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26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掏出,也给了陈逊打了电话,让他叫人过来,毕竟,这里,我们百分之十的股份。
  她就算再骂我什么都好,我都先要把这帮人摆平。

  西莱痛心的透过门上的小玻璃窗,看着自己酒吧被砸。
  她焦急的又打了电话,问自己的前台,有没有看到丨警丨察来。
  丨警丨察还没到。
  我说道:“出警也需要时间的,他们不可能一下子飞过来。”
  她说道:“别和我说话!”
  好吧,我不说话。
  她又给保安队的队长打电话,威胁队长说不带人上去阻止,就炒了他们。
  保安队长说我们来工作的,不是拿命来玩的。

  然后挂了她电话。
  她气着。
  我说道:“人性常情,明知道人家不要命,又有谁愿意上去和他们砍杀。而且他们也觉得不值得。”
  她看都不看我。
  那帮人砸了差不多了,然后他们马上急速离去。

  在离开后,出了楼跑了后,丨警丨察都还没来。
  而我们的人,来了。
  陈逊给我打了电话,说在下面了。
  我说:“赶紧散了吧,他们跑了。丨警丨察来了。”
  陈逊说好,然后挂了电话。
  西莱骂我道:“别再演了,什么苦肉计!”
  我说:“呵呵,好吧。看来是真的以为是我干的,你让人查,如果查到是我的人干的,这百分之十,的股份,我们不要了。”
  她说:“你敢砸还敢让我能查出来吗。”
  我说:“原本还想安慰你一下,帮帮你找什么人对付你,看你这样,我觉得你需要先冷静,然后去查一查,查不到再告诉我吧。”
  她一把拉住了我:“你想走?”
  我问:“你想怎样。”
  她说道:“不许走,我怀疑是你干的。”
  我呵呵了一声,说:“然后呢。”
  她眼睛中目露出愤恨的光芒。
  我原本想留下,配合她调查,让她调查,可是,看她这眼神,已经把我当成了幕后凶手,那么,我不跑的话,估计会被她叫人殴打我,然后逼供。
  想着,我赶紧的甩开她的手。
  她急忙又拉住我,还想抱住我不给我走。
  我直接狠狠一把推开她,然后夺路而逃。
  她拿起,给前台打电话。

  当我跑到了前台,几个保安冲上来就要拉住我,我直接闯着冲了出去,他们以为我也是那帮人,身上带着砍刀,急忙的都闪开了。
  我跑了出去。
  然后,跑了几百米远后,回头,没人追。
  不过,警车倒是来了。
  好几辆警车。
  我逃了之后,打车回去,去找了陈逊。
  在饭店包厢里,我和陈逊坐下,倒酒。
  陈逊问我怎么回事。

  我告诉了陈逊。
  陈逊说:“是什么人干的。”
  我说:“我也不知道,她们怀疑是我们干的。”
  陈逊想了想,说:“她们还有别的仇人?”
  我说:“天知道。看那老板娘,性格那么泼辣,又拽,估计仇家不少。你去查查,她们肯定也会查。”

  陈逊说:“她们会不会查到你身上。”
  我说:“不知道。查到我身上的话,反正不是我干的。”
  陈逊说:“可是你是公职人员。”
  我说:“是。但不是我做的。我也不是黑社会的,不是你们帮派的。”
  陈逊笑笑,说:“我懂。”
  我说道:“今晚喝不下了,刚才喝了很多鸡尾酒,我都晕了。干了这杯,我回去了,你去查,到底谁对付她们。”
  陈逊举起杯。

  回去睡了一觉。
  上班的时候还怕丨警丨察找我。
  下班后,又出去了,去找了陈逊。
  陈逊告诉我,已经查到谁干的了。

  我问谁干的。
  陈逊说,是她们自己的对手。
  竞争对手,对面的酒吧。
  生意竞争不过,出此下策。
  丨警丨察查不到,因为那些人已经拿了钱跑路了,无人对证。
  但我们能查得到。

  知道是谁的人就可以了。
  陈逊告诉我,西莱老板娘打电话给了竹筏竹林,找我们今晚过去聊聊。
  陈逊问我要不要带人过去。
  我说:“不用了。”
  陈逊问道:“这些人这么砸了酒吧,就算了吗。”
  我说:“我跟西莱老板娘聊聊再决定下一步怎么做吧。我还怕我们洗不清身上的污点了。”
  陈逊说道:“我觉得,我们别过去,让她过来。如果诚心想谈的话。”
  我说道:“还是我们过去吧,她的酒吧被砸,她心情都很不好了,我们又何必在意这些。”
  陈逊说:“那好吧。”
  我们驱车去了西莱酒店。
  原本我想拉着陈逊上去,一起谈的,但是陈逊说想让我自己上去谈,那我就自己去谈吧。
  陈逊在下面等。
  我自己上去了。
  问了前台,前台打电话问了一下,然后带着我上去了。

  在酒吧里,她在吧台那里。
  酒吧已经收拾了,全都收拾干净了,桌子凳子什么的全没了,灯啊什么的,除了头上的,地面被砸烂的全部都搬走清除干净了。
  西莱神情落寞,坐在吧台前。
  吧台还有两个服务生,在调酒。
  调酒给她喝。
  吧台里面的酒,都被砸了差不多,这些都是刚拿出来的。
  我拉着高凳,坐在了她的身旁。
  西莱看了看我,然后喝了一口酒。
  然后问我道:“喝什么。”

  我说:“还有什么。”
  她说:“都还有。”
  我说:“跟你一样。”
  她让服务生上酒。

  服务生给我调了一杯酒。
  然后,她碰杯,和我碰杯。
  喝了后,她说道:“对不起。”
  我说道:“没关系。”
  她说:“没想到不是你。”
  我说:“真的没关系。不用道歉,你那时候胡思乱想,也是应该的。你也别太难过。”
  她说:“是挺难过的,这些,都是我自己的心血,设计,物品,一个凳子,桌子,灯,全是我自己去买的。”
  我说:“再买同样的就行了,被砸了这些而已,你该不会想死吧。”
  她说:“我想哭,但不会想死。”
  我说:“没什么好哭的,很快就又有了。”
  她说:“这里总损失超过八十万,有钱也不是这么花法。”

  我说:“八十万!那么多!”
  她说:“我的设备,甚至桌子凳子,桌上的小灯,很多都从别的国家进口来的。”
  我说:“那很贵重了。”
  她说:“我就是要营造出和别人的酒吧不同的东西。”
  日期:2016-04-03 06:33: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