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23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史汀生后来在1946年美国国会调查听证会上接受调查时说,“一个问题使我们十分为难。如果你知道你的敌人正要揍你,等待敌人跳将过来对你主动进攻那是颇不明智的。可是尽管有此种危险,我们认为为了得到美国人民的完全支持,那就需要确切地加以证明,日本人就是这样爱打人的一种人,这样谁也不会怀疑究竟谁是侵略者。我们在这次会议上讨论了可以对我国人民和全世界更清楚地解释我国立场的根据,那就是由于日本采取了某些突然行动,因此我们不得不投入战斗。”

  马歇尔也在同一次听证会议上对一再盘问他的参议员富格森说,“调动日本人放第一枪是从外交意义上来说的,不是真正指用枪射击,只不过是用外交手段保护美国的利益,不让日本以危险的方式作更进一步的侵入”。马歇尔多次强调:“调动日本人打第一枪只是一个比喻,这不是一个军事命令。”
  虽然罗斯福和他专家们都觉察到日本不久就要动手,但他们却没有预料到日本会直接进攻美国,更想不到日本会直接去袭击珍珠港。罗斯福对霍普金斯说,他相信日本会设法尽可能推迟和美国的冲突。在美国和英国,人们都认为日本最初的进攻目标肯定是英属殖民地马来亚、香港或新加坡,或者是他们垂涎已久的荷属东印度,他们甚至不敢对美国的属地菲律宾动手。有些人甚至提出,如果日本人不进攻美国的话,美国怎样才能找到合适的“参战理由”。——真是太小看日本人了。

  罗斯福可没有那么乐观,他预示到美国人本身就可能遭遇危险,因此指出:“日本人在不宣而战这点上素来是臭名昭著,以前对中国人和俄国人都是这么做的。所以美国有可能在下星期一,也就是12月1日前后遭到攻击。”他要求大家研究一下应如何应付这种情况的发生。可是接下来美国陆、海军首脑们面红耳赤地争论的主要课题却是怎样对付日本即将对东南亚发动的进攻?如果日本首先进攻马来亚或泰国,美国应当以什么方式进入战争?他们丝毫没有意识到日本人会直接拿他们开刀,打死他们他们也不敢。

  与日本冗长的决策程序相反,这样重要的会议美国只开了一个半小时。最主要的原因是,美国党政要人的观点基本一致且保持了政策的连贯性,还有一个能够一锤定音当场拍板的关键人物。
  华盛顿的眼睛就这样牢牢地盯着南方,他们作梦也没有想到,就在军事会议结束4小时之后——东京时间1941年11月26日清晨6:3O,由南云忠一海军中将率领的强大机动部队已经整装从集结地单冠湾拔锚起航,目标正是他们太平洋上最大的军事基地珍珠港。
  当天下午,斯塔克给远在珍珠港的太平洋舰队司令金梅尔上将写了封信,信中发表了自己的高见:“我认为,日本向泰国、马来亚和滇缅三个方面采取行动的可能性最大。”与此同时似乎是为斯塔克的观点作证,陆军部长随后报告了日本运兵船南下的消息。这一情报加深了美国首脑们关于日军主要攻击方向是在东南亚地区的判断。
  第二天马歇尔和斯塔克写给罗斯福的备忘录仍然强调拖延时间为备战争取时间的观点,并且进一步说明:“可观的陆海军增援部队已开到菲律宾,但仍没有达到所希望具有的力量,增援过程还在继续。21000人的陆军预定在1941年12月8日出发,他们的目的地是菲律宾,时间越往后拖对我们越有利。”
  野村大使早就预料到美国方面不会接受日本的《乙案》。他认为目前能从根本上改变局面的只有天皇和罗斯福总统两人,只有这两个人就旨在维持太平洋和平的日美两国合作问题上互通电报才是缓和两国紧张局面的唯一途径。于是他于11月26日致电东乡外相:“我认为目前打开局面的唯一办法就是由总统就旨在维持太平洋和平的日美两国合作问题亲自致电天皇,并望天皇陛下亲自复电,由此改变一下两国间的紧张空气。”

