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910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起来也很奇怪,她这明明是自私的说法,甚至带有自嘲吃货的味道,但是张鸣芳这个外人听到耳朵里后,不仅不恼,反而很舒服,觉得她会说话,也会做人,心中暗想,这个小老弟会做人,他这个姐姐也并不逊色,看来真是人以类聚啊。
  二女都拒绝点菜,李睿也就不再矫情,打开菜单,一口气点了四菜一汤。当然了,点每道菜之前,都先问了二女的意见,只有二女不反对了,他才点出来。事实上,二女也没有更不会提出任何反对意见。一个是请他的,一个是陪他的,无形中都以他为中心,谁会反驳他的意思?
  见李睿合起菜单递回给女服务员,张鸣芳出手拦下来,蹙眉道:“才点了四个菜,够吃吗?”李睿跟她毫不见外,直接抓住她的手腕,给她放回桌上,笑道:“咱们三个人,四个菜还不够?反正我不是吃货,你们俩也不是吧?”张鸣芳呵呵笑道:“我就怕你不够吃,也行吧,先吃着,不够再说。”
  等服务员走后,李睿故意当着沈元珠的面对张鸣芳示以亲热,凑过身去贴近她,嘴巴几乎快贴住她耳朵了,低声道:“老板知道你请我吃饭。”张鸣芳先是震惊,随后有些惊惶,侧脸瞧着他,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这小子,自己好心好意请他吃饭,他倒把自己出卖给市委书记了,一直都在夸他会做人,难道他就是这么做人的,定了定神,小声问道:“他知道了以后说什么?”李睿笑眯眯地说:“他让我听听你都跟我说什么。”张鸣芳越发惊奇了,不过这次脸上带了笑,道:“他真是这么说的?”

  李睿缩回身去,道:“你再加把劲,说不定啊,下回我能叫他一块来赴你的酒席。”张鸣芳喜不自胜,笑得眼睫毛都要开花了,口唇开启,两排编贝也似整洁雪白的牙齿露出了多半,问道:“真的?”李睿道:“其实这次我已经请他了,不过他没答应。”张鸣芳惊喜交加,忽然出手抓住他的手握住,赞道:“好小子,真是我的好弟弟。”
  沈元珠在一旁看二人情态举止都很亲热,刚开始还有点不是味儿,直到听张鸣芳说了这话,才知道两人没有私情,而是纯粹的姐弟关系,这才松了口气。
  张鸣芳松开李睿的手,只用一根纤细雪白的手指对着他,笑道:“过会儿我可要敬你三大杯,你不答应可不行。”李睿笑道:“姐你都这么说了,我不答应也不行啊。”
  张鸣芳笑盈盈的对沈元珠道:“元珠妹子,你是不是跟小睿认识好久了,他这个人可真不错,是不是?”沈元珠点点头,笑道:“说句不夸张的,我还从没见过像他这么好的男人呢。”张鸣芳惊呼道:“哇,你这评价可真不低啊。跟我说说呗,他都怎么好了?”沈元珠带笑看着李睿,说道:“他呀,有勇有谋,果断干练,仗义热情,还特别体贴……啧啧,真是好得没挑了。”张鸣芳笑道:“我给你补充两点,他还聪明伶俐,知情识趣,豪爽大方,长得也那么帅,呵呵,真是完美呢!”

