕,将屋门在里面插上了,而且拉灭了灯。
  “谁啊?谁在外面?”刘香梨喊道。

  “嫂子,是我”。谢赫洋声音弱弱的答道,这让刘香梨松了一口气。
  “你等会,我就给你开门”。说着又将灯开开,抓紧将自己的秋衣秋裤穿上了,开开门,看见门外站着一脸憔悴的谢赫洋。
  “快进来,外面冷,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刘香梨虽然不知道谢赫洋是不是真的和县长干仗了,但是也猜到一点,一看谢赫洋的样子就知道遭受的打击不小。
  “嫂子,呜呜呜……”刚一进门,谢赫洋就抱住了刘香梨呜呜的哭起来,虽然她有点瞧不起刘香梨,因为她竟然和小她那么多的丁二狗勾搭在一起,现在,她终于肯放下那贞节牌坊一样的观念了,男人,是靠不住的,尤其是不能靠在一个男人身上  。
  “怎么了这是?妹子,到底出什么事了?给嫂子说说,快别哭了”。刘香梨猜到了一半,她以为两口子拌嘴了,可是没想到是摊牌了。

  过了好一会,谢赫洋渐渐安静下来了,看着地上乱七八糟的卫生纸,就知道是丁二狗来过了,可是今天出奇的没有感到反感,女人,大家都是女人,女人需要男人怎么了,至少刘香梨还有一个男人呢,而自己呢,空有一个男人有什么用,心已经不在她这里了,更不要说身体了。
  刘香梨看到谢赫洋的表情,她的脸一下子红了,谢赫洋进来的匆忙,还没有来得及收拾呢。
  “那个,妹子,到底怎么回事啊?”
  “没事,嫂子,我没事”。谢赫洋不愿意将仲华的丑事告诉别人,虽然做不成夫妻了,但是彼此留点面子还是必要的,毕竟这事要是被人家知道了,不但仲华脸上无光,可是她这个做老婆的脸上就有关吗?连自己的男人都管不住,这样的老婆岂不是很失败,她也丢不起那个人。
  “哦,那你喝水吗?我给你倒点水”。
  “嫂子,我不喝,别忙了,陪我说说话就行”。谢赫洋拉住刘香梨的手,此刻,不需要安慰,只是有个人陪着她就好,这是她最基本的要求。
  “噢,那好,上炕上来吧,下面冷”。说着刘香梨脱掉鞋子爬上了炕,谢赫洋犹豫了一下,也跟着上了炕,就在刚才,丁二狗和刘香梨还在这里颠鸾倒凤,而此刻,她竟然也跟着丁二狗的女人爬上了他们的炕,而且被子里还弥漫着淫靡的气息。

  丁二狗将车稳稳的停在了政府大楼的门厅前,一路上仲华一句话没说,这让丁二狗心里很忐忑,看样子真是和谢赫洋之间出了问题,才开始时还以为是县里有急事呢,现在看起来不是。
  “停好车上来陪我喝点”。仲华下了车夹着包进了大楼。
  丁二狗知道这个时候做饭的师傅肯定已经下班了,而且仲华这个状态让人看见不好,于是在停好车之后给罗振江打电话,看看食堂里有没有现成的下酒菜。 
  罗振江倒是会办事,一听说丁二狗要下酒菜,马上从被窝里爬出来炒了两个热菜,四个凉菜,都放在了一个送饭的提盒里,让丁二狗拿走了。
  “老罗,没想到你动作还很麻利啊?”

  “那是,那是,给领导服务嘛”。罗振江一脸的谄笑。
  “别说这好听的,老罗,你要是觉得这食堂挣得少,你给我说一声,咱可以适当的提高点承包费,但是你的给我把材料用好了,不能以次充好,那样我没法给大伙交代,你说是吧,关键还是在油上,这些吃机关的那是什么嘴,所以该省的时候可以省,但是不该省的地方一点都不能省,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明白,多谢丁主任,我一定多加注意”。罗振江这下子明白这几天丁二狗为什么老是看他不顺眼了,敢情那事给漏出去了,想到这里,他的冷汗顺着脊背流进了屁股缝里,额头上的汗珠子噗哩吧啦的掉在了地上,如果是做饭前说这话,估计这些汗珠子都掉菜里了。
  “自己好好想一想,我走了,你去睡吧,明天还得早起”。丁二狗看都没看罗振江,提起食盒就走了。
  仲华原来是不抽烟的,看起来今天真是遇到难事了,居然破天荒的抽起了烟,整个小餐厅弄得乌烟瘴气,餐桌底下已经丢了好几个烟头  。
  “领导,喝点白的还是啤的?”
  “当然喝白的了,今天这天有点冷,这都几月份了,还这么冷,过几天开工没问题吧?”
  其实今天仲华是被冻得,晚上山风厉害,而仲华站在山风里吹了足足半小时,所以到现在还没暖和过来呢,而且和谢赫洋的摊牌,更加的使他心冷,以至于回来喝了两杯热水,才稍微有点缓过劲来。
  “应该没问题,领导,少喝点吧,大晚上喝酒伤身啊”。丁二狗直接将酒瓶子放进了小塑料桶里温上,然后将菜摆了出来,又将房间里的空调调到三十度,这才使房间里温暖起来。
  “来,喝点,虽然你我是上下级关系,但是我一直拿你当兄弟的,我就想在海阳县好好干干,过几年跟着我一起走,只要你不犯错误,我保证你仕途顺利”。没喝几杯仲华的舌头就有点打转了,虽然领导的话可以当真,但是领导的醉话绝对不能当真,就像现在仲华说的,丁二狗就没有放在心上,过几年,谁知道过几年是什么情况,所以他只是喝酒,一句话不说,由着仲华在那里胡咧咧。
  “你嫂子要和我离婚,你说我是离还是不离?”仲华端着一杯酒看着丁二狗,瞪的眼睛如牛眼一般,甚是吓人。
  “离婚?为什么,嫂子有毛病啊?离了婚她上哪里找你这样的青年才俊去啊,领导,你不用急,我明天去劝劝她,保证没事啊,保证没事,来,喝酒”。丁二狗拿起酒杯和仲华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