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915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吓得心头一紧,以为他在变相批评自己为张鸣芳说好话了,哪敢再乱说什么,好在宋朝阳接下来也没说别的,心中这才踏实了几分。
  这天上午,青阳官场发生了一件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的事情:山南省委决定,青阳军分区政委高国松同志任**青阳市委常委。
  这个决定可以说是姗姗来迟。事实上,当高国松接替裴旭成为青阳军分区政委的那一天,大多数人都明确的知道,他也将接替裴旭在市委常委里面的席位,只是或早或晚而已。
  消息传开后,几乎没有人为之惊喜,更是没有人为之动容。说句实在话,青阳市十一个市委常委里边,没了谁都可能影响青阳官场生态的正常循环,单单没了这个军分区政委,那是一点影响都不会有的。毫不客气的说,这个军分区政委在市委常委里边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物。

  这当然不是说,高国松是个小脚色,事实上,没有谁敢小瞧这个高国松。只不过,军方代表在地方丨党丨委常务委员会中的地位历来非常尴尬。一方面,它无权干预地方事务;另一方面,它又掌握了一张宝贵的投票权;还有不得不提到的一方面,就是它需要地方上的协调与照顾。这三方面凑到一起,平时没事的时候还无所谓,一旦碰到什么需要表决投票的重要事务,譬如任命提拔领导干部的时候,军方代表就会面临前所未有的尴尬:无论投票与否,都会得罪某方势力,就可能间接影响到军分区在地方上得到的好处。地方上的强权人物不论哪一个给军方搞点小麻烦,都够他们喝一壶的。

  所以,历来那些聪明的军方代表,在省市县三级的丨党丨委常委会中,一般都不会发表什么意见,就如同徐庶进曹营,终生不献一策似的。当然这里面也有少数情形,某些军方代表会在常委会中审时度势的偏袒某一方,那也是为了获取更多的利益,同时他自己后台也硬,不怕得罪人。可这种情况毕竟是凤毛麟角,能不得罪人,为什么非要得罪人呢?反正也不关自己的事,就让地方上这些人自己折腾去呗,任由他们争个你死我活,自己乐得看笑话。

  也就是因为军方代表往往在市委常委会上敷衍了事,所以前文才说他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角色。不过,这也要看怎么理解。在常委会上某些人的眼里,军方代表这一票还是相当重要的,只是大多数情况下都没办法拉过来。因此很多常委对这种滑不溜手的军方代表并不如何喜欢。
  原先的军分区政委裴旭就是这样一个聪明人,几乎很少发表意见,尽力保持与各方势力和谐相处,从不跟任何一个常委产生分歧。这样的圆滑态度也不能说不好,至少在他调离的时候没有人说他的坏话。
  现在,裴旭走了,高国松来了。很多人并不知道高国松的背景,都以为他会像前任裴旭那样,即将永久性的扮演一个在市委常委会上打酱油的角色。当然也有人知道高国松的底细,知道他是省人大副主任高国泰的弟弟,也算是拥有着强大的后台。这样一个人物,显然不会惧怕得罪人。他若是在青阳市委常委会上偏袒某一方的话,那一方势力必然会猛飞暴涨。
  有些人因此充满了期待。
  上午十点多,李睿接到了火车站**事件中**者王永刚父亲王民的电话。王民告诉他,已经凑齐了他垫付的那些医药费,想还给他,因此询问他是不是找个什么地方见面。

  李睿问道:“王永刚怎么样了?”王民喉头哽咽着说:“重度烧伤I级,全身烧伤面积占体表百分之七十五,吸入性呼吸道损伤……全身上下没一块好肉了。”李睿暗叹口气,道:“能说话了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对了,市政府成立了一个调查组,专门调查他在火车站**这件事,调查组成员去医院找过你们吗?”王民说:“能说话了,断断续续的,说三句能听懂一句。有人来找过了,问了问永刚**的原因就走了。”李睿想了想,道:“这样吧,等中午我去医院看看你们。”王民道:“好,我要当面谢谢你的救命大恩啊,顺便把钱还你。”

  有了这个约定,等中午陪宋朝阳吃过饭后,李睿就向他请了一个小时的假,往市第二医院走了一趟。
  在市第二医院烧伤科特别的无菌特护病房外面,李睿见到了王永刚的家人,其中就包括他的父亲王民。
  这是一个将近六十岁的枯瘦老头,衣着打扮倒还入眼,看得出这是一个城里人,也能看出家境条件还不错,可能由于受到了爱子**事件的打击,他脸色非常不好,还带了黑眼圈,估计这几天都没休息好过。
  王民一见到李睿就抓住了他的手臂,再也不肯放开,说了好半天感激的话。
  李睿被他夸得脸皮发烧,心中却也不无沾沾自喜之情,也没空跟他说客套话,直截了当的问道:“永刚为什么**?”
  王民听到这个问题,眼圈就红了,老眼眨巴两下,老泪就无法抑制的流了下来。
  一个身材敦实的中年男子走过来,扶住王民,道:“爸,你去椅子上坐着歇会儿,我跟他说。”王民点点头,在老伴的搀扶下去了墙边排椅上坐下。
  那个中年男子主动递手给李睿道:“兄弟,我叫王永强,是永刚的哥哥,谢谢你奋不顾身把永刚救下来,我们一家子都感谢你的大恩大德啊。”李睿跟他握手道:“永强大哥你不必客气,到底怎么回事?”王永强叹了口气,眼圈也红了,道:“唉,说起来就是恨,也气……”李睿看到他眼圈红了之后,才留意到他脸上带着几道瘀伤,其中左脸颧骨那里更是高高耸起,淤血都快透出皮肤表面来了,心中暗暗奇怪,却也没问,只道:“你给我说说。”

  王永强道:“这还是今天凌晨永刚清醒的时候自己说的呢……我先给你介绍介绍我们家的情况。我们是隰县人,家里面就我跟永刚两个孩子,我在隰县县医院当电工,我这兄弟在市里面给人打工,我爸原先是隰县县医院的副院长,现在退休了。我们一家子都是老实人啊,从来都是挨欺负,从来没欺负过人啊。尤其是我这个兄弟,打小就从来没干过欺负人的事,可能就是有人瞧着他好欺负,所以就讹上他了。”说到这,他语气陡然加重几分,话语里充满了怒气。

  李睿心想,怪不得王民虽老而干瘦,但穿衣打扮都很讲究,身上也自有一股子气派,半点不显老迈,敢情原来曾是他们那里县医院的副院长啊,这在当地也算是个人物呢。
  王永强怒气冲冲的道:“事发当天是周六早上,我兄弟刚领了打工四个月的工资,一共一万块,打算坐火车回家,把钱带给我妈,让她做腿部静脉曲张手术的。他去火车站买完了票,有点口渴,就去火车站旁边的小超市里买瓶水喝。他买水的时候,眼睁睁瞧着超市老板把一件核桃露推倒,撞在他身上,然后诬赖是他给碰倒的,让他赔偿。兄弟你肯定也知道,一件好点的核桃露,充其量也就是七八十块钱,这还别说那件碰倒的核桃露根本就没摔破,可是超市老板非要他赔两百块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