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911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跟张鸣芳简单聊了几句小陵山汉墓的事,了解了自己想知道的情况后,也就暂时打住了话头,不为别的,就是避免冷落了旁边的沈元珠。与朋友相聚的时候,切忌只聊自己感兴趣的话题,而不顾及其他人的感受,要是把别的朋友冷落了,就算你聊得再热闹,甚至就算因为博学多才而赢得了很多人的崇拜尊敬,那也是失败的。
  三人很快聊起各自工作中碰到的新鲜事与每天生活中的趣事,由于有男有女,倒也不嫌寂寞,聊得亲亲热热,气氛很是温馨。这个过程中,菜肴也就一盘盘端了上来。
  后来,等主菜上齐,张鸣芳这个主人就招呼二人开吃,三人先是一起干了一杯,就各自吃喝起来,吃喝的过程中伴着说笑,偶尔也互敬几杯,场面很是火热。
  酒席过半,沈元珠起身离去上洗手间。包间里倒是有一个袖珍的洗手间,不知道她出于什么考虑,非要跑到外面去上。
  李睿觉得,她是怕自己听到她的嘘嘘声吧?
  沈元珠刚走,张鸣芳就搬着椅子来到李睿身边,一手搭在他小臂上,脸色凝重的问道:“小睿,宋书记那话是什么意思?让你听听我都跟你说什么?我能跟你说什么?”李睿对她一笑,心念电转,考虑如何用更好的措辞跟她嘴里掏出老板想知道的情况,想了想笑道:“他那话也没什么太深的意思,就是普普通通一句话,意思就是,你请我吃饭总得说点什么吧,就让我听听你会说什么。”张鸣芳不太满意他这个说法,却也没有更好的解释,只能稀里糊涂的点点头,道:“哦,这样啊。”

  李睿微微一笑,道:“不过姐啊,我自己倒是有点好奇。”张鸣芳问道:“你好奇什么?”李睿摇头道:“算了,还是不问了,免得让姐你为难。来吧,咱俩还是喝酒。”张鸣芳在他小臂上重重一拍,笑嗔道:“跟我还来这一套?想问什么就直说,姐不会瞒着你的。”李睿便顺水推舟的问道:“说出来姐你别不高兴,我真的很好奇,你如此年轻就当上了正处级领导,在全市处级干部里面都是数得着的年轻人,我非常佩服,不知道你是怎么一步步走上来的。要是愿意说的话,就指点指点兄弟我,我以后好学你往上爬。”

  张鸣芳咧嘴苦笑道:“我这还算年纪轻轻?过年就四十啦。四十岁爬到正处级,你还觉得挺了不起么?”李睿陪笑道:“你要到地方县区去看看,四十岁的县长县委书记有几个了?哪个不是四五十岁?”张鸣芳哼道:“可你姐我也不是县长县委书记啊,我倒是想当呢。”李睿心道,原来她想外放下去当党政领导,这要求倒是并不过分,合情合理,毕竟管一个地区与管一个市直机关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显然是前者手中权力更大,也更容易得到提拔,换成自己,也会这么想,便默默的将她这个诉求记到了心底,道:“不管怎么说,你以这个年纪,走到正处级别,也算走得很高了,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升迁的技巧?”

  张鸣芳嗤笑道:“小睿啊,你还不知道官场里边这一套嘛,升官哪有什么技巧秘诀,就是看你头上是否有人。你没听过那个段子嘛,身在官场,不能跟寡妇一样,上面总是没人,也不能跟小姐一样,上头总是换人,更不能像跟夫妻在床上那样,自己人搞自己人……”李睿听到这,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道:“自己人搞自己人,这种说法还真是头回听到。”张鸣芳妩媚的横他一眼,道:“这有什么好笑的?夫妻办事的时候不就是自己人搞自己人?”

