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23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的事,谢谢你”。看到丁二狗有些疲惫的坐在另一张椅子上,凌杉主动的走过去,站在丁二狗身后,轻轻的捏着他的肩膀,这对于凌杉来说,已经是最温柔的时刻了。
  “谢我?就这么说一句话就完了,太没有诚意了吧”。丁二狗一伸手,捉住了凌杉的一双柔荑,一下子将凌杉背在了自己的背上,又看了一眼床上的曹冰,站起身拉着凌杉往外走,但是凌杉小声的抗议着,很显然,这样的抗议就是象征性的,因为通过今晚的事情,凌杉再一次见识了这个男人的能力,充分感觉到这种来自内心的安全感。
  可是在她一愣神的功夫,丁二狗将她拉近了病房内的洗手间,并且悄悄的关上了门  。
  “你,你干什么呀,曹冰还在外面呢”。凌杉明明知道丁二狗想干什么,但是羞红了脸颊的她还是故作不知的问道。
  “干什么?当然是干在小花园没干完的事了”。

  “你,流氓,早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
  “是谁刚才说我是你男朋友的,既然我是你男朋友,现在你男朋友这么难受,你就不应该安慰安慰?”
  “难受?骗人,你你哪里难受了?”凌杉小声嘟嚷道。
  “当然是这里了?你摸摸,都快爆炸了,你要是再不采取措施,估计这根棍子就断了”。丁二狗将凌杉整个抱在怀里,在她耳边小声的说道,上一次和丁二狗在这么狭小的房间里单独相处还是在电影院里,那一次给凌杉是刻骨铭心的印象,从那之后,她基本没有给丁二狗任何轻薄的机会,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和上一次相比,这一次他们的心离的更近了些。
  丁二狗的话就像是从遥远的天际飘荡下来,丝丝缕缕的飘进了凌杉的耳朵里,而他口中的温软湿润的气息快要将她的耳廓融化了,她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身体渐渐无力,这种无力感使她想紧紧的依靠住站着的这个男人。
  但是丁二狗的下一步动作几乎将她吓晕了,因为丁二狗的手捏住她的手腕,将他引向他的狗东西,此刻的他,已经是暴怒的擎天柱,隔着裤子都能感到它散发出的雄性气息。

  “这,这是,哎呀,你又欺负我,我不来了,我要出去”。凌杉小声说着,但是口是心非的她,几乎没有挪动自己的脚步,依然被丁二狗死死的抓着,而且在丁二狗的手拿开之后,凌杉竟然没有将自己的手拿走,只是不知所措的按在他顶起的布丘上,可是她没有任何的经验,就只是按在那里,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了?
  丁二狗腾出双手来,捧住凌杉的头,粗暴的将她的牙关顶开,一下子如猛龙入海,在她湿热的口腔里追逐着她的丁香小舌,一瞬间就将凌杉打的丢盔卸甲,她在躲,他在追,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变成了一场你追我赶的活动,可是刚刚顾得了上面,下面又失手了,丁二狗一只手揽住凌杉的脖颈,确保她不会突然逃脱,而另外一只手则解开了自己的腰带,将那根处于爆裂边缘的狗东西放了出来,同时引导着她的小手抚上了它,但是 凌杉的手有点凉,而那根狗东西又有点热,这下一接触,丁二狗感觉浑身一震,整个人好像是被电击一般,虽然凌杉感觉到了那是什么,她本能的想将手撤回去,可是丁二狗哪能让她走掉,就这样,丁二狗强迫她紧紧握住了它  。

  经过一番密吻,凌杉快要被憋死了,丁二狗也感觉有点气短,于是放开了她,四目相对,“你是个坏蛋,就知道欺负我”。那是小声嘤咛道。
  “谁说我欺负你了,我请你吃冰棍好不好”。丁二狗坏坏的说道。
  “冰棍?”凌杉疑惑不解,这个时候提吃冰棍的事,简直是大煞风景,这个家伙,就知道吃,而且还是在洗手间里谈吃的,哪有这么不会说话的。
  可是丁二狗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拥着凌杉后退一步,将其安置在马桶盖上坐下,这个角度,这个高度,这个姿势,很适合干一件事,那就是训练这个美女高中生吃冰棍,与其说是吃冰棍,还不如说是吃火腿肠。
  看着眼前青筋暴露,粗如儿臂的狗东西,凌杉终于明白丁二狗说的吃冰棍是什么意思了,于是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脖颈出,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逃走,这样的事,无论如何她是做不出来的,但是双肩背丁二狗按着,一点都不能动。

  “杉杉,帮帮我,我很难受,就一次,好不好,求你了,就一次,我保证”。丁二狗可怜兮兮的说道。
  “可是,可是,我不会,而且,而且,它这么丑,好恶心啊”。凌杉抬起头,可伶兮兮的说道。
  “这可是宝贝,别看它丑,离了它,你可就没乐趣了,吃一下,很好吃的,来,尝一尝”。丁二狗费尽心思的诱导着,他发现,诱导一个人犯罪,还是很难的。
  “很好吃?那你为什么不吃?”凌杉的一句话差点让丁二狗背过气去。是啊,很好吃,你自己为什么不吃,偏偏让我吃。
  “我这不是够不着吗?”丁二狗的回答堪称经典,也只有神一样的人才能有这回答。
  他说完自己都想笑,可是他低估了这个时候女人的智商,只见凌杉歪着头想了想,又看了看那个不断暴涨的家伙,好像也是,丁二狗是够不着吃。 
  看到丁二狗眼巴巴的样子,凌杉心里一软,低下头,轻轻的舔了一下,丁二狗闭上眼,享受着这温润的一刻。直到他感觉自己的身体的突出之物深深的进入了一个湿热的空间,那里温暖如初,如四季花开般的感觉,这一刻,他再也不满足就这样浅尝辄止,于是抱住凌杉的头,使劲的摁向自己的身体,直到凌杉实在是受不了啦,咳咳的干呕起来。

  这声音在寂静的夜里传了出去,一直到将曹冰也吵醒了,可是睁开眼一看屋子里没有人,但是洗手间里传来了异常的声音。
  “凌杉,凌杉,你在吗?”曹冰声音虚弱的喊道。
  “呜呜,啊,来了,怎么了”。凌杉急忙推开丁二狗,擦了擦嘴,出去了,但是虽然嘴上擦干净了,衣服却被弄得皱皱巴巴的  。
  “怎么了?”
  “我,想喝点水”。曹冰看到凌杉的样子,就知道丁二狗肯定在洗手间里,这时候她有点后悔叫凌杉了,其实她并不渴,她只是害怕,害怕这里一个人也没有。

  第二天还有好多事,丁二狗在黎明时开车回到了海阳县上班,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在天亮之后,凌杉给曹冰办了转院手续,从中心医院转到了妇幼保健院,主要是害怕杨慧全再来纠缠,丁二狗不在身边,她们两个女孩子还真是害怕。
  “你这是去哪儿了,昨晚给你打电话也打不通?”一进大院,就遇到了新上任的办公室主任胡佳佳。
  “怎么了,胡姐,出什么事了?领导找我了?”
  “没事,是我找你,你手机怎么打不通啊?”
  “昨晚出了趟差,手机没电了,吓死我了,我以为领导找我呢,我昨天可是向领导请了假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