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231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酒店已经开始建了,不过是在车间里,原来没打算建这么高,后来一想,建的小了还不如路边搭个棚子呢,所以直接一步到位,至少十年不用再动”。
  “投资要增加不少吧”。丁二狗问道,他担心的是刘香梨会不会连她压箱底的钱都拿出来投给这个女骗子。
  “这你不用管,你的情妇一分钱没出,所以你不用套我的话”。谢赫洋笑骂一声说道。
  “嫂子,咱能别这么说吗,这样不好听啊”。
  “怎么了,做了还不让人家说,你是不是就想这样玩下去,等到刘香梨人老珠黄了,你再一脚将人家蹬了,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嫂子,不带这么骂人的,仲县长不好啊,你这人,真是,一竿子打死一群人,这里面可是有不少冤死的”。

  “去,懒得理你们,对了,公路开工的时间定了吗?”
  “今天周末了,下周一将向社会公开招标,估计只要定下来施工单位,马上就会开始施工”。
  “我知道了,看来我的酒店要抓紧时间了,要不然到时候材料很难运进来了”。谢赫洋有点忧心的说道。
  此刻,寇大鹏还没有下班,他手里拿着一个玉麒麟镇纸,入手冰凉,但是旋即就感觉有一种温润的感觉,一时间竟有点这是真品的感觉。
  “这东西多少钱?”寇大鹏问对面的秦娥香道。
  “不便宜,两千多呢,价格再低了谁都能看得出这是次品,到时候也不好推脱,其实这就是一般的玉石,但是会有人告诉他这是和田玉,至少值十万元”。
  “嗯,行,这事你去办吧,这个镇纸我明天送过去”。 
  一号公路指挥部的第一次会议在县委会议室举行,可是当丁二狗看到逐渐进入到办公室的人员时,脑袋逐渐短路了,看起来今天来的没有一个不是领导的,那自己进来干什么,端茶倒水的?

  作为仲华的秘书,他是来的比较早的,而仲华则到郑明堂办公室和这个指挥长去交流今天会议的精神去了,两人要先定下调子,不然的话到时候不能统一意见,会给人家笑话,也容易引起误会,这个时候显然不是增加误会的时候  。
  渐渐的,开会人员都进来了,公路局长杨佩华和交通局长宋洪山一起进来的,一进屋,丁二狗和两人打了个招呼之后,两人就开始交换着抽起烟来,丁二狗和这俩个人都不熟,而且今天这个场合好像也不是相互寒暄加深感情的时候,所以大家都只是点头招呼下就做到自己座位上去了。
  此后,先后进来的有常务副县长郝孝德、安监局长姜成军、公丨安丨局长陈军伟、国土局常务副局长常晓春。
  常晓春一进来就看见坐在第二排角落里的丁二狗,丁二狗起身叫了声常局长,常晓春笑呵呵的摆摆手,虽然常晓春调走了,但是毕竟他是常晓春亲自带进来的,所以在私人感情上,丁二狗和常晓春并没有什么冲突,只不过仲华不喜欢常晓春,丁二狗也只能是装聋作哑,所以就连常晓春调走,政府办那边居然都没有给常晓春举行个酒场送行什么的,好在是常晓春自家人知自家事,他在政府办都快成了闲人了,所以不走也是没有办法。 

  开会的时间到了,一下子进来四个人,第一个当然是蒋明杰,他负责开门,然后就藏到门后面去了,第二个是海阳县纪委书记杨大志,后面俩个人仲华和郑明堂并排簇拥着一个中年女人走了进来。
  这个时候,屋子里的全体人员都站了起来,郑明堂稍慢一步,将这位女人凸现出来,这让屋子里的所有人都能仔细的端详这位中年美妇。
  丁二狗看见中年美妇干俏生生站在会议桌的顶端,不禁眼睛一亮,只见她今天穿着一套裁减得体的淡灰色套裙,及膝的裙摆下露出美丽修长的玉腿,轻薄的淡灰色高领毛衣下涨鼓鼓的,在他眼睛里面活泼地颤动着,黑色丝袜包裹着圆润的两条美腿,薄薄的丝袜被撑得满满的,更加的引人遐思;黑色高筒靴衬托出她曼妙多姿的美好曲线。
  娇媚的面容,雄伟的双峰,肥美挺翘的圆臀,看着眼前美丽而诱惑的动人风景,屋里这些男人都感到自己有些口干舌燥起来,身体也开始变得燥热,这个女人真是女人中的女人,完全不是年轻小姑娘能够相提并论的,实在是太诱人了  。
  当然这些感觉只是一瞬间的事,即便是再龌龊的想法,也只能是在自己心里意淫一下罢了,不可能真的表现出来,不过丁二狗看见好几个局行的家伙偷偷咽口水的动作。
  “各位同志,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市纪委监察局的林春晓局长,大家可以叫林局长,林局长是人民大学法学院毕业的,法学博士,而且不单单是我们白山市纪委监察局的领导,而且还是江都大学法学院的客座教授,水平很高,是我们中南省政法干线上的巾帼英雄,大家欢迎”。说完,郑明堂率先鼓掌。

  按说郑明堂和林春晓都是正处级的干部,郑明堂没必要捧她的臭脚,但是一来林春晓是市里的干部,二来,这个指挥部里的很多事都是需要纪委插手监督的,所以他这个指挥长不得不低一头。
  “呵呵,大家好,刚才郑书记把我快要夸上天了,其实大家有机会在一块共事,这就是缘分,所以我希望大家在工作中多给纪委提宝贵意见,让我们尽力把这项工作做好,但是我也很有压力,这个工程造价将近一个亿,市委派我来,大家肯定也知道什么意思,老百姓说,我们的很多干部都倒在了工程上,工程起来了,干部倒下了,有的都是很有前途的干部,最后这些倒下的干部总会说没人监督他们,是权力害了他们,所以我就被派来监督这个工程,说实话,我也不想这么干,毕竟,这是一个得罪人的活,但是没办法啊,党往那里指挥,我们这些党员只能是往哪里冲,我先说这些吧”。说完,林春晓微微鞠躬,虽然这些话很打脸,而且一点都没有给郑明堂面子,但是郑明堂不敢不给人家面子,掌声又响了起来。

  白山一中的女生宿舍里,曹冰脸色苍白,她呆呆的看着手里那根细细的大卫早孕测试棒,两道红杠,是那么的刺眼,这是第二次了,昨天早晨起来她就悄悄测试了一下,因为月经已经两个月没来了,她有点害怕,怀着侥幸心理又在今天测试了一下,依然是两道杠,这就表示,她真的怀孕了。
  而且她不知道是谁的孩子,到今天为止,郑明堂和她发生过关系,杨慧全和杨慧安兄弟也和她发生过关系,现在该怎么办?怎么办?一种绝望的感觉在她心里荡漾着,现在这事还没有人知道,可是一旦传出去,自己就别想做人了,而且这事要是让学校知道,她面临的唯一命运就是被开除,那样她一辈子就全完了,想到这里,她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任泪水从指缝里悄悄渗出。 
  曹冰以身体难受为由请了假,可是她不敢告诉任何人,包括郑明堂和杨氏兄弟,她想自己偷偷将孩子打掉,因为这已经使她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慌中,更为可怕的是这种事情她只能是一个人承受,不可能给任何一个人讲,这样,使她的心理压力更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