  李睿插口发表看法,道:“床上自己人搞自己人是彼此快活,官场里面自己人搞自己人可就是彼此伤害了。”张鸣芳点点头,道:“你姐我之所以能从千军万马中冲出来,好容易逮住一个正处级,是因为当年我表哥提拔了我一把。唉,可惜啊,他现在再也不能罩着我了。”李睿心知肚明,不用说从副处提到正处,就说从正科提到副处,也要走市委常委会,说白了就是走市委书记那一关,要是市委书记不答应,谁也别想提上来,她这个表哥又是何许人也,能轻轻松松将她提拔起来?问道:“你表哥是哪位大领导?”

  张鸣芳小声说道:“张文林!你知道么?”李睿大吃一惊,一下子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匪夷所思的看着她。张鸣芳看得有些纳罕,奇道:“你怎么了?”李睿叫道:“张文林?前任市委书记?”张鸣芳无辜的点点头,道:“怎么了?”李睿惊奇不已的说:“他……他竟然是你表哥?”张鸣芳瞪大美眸,一副犹疑的模样,仔细打量他,道:“这有什么啊,值得你这么奇怪?”李睿也觉得自己反应过大,忙坐回去,低声道:“他竟然是你表哥……天哪,姐,原来你有这么强大的背景啊。”张鸣芳哂笑道:“什么强大啊,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也知道,他被人整了,以后再也翻不了身啦。没有他罩着我,我也别想进步了。”

  李睿定了定神,道:“那你认识袁小迪啊?”张鸣芳道:“当然认识啦,他是我表哥的秘书,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还给他介绍过……”李睿不等她把话说完就说:“他现在是我师傅啦。”张鸣芳失笑道:“你师傅?”李睿道:“对啊,我刚给宋书记当秘书的时候,一点经验都没有,秘书长就指点我拜他为师,他也确实教了我不少好东西,我跟他挺不错的。”张鸣芳点头道:“他人不错,跟你一样,呵呵。”

  二人正说着话呢,沈元珠推门回到了包间里边。
  张鸣芳举杯道:“来吧妹子,咱俩干一杯。”沈元珠苦笑道:“我这已经头晕了,过会儿还要开车呢。”张鸣芳道:“没事,你一个办公室主任,这点酒哪能让你喝醉啊……”
  李睿不理会二女说笑喝酒,心中暗想,自己这也算打听出她的背景来历了吧,回头见到老板,也有可说的了,也不知道老板怎么会对她的后台背景感兴趣,难道是怀疑她主动投靠的动机不纯?
  这顿饭吃到八点一刻,席间气氛一直很好,李睿与张鸣芳固然是越来越亲近,张鸣芳与沈元珠两个头次见面的女子居然也是亲热得不行,到最后手拉着手,就跟亲姐妹也差不多了。
  三人都喝了不少酒,不过各自酒量都不差。沈元珠身为办公室主任,平日工作中接待应酬多,酒量早就练出来了,喝酒跟喝水一样,虽然最早只喝了一口酒就脸红,但喝到最后也只是脸红,没有别的醉酒表现;张鸣芳从基层一步步爬到局长的宝座上,也是酒精考验,不论喝多少都不会醉。相较来说,三人中反倒以李睿这个男人酒量最浅,等酒席结束的时候,已经有些头晕脑胀,勉强走路是没问题。

  张鸣芳问清沈元珠会驾车送他回家后,就跟二人在酒店外的停车场上握手分别,驾驶着一辆银色小轿车先走了。
  沈元珠看了看李睿,笑道:“还行不行?”李睿大着舌头说:“你问哪儿啊,是下边还行不行,还是走路行不行?”沈元珠笑道:“都问。”李睿道:“下边还行,走路也行。”沈元珠逗他道:“真的假的?”李睿说:“不信你试试。”沈元珠笑嘻嘻的道:“我可是买了三只那玩意,你可得都用了。”李睿道:“好啊,你果然就是给我准备的。靠,原来你早就心怀不轨啦,想吃我豆腐。”沈元珠哈哈笑起来,道:“不是吃你豆腐,是吃你!你怕不怕?”李睿摇头道:“切,我会怕你。”沈元珠笑道:“那就上车吧。”李睿问道:“去哪?”沈元珠说:“你说去哪就去哪。”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沈元珠那辆白色的速腾车旁边,各自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