  李睿被二女夸得脸红不已,心说你们俩是不是没见过什么好男人啊,苦笑道:“这是吃饭来了好不好,开什么表功大会啊。再夸我我可待不下去了,脸红,羞愧。”
  张鸣芳笑问:“小睿,跟我说说呗,弟妹是哪个,我得看看是谁这么有福气,嫁了你这么一个完美男人。”李睿不愿意多说自己的婚姻状况,含糊的说:“以后我一定带给张姐瞧瞧。”张鸣芳笑道:“好,到时候我请你们两口子吃饭。”李睿道:“总让你请怎么行?下回该我请了。”张鸣芳佯怒道:“跟姐还客气?姐还请不起你吃饭了?”李睿笑了笑,道:“说正经的,姐你跟我们说说文物方面的趣事呗。”张鸣芳道:“你要说起这个,还真有,上周末,市北区碧云寺里面两只铜狮子让人给偷了,到现在还没破案呢。”

  李睿皱眉道:“你说的就是市北区东北角那个碧云寺?那个寺庙破破烂烂的,不是早就封了吗?”张鸣芳点头道:“是啊,是早就封了,属于咱们市的二级文物保护单位。”李睿道:“封了还能被盗啊?”张鸣芳道:“哎哟我的傻弟弟,就是被封了才被盗呢。你想啊,要是对外展览开放,里面总是有人,反而不会被盗。”李睿深以为然,点了点头,道:“那铜狮子有多大?怎么偷出去的?寺里没有什么安防装置吗?”张鸣芳随手比划了一下,道:“怎么也得有半人多高吧,一只就得几百斤,人是搬不走的,市公丨安丨局的人去了以后,经过现场勘查,认为是通过滑轮设备拖走的。那伙人把门撬开了,再把铜狮子用滑轮拖出来,搬到车里边就逃之夭夭了,到现在还没破案呢。”说完又问张鸣芳:“元珠妹子在市公丨安丨局,清楚这事不?”

  沈元珠摇头笑道:“我就是办公室一个端茶倒水伺候领导的,接触不到这种盗窃案,我也不太感兴趣。”张鸣芳问道:“那你对什么感兴趣?逛街购物还是买菜做饭?”沈元珠腼腆的笑了笑,道:“一般吧,我性子比较怪,大多数女人喜欢的活动我都没感觉。”张鸣芳又问:“那你喜欢打牌不?”沈元珠听得眼睛一亮,道:“这个还行,有时候周末晚上一打就是几个钟头。”张鸣芳笑道:“好,有时间了我叫你一起玩。”沈元珠这才知道,她是兜了个圈子想跟自己亲近,而这自然是看在李睿的面子上,心中非常得意,笑道:“只要张姐瞧得起,妹妹我一定召之即到。”张鸣芳摆手道:“什么瞧得起瞧不起的,今天认识了以后就是姐妹,可别再这么说了,呵呵,其实我也算不上什么。”

  李睿见她二人总算闭上了嘴巴,急忙问道:“对了张姐,你们市文物局考古队在寒水县小龙王村小陵山上发现的那座汉代古墓,墓主搞清楚是谁了吗?”张鸣芳奇怪的说:“你怎么知道这事的?”李睿道:“因为那座古墓还是我先发现的呢,当时我在寒水县贫困村搞试点扶贫工作,正好目睹了盗墓贼盗挖那座古墓,还是我见义勇为上去打跑盗墓贼的呢,后来市里考古队的人就过去了,包括你们局里的赵局长,考古队的曹队长,我就都认识了。”

  张鸣芳点了点头,道:“那个墓主是西汉河间献王刘德的庶子旁光侯刘殷。”李睿听得呵呵笑起来,道:“膀胱侯?膀胱还有侯啊?”张鸣芳扑哧笑道:“不是你说的那个膀胱,是旁边的旁,光明的光。”李睿笑道:“竟然还有这种名号。”张鸣芳道:“这个刘殷很受刘德喜爱,因此陪葬品非常丰富,虽然赶不上河北省满城县那个靖王刘胜的墓,也差不太多了。国家文物局的领导们都惊动了,前些日子还派人去墓里转了转呢。”李睿问道:“没拿走什么陪葬品吧?”张鸣芳道:“这倒没有,不过省文物局与文物研究所倒是借了几件过去。”李睿道:“这一借就是刘备借荆州,一借不还了吧?”张鸣芳叹道:“那也没办法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