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21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赫尔假装很认真地看了几遍文件后告诉野村,他需要一些时间来研究和考虑。11月10日野村见到了罗斯福,罗斯福对之前野村提交的《甲案》闭口不谈,但却用权宜之计来形容两国想要取得的成果。罗斯福说,贵大使、赫尔和我本人“在讨论两国关系及其他太平洋国家的关系上才花了仅仅六个月”,保持耐心总是必要的。换句话就是“别急,好事多磨”。关键是国内撵着屁股催,野村磨不起呀!

  11月14日野村电告东乡外相,日本政府应当“耐心地等待一两个月以认清世界形势”,政府明智的做法是不要轻举妄动,姑且等待,以观望欧洲战争形势的演变。东乡在11月16日在复电中说,野村的建议是完全不可取的,结束日美谈判的原定限期不得改变。他命令野村要催促美国从速解决,不要“让美国转移我们的议题把谈判无休止地拖延下去”。东乡当然理解野村的心情,但是身在华盛顿的野村绝对理解不了东乡所处的尴尬处境,他的身后站的是军部。

  11月15日野村再次找到赫尔催促尽快答复,并询问现在两国之间的会谈是否可以看做是正式的。赫尔回答,“不能算是”,因为“只有和英国、中国和荷兰商量后才能将之后的过程叫做正式谈判”。赫尔反问道,如果别的国家从报纸上读到美国不和他们商量就与日本就牵涉到这些国家的问题上就行谈判,那怎么能向老朋友交代呢?似乎感觉话说的有点重了,赫尔马上鼓励野村,只要日本在非歧视性贸易政策和三国同盟上展现出和平意图,“我们就能像亲兄弟一样坐下来解决日本在中国的驻军问题”。政治家的智慧不能不佩服呀!

  就在15日这天,东京外务省向日本驻美国、墨西哥、巴西、阿根廷、瑞士、土耳其、曼谷的大使馆拍出电报,通知它们在万一发生紧急事态的情况下销毁密码机的顺序和详细方法。这份电报美国一直到11月25日才破译,美国方面从中领悟了日本直言不讳的暗示:“万一的事态——战争不久即将发生”。
  11月16日夜晚,带着陆军诅咒的来栖三郎特使安全抵达华盛顿。来栖的来到被看做是美日和谈的重大转机,美国媒体甚至这样形容道,“他的到来好像是一线阳光刺破乌云,照亮了太平洋的海面”。
  身心交瘁的野村的确是一个人在战斗。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来栖兄弟,两个“三郎”在一起总算有个伴儿。——他们将共同完成最后绝望的14天外交。
  日期:2016-04-01 22:40:50
  (正文)

  说实话你还不能不佩服咱蒋委员长,对于已经持续半年多的美日和谈前景蒋介石早就有了清晰的判断。他在9月12日的日记中写道:“惟余穷究此事所得之结论,美倭绝无妥协之可能”,“美国要求于倭者,第一退出三国同盟,第二退出越南,第三退出中国”,“倭对以上三个退出之要求,其中任何一个皆不可能允诺也”。蒋介石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故余可以断定——美倭之谈判绝无结果也。最多乃为彼此间虚与委蛇,拖延若干时日而已”。

  11月17日,来栖特使和野村大使在白宫拜会了罗斯福总统和赫尔国务卿。55岁的来栖看起来气质儒雅,有些灰白的头发整齐地梳到脑后,带着金丝边眼镜,对任何人都面带微笑彬彬有礼。来栖告诉罗斯福,他的到来不是为了施加压力,而是日本方面为了寻求共识所作出的更多努力。罗斯福对来栖的到来表示出似乎不弱于野村的热情。大人物说话总是一语双关,他对来栖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友人之间不会说永别。”

