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888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眼前的一幕让他终生难忘,就在广场正中靠近出站口这边,一个全身冒着火苗的男子在地上翻滚挣扎,嘴里哀嚎惨叫,身上升腾着股股黑烟,浓烈的汽油味与烧肉味飘散在空中,不用使劲呼吸也能闻得清清楚楚。而就在这个燃烧的男子身边,方圆十来平米的范围内,空无一人,而出了这个范围,则围着一圈看热闹的人群,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这一幕,脸上或惊骇或肉疼或不可思议,却没有一个人上前营救。最令人不敢想象的是,有两三个丨警丨察样人就围在人群里面,看着这一幕,指指点点的,却一动不动,没有半点上前营救的意思。

  李睿只看得气血涌动、义愤填膺,想也不想就冲过去,大声叫骂:“就他妈知道看热闹,没一个上去救人吗?”
  人群外围有几个人看了他两眼,却也没人理会他。
  李睿气得咬牙切齿,往上一冲,用力推挤人群,硬生生从水泄不通的人群里挤了条通道进去,离这个正在燃烧的男子近了,已经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火焰散发出来的灼热,更是闻嗅到那股令人呕吐的烧焦皮肉的味道,也来不及多想,把公文包往地下一扔,边往他身前跑边脱下夹克,两步已经冲到此人身前,抡起夹克来挥打他身上的火苗,眼见火苗势小,就展开夹克往下压去,正好包裹住熊熊的火焰,再用手隔着夹克用力拍打,打了一阵将夹克提起来看看,火苗还有,继续重复之前动作,如是几次,终于将此人身上火苗全部扑灭,自己却也激出了一身热汗。

  此时定睛看向这个男子,发现他已经不动了,面部肌肉扭曲虬结,表情痛苦万状,如果有人想看看活鬼是什么样子的话,那么过来看看这个人就能有深刻的体会了。一头短发已经烧成了灰炭,烧得头皮鲜血淋漓而又焦黑可怕,身上衣服基本全部烧成了灰烬,与红黑色冒着血水的皮肤混在一起,简直是惨不忍睹。这样的惨景,相信谁看到后也不会想看第二眼,说不定晚上还要做噩梦。
  李睿看得皱起眉头,脸上情不自禁就现出肉疼的表情,忍着强烈的不适感继续打量他,也不知道他是烧死了还是晕过去了,试着推推他,没有反应,又把手指伸到他鼻子底下,似乎感受到微弱的灼热气息,人还活着,这就比什么都好,自己没有白白出手,更没有白毁掉一件价值数千的名牌夹克。
  他腾地站起身,目光鄙夷的扫视着围观的群众们,最后盯在那几个看热闹的丨警丨察脸上,手却已经从裤兜里摸出手机,很快给急救中心拨去了电话。
  眼看没什么热闹可看了,围观的人们哗啦啦走了一多半,那几个丨警丨察没动地方,还在原地站着,望着李睿打电话。
  忽然有个婀娜的身影迈步走向李睿,但是走得很慢。
  李睿打完电话后,余光注意到这个人的接近,侧头望过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就愣住了,这人赫然是昨晚上刚刚认识的张慧的老同学陈晨,只见她脸色苍白,眉宇间锁有浓重的疲惫,表情凝重,一步步缓缓的走过来,就像误入雷区一般,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陈晨走到他身边,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地上那个“烧糊”的男子,俏脸划过一丝痛色,秀眉也蹙到了一处,很快转移视线,挪到李睿脸上,小声问道:“他……他死了吗?”李睿很厌恶刚才那些围观看热闹的人们,也明知这丫头刚才也在人群当中,却很奇怪对她产生不了半点厌恶之意,摇头道:“暂时没有,不过伤得太重了,不知道能不能撑下去,我已经打急救电话了,希望救护车赶紧来。”陈晨目光掠过他那件已经被烧伤男子玷污的夹克,忽然发现他这件夹克的牌子有些眼熟,仔细看了两眼,匪夷所思的看向他,奇道:“你干吗要救他啊?”