  日期:2016-04-04 19:47:57
  (正文)
  外交本质上是需要耐心的,东京给两位“三郎”规定的最后期限让野村和来栖的工作变得更加困难,他们只能在焦急中等待。11月26日下午16:45,野村和来栖应赫尔的要求来到了国务院。赫尔一开口便对他们说:“遗憾的是,对于日本方面于11月20日提交的《乙案》,我们经过慎重研究后实难同意。”赫尔还耐心地对美国不能同意的原因进行了解释:
  一、让美国停止对蒋介石的援助,就等同于停止对英国的援助,这是坚决抵抗德国武力侵略的美国绝对不能答应的条件。只要日本仍然同希特勒结盟和坚持在东亚推行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圈,美国就绝不会停止援助中国。

  二、日本军队从法属印度支那南部撤退到北部,这些部队可以用来“在其他地区再进行同样令人讨厌的活动”,照样可以把以美国为首的其他国家的兵力牵制在西南太平洋地区,对美国来说毫无意义。
  三、日本开出的条件丝毫不能证明其希望和平的诚意。
  四、无论是日本希望得到不管是美国还是荷属东印度的石油供给,美国都要等待英、中、荷等国对诸多问题的回复,这是非常复杂的问题。日本如此一味地催促美国给予答复,让美国产生了被胁迫的感觉,心里非常不爽。
  不等两人辩解,赫尔立即向两位大使面交了之前征得罗斯福同意的美国的正式答复,这就是著名的《赫尔备忘录》,其要点是:
  一、从中国和法属印度支那撤走一切军队;
  二、放弃在中国的一切特权;
  三、脱离《三国同盟条约》;
  四、不承认重庆以外的其他政权,包括汪精卫政权和伪满洲国。
  野村愣得一句话说不出来。来栖问道,这是不是就算美国对《乙案》的答复?赫尔说“是的”。他还指出日本接受以上方案后在经济上所能得到的好处,比如资产解冻和重新签订贸易协定等。赫尔说,“对于日本的建议,我们目前所能做到的只能如此”。赫尔采取了一个达不到全部目的就什么也不要的态度,一下子把对手逼入死胡同。日本已经没有机会挽回面子,除了发动战争之外别无出路。赫尔后来也承认:“我们从未指望日本会接受这些提议。”

  来栖认为,如果美国认为日本“会向蒋介石脱帽致敬并向他道歉”,那就不可能取得什么协议。他希望对能对《备忘录》再次加以讨论。
  “我们只能做到这些,”赫尔说,“美国公众舆论是如此激烈,如果我同意把石油自由输往日本,我会被愤怒的民众活活打死的”。
  看到两位大使半天再说不出一句话,赫尔进一步说明:这一建议只不过是把从谈判开始以来美国一直含蓄没有明白讲出的态度在这时清楚地表明了而已,提出的这些条件是不能变更的。等于告诉两位大使,美国要求日本必须作出抉择,要么公开放弃它几年来在远东作战中所获得的一切利益,要么听任在经济上慢慢被扼杀。赫尔暗示,日本的窘境是从1931年9月以来一直不断对外侵略的结果,只能是自作自受。野村和来栖好像一下子从炎夏掉进了冰窟,他们都知道东京会把这个建议看成是挑衅和侮辱。

  在赫尔发出照会后的第二天上午,陆军部长史汀生打电话给赫尔,他也知道赫尔好像在搞一个与日本妥协的暂行草案,史汀生问草案是否已发给日本了。赫尔如释重负地告诉史汀生:“整个事情告吹了。我洗手不干了,现在要瞧你和诺克斯的了。”
  赫尔的答复传到东京的时间是11月27日上午。电报被立即送进皇宫,那里正在召开联络会议。电报送到时刚好休会大家都在吃午饭。东条首相阴着脸朗读了电报的全部内容。周围一片死一般的趁机,良久不知谁说了一句:“这是一份最后通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