  但赫尔却不这样看。他第一眼看见来栖就得出此人不可靠的结论。“无论是他的外表,还是他的态度,都不能得到对方的信任和尊敬”。——看来一见钟情和一见绝情都经常发生。赫尔认为来栖唯一的优点就是英语很好,“因为他娶了美籍秘书为妻”。在1948年赫尔表示,“他没有带来什么新东西,我一开始就认为来栖是个十足的骗子”。
  除了中国问题,罗斯福关心的第二个问题就是《三国同盟》。来栖表示,日本很难脱离这一同盟,至少不能做出公开正式的表态。不过美国和日本之间可以签订一个新和约,新和约的光辉将掩盖《三国同盟》,使之成为一纸空文。一把手的罗斯福注定要唱红脸,肯定不会轻易表态。一边的赫尔要唱黑脸,当即对来栖的提议表示反对。他认为来栖的话只不过是“企图为三国条约辩解的华丽词藻”而已。

  11月18日,赫尔、来栖和野村三人进行了长达三个小时的会谈。当赫尔提出对《三国同盟》的疑问时,来栖反复强调天皇之所以派他来就是为了表示和平的诚意,同时指出日本可以自主地解释《三国同盟条约》,美国只要不极端扩大自卫权的话,日本绝对不会做出有损美国的事情。赫尔表示,他不理解日本为何如此执着于履行与希特勒的协议,要知道在遵守朋友协定方面德国人并没有树立好榜样。赫尔在暗示德国之前多次对日本隐瞒他们的企图。赫尔说,“只要日本还是德国的盟友,我不知道怎么能与日本达成令人满意的协议,美国公众舆论也会继续反对同日本妥协”。来栖只能重申,新达成的协议将优先于《三国同盟》,他请求赫尔理解,“大船不能立即掉头,只能慢慢、一点点地转动”。

  眼看双方又要陷入僵局,一边的野村打出了最后一张黑桃A。“能否日本从法属印度支那南部撤军,两国恢复到7月之前的状态?”对于野村的新提议赫尔似乎有点心动,情况似乎有了一丝转机。
  野村马上把这一转机电告东京。之后的两天里情况似乎有所好转。11月19日上午,民间和平大使沃尔什神父到使馆看望来栖,他可能通过邮政部长沃克得到了一些内幕消息。他向来栖表示祝贺,因为美国很可能接受野村提出的新建议。
  但11月20日东乡的来电却充满了愤怒,他指责野村在没有接到美国对《甲案》的答复之前就贸然抛出了《乙案》的部分内容,这是不可饶恕的错误。东乡认为野村给美国承诺的东西太多了。
  当天野村根据东乡外相的训令向赫尔提交了《乙案》。赫尔不仅早已知道了该方案的内容,而且还从东京11月19日的电报中获悉日本政府将这个方案视为“最后方案”,电文中说,“如果美国不接受这一方案,谈判就只有破裂”。
  对于日本提交的《乙案》赫尔在心中暗暗咒骂:“这简直是一份无耻的备忘录,荒谬到没有一个美国官员会接受的程度!”从法属印度支那南方撤至北方的军队能在“一、两天内”开回南方,日本提出的建议“毫无意义”。然而为了避免日本人以此为借口退出谈判,赫尔压住心中的厌恶和不满对来栖和野村说:“美国将以同情的态度研究这份备忘录。”赫尔事后回忆起11月22日野村和来栖拜会他的情景时说:“看到这两位外交官笑容满面、态度谦恭、表面上十分亲热的样子,就觉得他们的戏演的是太好了。”老酒认为赫尔的戏演得也不错,能把戏联袂演好的双方必须是势均力敌。

  11月22日东乡在发给两位大使的电报中说:“希竭力贯彻既定方针,全力以赴实现我方所希望的解决办法。我们所以要求在25日以前解决日美关系问题,有着种种你们猜测不到的理由。但假如能够在这三、四天内结束谈判,必须于29日签字(再强调一次是29日)。这个期限绝对不能再变更。过了这个期限,事态就会自行爆发。希你们了解这一点后能作出比以往更大的努力,以上情况只限于两位大使知道。”

  第三天也就是11月24日,美国方面又破译了东京当日拍发给野村的一份电报,该电强调:“11月29日这一期限以东京时间为准”。看到这一消息的赫尔第一感觉就是,“这是悬挂在我们头顶上的达摩克里斯剑,而且是附有定时装置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