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73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出乎我的意料,那暗道并不狭窄,也没有很强的泥土腥味,只隐隐有股烛火香味,却是从远处过来的,若有若无。暗道四面的墙壁摸上去是干燥的,足见建造的年代久远,不是近来之工。
  更奇的是,我和叔父走了一段距离之后,眼前忽然现出三个岔道来,分别通往三个不同的方向,我和叔父不禁愣住,这该往哪处去?
  叔父在每个岔道口都张望了一番,说是里面无一例外,全是黑洞洞的,绵延极其深远。
  我和叔父束手无策,叔父骂了几句:“还不防这些个秃驴恁的狡猾!还学狡兔三窟!”
  “吱!”
  脚下然后又传来一声尖叫,我和叔父急忙看时,只见一道灰影往最左侧的岔道里蹿了进去。叔父喜道:“这地道里也有老鼠,这就好了!咱们跟着老鼠就没错!”
  我和叔父急忙奔左侧的岔道而去,前面那只老鼠已经跑没了影子,叔父回顾我道:“瞅见了没?这地道里也有老鼠,难不成也是那妮子放进来的?”

  我默然无语。叔父说的是,如果地面上那只老鼠是明瑶放出来的,那地道里面的这只老鼠又作何解释呢?
  或许真的是巧合吧。
  日期:2016-04-03 14:25:00
  我和叔父走的那条道并非是直通到底的,其中弯道甚多,曲曲折折,极尽蜿蜒,我虽然是跟着叔父在走,可是黑暗中毕竟无法清晰视物,便点燃了个火折子照明。好在这一路上我们没有再遇上岔道,不管如何曲折,只管顺着路走就成。
  渐渐的,空气中变了味儿,周围通透起来,叔父低声道:“快到头了。”
  又轻巧巧的走了几步,眼前便现出往上的砖阶来,果然是到头了。阶梯的尽处是个深棕色的木板,想必那里便是出口了。
  走到这尽头,我这才算是明白,原来这地道只是地道,内中并没有地下室之类的府地,而是藏经楼与某处地上房屋通过地道相连罢了。只是不知道这上面的房屋位于何处——在地道中转了许久,我已经晕了,难辨方位。
  “师弟,这次又劳烦你送斋了。寺庙之中粮食短缺,下次,粥可以再少些,愚兄修行有术,胃口甚小。”上面忽然传出一道苍老的嗓音,我吃了一惊,急忙把火折子给熄灭了。
  火光熄灭之际,我瞥见叔父脸上却是一喜,也不知道他在高兴些什么。
  只听又有一道嗓音说了声“是”,而后道:“贫僧还有一事要禀告住持师兄。”这嗓音我倒是识的,正是之前在藏经楼里消失的空海和尚!
  他口中称呼“主持师兄”……我不由得一怔,是空山大师?!
  一定是了!
  除了空山大师,还有谁能是空海和尚的住持师兄?
  日期:2016-04-03 14:25:00
  我这才知道叔父为什么欢喜了。不但他欢喜,我也欢喜起来,这也算是我和叔父到开封城后,一整天奔波劳碌,终于有所收获了!
  只听上面说道:“师弟请讲。”

  空海和尚道:“贫僧进藏经楼的时候,寺里来了两位不速之客,在打探住持师兄的下落,又问起马人圭、杜秋兴和杨通明,贫僧见问话那人凶狠,且身手不似俗家施主,便搪塞过去。进了藏经阁,掩了门窗,从暗道过来。也不知道他们现在离寺了没有。”
  只听空山大师“哦”了一声,道:“术界中人,是什么样的人?”
  空海和尚道:“他自称是禹都陈家村的人,说是住持师兄的朋友。”
  “禹都的陈家村!?”空山大师的声调突然一高,道:“来人是何等模样?”
  空海和尚道:“那人身量高大,极为魁伟,寸头短发,身穿深蓝色中山装,皮肤黄白,方额阔口,浓眉薄唇,目圆睛润,瞳孔亮的惊人!但面有凶戾之色,多杀伐之气,以贫僧观之,不似好人。倒是与他同行的一位年轻施主,相貌英朗俊俏,气度深沉慈和,令人颇生好感。这两位施主,也不知道是怎生走到一起去的。”
  我听得心中暗自尴尬,叔父在一旁轻轻“哼”了一声。