  “干吗?”,李睿冷笑一声,道:“不干吗!”
  陈晨蹙眉道:“不干吗那你干吗救他?”李睿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反问道:“你觉得我不该救他?”陈晨道:“那么多人望着呢,都在看热闹,谁也没动,你挺身而出干什么?”李睿觉得她的话很有道理,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默然无语,半响叹道:“我只希望以后我出了什么事的话,也有人来守望相助。”陈晨叫道:“你真是……”李睿问道:“我真是什么?”陈晨摇摇头,疑惑的盯着他,道:“没法说你,不知道该说你活雷锋,还是该说你冒傻气。”李睿道:“那就别说。”陈晨听他这话隐隐然有跟自己作对的意味,秀眉一挑,道:“你这样干很傻你知道吗?”

  李睿也不生气,随口问道:“怎么傻了?”陈晨指指那个男子,道:“他爱**就**,关你什么事了?你这样冲上来就救他,万一他死了,他家属赖在你身上怎么办?就算没死,烧成重伤,也一样赖到你头上,你上哪说理去?这些事你都没想明白就过来救他,你不是傻是什么?哼,你这件夹克是是阿玛尼的吧,多少钱买的?怎么也得小一万甚至过万吧?就为了给他灭火,就弄成这样了,你以后还想穿?为了个不相干的人把名牌夹克毁了,你真可以啊。”

  李睿表情肃穆的看了她一会儿,没说什么,瞥眼看向那几个丨警丨察,就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也叫人民丨警丨察吗,碰到有人**竟然不闻不问,就在一边看热闹、袖手旁观,不要说对不起他们大檐帽上那枚庄严的国徽,试问一句,他们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有心冲他们发作一通,可是想到这几个丨警丨察可能是车站派出所的,而车站派出所是铁路局下辖的机构,市里边包括公丨安丨局与市委政府根本无权管理,自己又如何发作得了他们?只能狠狠瞪着他们表示愤慨了。

  陈晨见他不理自己,那副态度完全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模样,暗暗有气,哼了一声,道:“喂,我话说得还不够明白吗?”李睿目光回到她俏丽的脸上,说:“明白了。”陈晨道:“明白还不赶紧走?还等什么呢?”李睿奇道:“走?去哪?”陈晨怒道:“你傻呀?你该去哪就去哪,反正不能留在这。过会儿人家家属过来了,肯定先讹住你。”听她一口一个“你傻”,李睿也是有些恼怒,可是想到她这也是为自己好,也就不好跟她发脾气了,淡淡地说:“我谢谢你的好意,可是现在我还不能走。”

  陈晨惊奇得瞪大了美眸,问道:“为什么还不能走?有人不让你走吗?”李睿摇头笑道:“当然没有,我得看着这人上了救护车再走啊。”陈晨表情古怪的看了他好一阵,道:“算我缺心眼,跟你费这么半天话。行吧,你爱走不走,反正我是要走了,好自为之吧。”李睿叫道:“你先别走。”陈晨正待转身,闻言脸色一变,斜眼觑着他道:“干吗呀?你不想走还不让我走啊?”李睿道:“当然不是,我就是想问问你,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晨没好气的说:“我怎么知道?正好下班,听说有人在这儿**呢,就凑过来看看热闹呗。至于他为什么想不开了寻死,我是一点不知情。”李睿说:“那几个丨警丨察能知道吗?”陈晨道:“我哪知道啊,你自己问去。我值一宿班,都困死了,得赶紧回家睡觉去。”李睿道:“好,那你走吧,回家路上注意安全。”陈晨撇撇嘴,转身走了。
  陈晨这一走,那几个丨警丨察却也凑了过来,围着这人事不知的烧伤男子打量,低声讨论着什么。
  李睿看着他们那悠闲惬意的神情,实在气不过,忍不住说道:“丨警丨察同志,刚才这人**,你们就眼睁睁瞧着也不上来救他?有你们这么当丨警丨察的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