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24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丁二狗和仲华两人进了房间,看见这个房间里有两个女人正在算账,谢赫洋一手拿着计算器,一手拿着笔,而刘香梨正在写着什么,两人听见身后的脚步声,都停下了手里的活看向丁二狗和仲华。
  “嫂子,刘主任,我真是服了你们了,这么短时间,竟然真的盖起了这栋楼,真是没有想到啊”  。仲华看起来不是很好开口,于是丁二狗机警的率先开了口。
  “哼,你没想到的事多着呢,怎么样,过来给我当总经理,年薪二十万,干不干”。谢赫洋笑着站起来走向两人,从仲华手里接过手包放在了办公桌上,既然是夫妻,在外人面前,该做的样子还是要做足。
  “呵呵,这个,还是要问我们领导,这个我可做不了主啊”。丁二狗老是被这二个谢赫洋拿着,所以有些话可不是随便乱说的,这不,刚刚一开口,就被谢赫洋抢白了一顿。
  “仲县长,你们聊,我先回去了”。刘香梨一见人家两口子见面了,肯定有很多话要说,于是见机而退。
  “那好,你先回去吧”。谢赫洋答应道。
  “哦,嫂子,领导,我去送送刘主任”。丁二狗也是趁机出去。
  本来这都是好意,人家是两口子嘛,但是丁二狗要走,谢赫洋的心里莫名的被刺激了一下,她当然知道丁二狗既不是好心去送刘香梨,也不是懂事给他们两口子留出单独的空间,而是真的去追刘香梨了,看起来这小子的心思还真是在刘香梨身上,再想想自己,接下来,谈什么呢,一下子好心情都没有了。
  “想不到,你这个能干,丁长生回去给我说你要开酒店时,我还以为你是开玩笑呢,呵呵,真是了不起,这才几天的功夫,居然真的建起来了,打算什么时候开业?”
  “等你们开工典礼之后就开业,怎么,到时候你这个县长来这里给我捧场?”虽然心里后悔不该让仲华来,可是来都来了,只能是应付下去。

  其实,这大半夜的叫仲华到这里来,还有一个意思,那就是她想和仲华好好谈谈,虽然曾经她对他寄予了充分的信任,在他身上倾注了自己所有的爱,可是她委托的一家私人侦探所给她传来了信息,信息初步表明,仲华在外面确实有女人,不过那是在他们结婚之前,可是现在呢?那个女人据说已经大肚子了,和自己比起来,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侮辱。
  她在做着挽回这段婚姻的最后努力,她隐忍,但是这不代表她可以被欺骗和侮辱。 
  丁二狗尾随着刘香梨到了村里,刘香梨知道后面就是丁二狗,但是却没有放慢脚步等着他,而是进了家门之后藏在了门后面。
  等丁二狗一进门,她就将门关上,从丁二狗身后抱住了他,在何建平在世和去世的那几年里,她几乎没有感觉到作为一个女人的孤单,因为她的白虎之身,何建平也没有多少恩爱给她,可是自从被这个愣头青丁二狗破了身之后,他没有嫌弃她,反而是愈加的宠爱着她,这使她渐渐找回自信,而且三十多岁的虎狼年纪使她夜夜都想守着这个男人。
  她并不知道今晚丁二狗会跟着仲华一起来,当看到丁二狗进门的那一刻,她心里充满了无限的惊喜,这也是她匆匆告别的原因,她就知道丁二狗一定会跟着来的。
  丁二狗伸手掰开她的手臂,转身将她横抱起来向东屋走去,他知道那里是刘香梨晚上睡觉的地方,而且两个人在那里做过很多次,那个土炕比起城里的席梦思好多了,干起来特别瓷实,一下是一下  。

  “等一等,还没锁门呢,万一有人进来怎么办?”就在丁二狗密不透风的吻快要将刘香梨闷死过去时,她奋力挣开了他。
  “谁敢来,这个时候了,谁敢来一块办了她,是不是你小姑子,她现在还敢来监视你啊?”
  “哼,你是不是就巴着她来呢,好给你一个做坏蛋的借口,是不是?”刘香梨使劲扭了一下丁二狗的鼻子,假装生气的问道。 
  “谁说的,我只是气不过,和她那个生瓜蛋子比起来,我更喜欢你这样香甜的熟瓜”。说罢,又将刘香梨摁在了炕上。
  没有多说一句话,丁二狗吻住刘香梨湿润的唇,她没有躲避,本能的微微张开小嘴,但是咬紧了牙关,死活不让丁二狗进去,刘香梨的欲拒还迎让丁二狗好胜心起,用舌头不断地攻击牙齿构筑的防线,寻觅最薄弱的部位,一次次的使劲撬动,一次次的用力叩打,终于触到她的舌尖,于是开始搅动那条并不活跃的香舌,撩拨起刘香梨体内浓浓的情*。
  之后他又轻轻咬着她丰厚的耳垂,她怕痒,微微的抗拒着,只有呼吸越来越快,身体的温度不断升高,整个人像是蛇一样在丁二狗怀里蜿蜒着蠕动。
  他的手沿着毛衣的领口探入刘香梨两峰之间深邃的沟涧,她的气息更加喘了,丁二狗轻轻的带动刘香梨的双手在他早已坚硬的棒棒上,上下套动着,她的双眼也开始迷离了。

  丁二狗将她的毛衣推了上去,连同她的紫色蕾丝*罩也推了上去,咬吻刘香梨豆大的樱桃,她忍住气却轻轻的哼着声,一面享受他的侵袭,一面伸手下继续伸向他坚硬的狗东西,他早已充血坚挺的浑重巨棒,被刘香梨的纤纤玉手弄得仿佛要炸裂一般。
  这时,刘香梨的两手开始紧紧地抱住丁二狗,然后顺着他的身体往上,直至头部,捧住他的脸颊,温柔地摩挲。再没有丝毫的拒绝,刘香梨的身体已经很烫,顺从着丁二狗的挑逗开始扭动蛮腰,鼻息渐渐浓重。
  他将一只手解开她的腰带,而她也配合着欠起臀部,好让丁二狗能将她的裤子彻底扒下来,伸进手去,在两腿之间的三角洲去感知那片神秘地带的气息  。谁知,那里早已是一片汪洋,薄薄的底裤已经润湿,寸草不生之地已是泛滥成灾。
  “我想要你进来!”刘香梨用尽自己的力气说道,言语里带着恳求和不耐,她真想在这个时候将丁二狗嵌入到自己身体里,从此之后再不分离。
  丁二狗直起身,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个干净,扯过一床被子,将自己和刘香梨盖在了底下,虽然没有任何束缚的爱是美好的,但是现在还是乍暖还寒,要是因为这事感冒了就不好了,何况山里的夜还是比较冷的。

  在一阵激烈的碰撞之后,夜渐渐安静下来,两人依偎在一起,相互享受着这难得的静谧,虽然他的东西还深深的嵌在她的身体里,但是现在她一点都不想动,只想这样静静的抱着他躺着。
  “你有没有感觉到你们领导和谢老板之间好像有事啊?”半天过去了,刘香梨悠悠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谢赫洋?”
  “对啊,我怎么看,他们两个怎么不像是两口子,太客气了,开酒店这么大的事,我从来没见过谢老板给她男人打过电话,你说这是两口子吗?反正我做不来这事”。刘香梨说着,又抱紧了丁二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