  日期:2016-04-03 14:26:00
  “呵呵……”空山大师笑了起来,道:“师弟,这次你却是看走了眼,此人确是愚兄的老友,昔年也曾多次来到寺中,只不过,那时候你还在白马寺,不曾来到开封,因此与他缘悭一面。”
  “怎么?”空海和尚吃惊道:“他是个好人?”
  “不但是个好人,还是个天大的好人。”空山大师道:“此人在江湖上声名赫赫,师弟必然听说过他的名头。”
  “他是谁?”
  “相脉阎罗,陈汉琪。”
  “原来是他!”空海和尚失声道:“怪不得他说是禹都陈家村的人,禹都陈家村,那不是麻衣陈家所在地么!我竟然如此愚钝,没有想起来!”

  “也不怪你。”空山大师道:“你也是小心谨慎。”
  空海和尚道:“那要不要我再去把他们二人寻回来?”
  上面沉默了片刻,不闻人声,却听空海和尚又道:“怎么,师兄不愿意见他?”想必是空山大师在刚才摇了摇头。
  只听空山大师道:“现如今,开封城中术界大乱,许多成名人物在一夕之间消失殆尽,竟不知是何缘故!江湖相传鬼谷现世,闹得人心惶惶不安,多少好手被卷了进去,不明生死。唉……陈汉琪虽然英雄,可毕竟势单力薄,他又是好事之人,如果让他知道眼下开封城的局面,必定要管,届时是以身犯险,反而不美。不如等你我查明情况之后,再广邀好手,那时候,请他前来才算稳妥。”
  日期:2016-04-03 14:26:00
  “嗯,住持师兄说的极是。”空海和尚应了一声,道:“不过,他既然在问马人圭、杜秋兴、杨通明等人的去向,说明他已经察觉到此事了吧?”

  “倒也未必。”空山大师道:“这几人都是他的好友,或许是他携子侄来开封城,借机拜访旧故。既然寻人不见,自当离去。只不过他相当机警,藏经楼的机关,你没有让他发现吧?”
  空海法师道:“我对他说我要休息,然后掩上了门窗。他应该不会闯进来吧?就算是闯了进来,也只能在藏经柜里找到咱们二人的骨殖盒,而不见我的踪迹。那楼中空无一物,寺中人少地荒,他想必还以为自己是遇见了鬼。这只怕是要吓着大名鼎鼎的相脉阎罗啊。”
  两人都笑了起来,空山大师道:“如此对待老友,也算是极不厚道啊。”
  听到此处,叔父再也忍不住了,大声道:“知道不厚道,你还这么对待老朋友!?”一步跃上台阶,手掌凌空一震,掀翻木板,露出洞口,人已经蹿了出去,我也紧跟而上。
  只见一间大殿中,灯光昏黄处,摆着两只蒲团,坐着两个和尚,其中之一是那空海法师,另外一个白眉皓髯,枯瘦老垂,那便是空山大师了。

  日期:2016-04-03 14:27:00
  两个老和尚见到我和叔父,都吃惊不小,叔父憋了一肚子气,上前一把抓住空山大师的胡子,嚷道:“好你个老秃驴,为老不尊!偷偷摸摸的藏在这儿,不见老友,是啥道理?!”
  “相尊……”空海和尚站起来正要说话,叔父却伸手一指他,道:“还有你!居然敢编瞎话诓我!你们佛家的规矩不是说出家之人不打诳语的?”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哎唷!”空山大师道:“琪翁啊,先放了贫僧的胡须,好不好?”

  “不中!”叔父道:“你这老皮老脸的,给你拔光!”
  “琪翁,不要生气嘛。”空山大师道:“你也偷听我们师兄弟说话说了半天。”
  “废话!”叔父道:“不偷听你们说话还不知道你个老东西还活着!活生生的人弄个骨灰盒摆在那里,还叫师弟编瞎话骗人,是啥道理?嗯!?”
  “而今这世道,佛家也没有规矩,不讲道理了。”空山大师道:“你瞧瞧我们这座寺,还有个寺庙的样子么?这寺中的和尚,还有和尚的样子么?”
  叔父道:“我看你是地道藏秃驴,无法无天!”

  “这位是琪翁的子侄吧?”空山大师道:“贫僧也一大把年纪了,琪翁给贫僧在小辈跟前留点脸面可好?”
  日期:2016-04-03 14:28: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