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22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你就把我放火上烤啊?你干够了就让我来干?”丁二狗拿筷子在自己盘子里拨拉拨拉,发现这土豆炖排骨到了他这里就是排骨炖排骨了,哪有土豆啊,这个罗振江,还真是有点意思。
  可是这话越说越觉得别扭,怎么越听越像是上床前的黑话呢。

  依着仲华的意思不再提拔政府办副主任了,可是官场就是一个有官的场合,没有官怎么叫官场,他这样擅自减少官员配置的行为很让人反感,但是反感归反感,并不阻碍别人往这里递条子塞人  。
  县委副书记于全方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叨叨个没完,可是他依然很淡然的等着对方哑火,这是几十年养成的官气,练就的就是泰山压顶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本事。
  “我说了这么多,你听进去没有啊?”女人很失望的看着面无表情的于全方。
  “我听着呢,你说啊?”
  “我说完了”。女人很颓唐的说道。
  “噢,那我说两句”。于全方端起茶杯,喝一口茶,像做报告似的开始了话头。
  女人是他媳妇,叫梁艳霞,是一个十足的小市民,标准的家庭主妇,没有工作,没有爱好,她所有的心思都在丈夫身上,可是丈夫的心思并不在她身上。
  “我是县委副书记,你让我去张这个口很为难,你知道吗?官场上的人情最难还,况且是往对方眼皮子底下塞人,这很容易让人感觉这是在掺沙子,你懂不懂,你说要往别的地方调动,我没话说,为什么偏偏要进县政府呢,而且只是一个政府办的副主任,又不是提拔,有那个必要让我去舍这张老脸吗?”于全方虽然说得很慢,但是语气很沉重,像是沉痛之极,可是婆娘并不买账。
  “于全方,你不去是吧,我可就这一个侄子,你忘了当初你在乡下时,是谁接济我们家的,是谁半夜往咱家里送粮食的,你都忘了,是我弟弟,你现在好了,当了大官了,就不能帮帮你这个侄子,我可是他亲姑,你也是他亲姑父”。梁艳霞不依不饶的说道。
  “哎哎,咱有事说事,别扯远了,你这些话都说了八百遍了,梁宏达现在这样不是我安排的啊,你还想我怎么样啊”。
  “老于,说这话你拍拍自己的良心,宏达工作多少年了,还是个科员,你除了帮他找了个工作,你还帮过他什么?”
  “这还不行啊,你去找个工作试试,那是有编制的公务员,不是合同工,你说的轻巧,你以为我是玉皇大帝啊,要是那样,你侄子也成神仙了,那多好”。于全方将茶杯往桌子上重重一顿,起身去书房了,只留下梁艳霞一个人在客厅里骂声不断。 
  女人要是发了昏,那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的,第二天一大早,于全方就去白山市了,而梁艳霞在昨天晚上和于全方吵了一架之后,心里一直气鼓鼓的,第二天早晨又没有得到于全方什么答复,所以更加的生气,于是决定自己去找仲华,她觉得自己是县委副书记的老婆,同样是县委副书记的仲华应该给自己一个面子,将自己的侄子从乡下调上来。
  “嫂子,你看,我这来了这几个月了,也一直忙着,没去家看你,没成想你来看我”。仲华让丁二狗给梁艳霞倒了一杯水,亲自将梁艳霞让到了沙发上,坐在她的对面,他一直很奇怪,自己和这个女人并不熟悉,她怎么会找上自己呢,难道是于全方的主意?
  “仲县长,你太客气了,我这次来找你是我自己的主意,我家老于不知道,我是有点事想求大兄弟”  。一会县长变兄弟了,仲华强忍住笑,继续倾听着。
  “嫂子,你说吧,只要我能办得到,我一定办”。
  “哎,是这么回事……”于是梁艳霞将自己的要求说了一遍,仲华没想到是这么回事,看来只要这个副主任不任命,永远堵不上这些人的嘴,今天居然还有个市里的领导打了电话推荐了一个人,他心里不禁暗叹,官位真是稀缺产品,如果真要有这么一个空缺,还真是挤破了头往这里面扎。 
  “嫂子,你的要求我知道了,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也考虑一下,而且最近呢,我也想和于书记见个面,有些事也想征求一下于书记的意见,你看这样好不好?”仲华尽量用平和的语气和这个极品女人周旋。
  好容易将梁艳霞送走了,丁二狗探头进来。
  “领导,好现象啊,看来于书记坐不住了,派夫人来打前站了?”丁二狗打趣道。
  “去,你懂啥,这个女人真不是一般人,看来她说的事真的,她来这里于书记还真可能不知道,不过这倒是一个机会,投桃报李,各取所需罢了”。

  “嗯,现在好像还是一家独霸的时候,不过现在好像有松动的迹象,难道海阳县即将迎来战国时代?”仲华嘀咕道,但是丁二狗没有答话,有些话仲华可以说,但是丁二狗不能说,于是倒上水就要出去,可是这时兜里的手机剧烈的震动起来,于是赶紧出去带上门,拿出手机一看,心里顿时一紧。
  “嫂子,打电话找我有事啊?”丁二狗有点心虚的问道,因为自从大年初一发生了温泉事件之后,丁二狗心里一直忐忑不安,可是让他的心逐渐放下来的是,自那以后肖寒居然没有再联系他,可是正当他感觉那件事已经成为过去式时,没想到这个时候她居然打来了电话。
  “你心虚什么,没事我就不能给你打个电话啊,丁长生,你是不是不地道啊,用得着人家朝前,用不着人家就丢在耳后,这样可不对啊,人家说过河拆桥,我怎么觉得你这人还没过河呢就准备好拆桥的家伙了”。
  “呵呵,嫂子,不带这么损人的,说吧,什么事,有什么吩咐?”
  “吩咐不敢当,不过呢,你能不能出来一下啊,我在名典咖啡等你”  。
  “什么,意思,你来海阳了?”
  “对啊,现在就在你们县政府对面,不过呢,我给你面子,不上去了,你下来怎么样?”
  “可是,我现在还没下班呢?”丁二狗想着拖延的理由。
  “噢,是吗,我等你啊,我在这里叫了西餐,等你中午来吃,怎么样?哦,对了,记着带钱”。
  “哦,好,哈,我”。丁二狗应付着,但是语气里充满着心虚的味道,而坐在咖啡厅里看着玻璃幕墙外面风景的肖寒却笑的有点诡秘。
  丁二狗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到下班时间的,他也考虑过撒个谎,说自己临时有事不去了,可是这有点不近人情,去就去吧,反正是在公共场合,他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再也不去那么私密的空间了,只要在大庭广众之下,他相信,这个女人还是要顾忌一下影响的,这样的女人都是这个德行,人前表现的像个高贵的贵妇人似的,但是只要和男人进入私密空间,立马就能变成一个欲壑难填的怨妇。

  丁二狗走进咖啡西餐厅时,看到肖寒坐在窗前,正在看着一本时尚杂志,春日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鹅黄色的高领毛衣显得更加的有光泽。
  肖寒的身材高挑,在女人里面应该属于上乘,双腿修长,蜂腰轻盈婀娜,体态曲线优美,皮肤细腻白嫩,白中还透着粉红,鹅蛋型的脸庞、柳叶似的细眉,樱桃小口,那一双似乎会说话的多情眼睛更是顾盼生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