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21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是,那个,这个事咱待会再说,那个刘主任,晚上嫂子就住你家了,我待会去你家吃饭,你带着嫂子先回去吧”  。丁二狗赶紧截断了封明涛的话,这事只有少数人知道,这要是让谢赫洋知道了,那么仲华肯定也会知道,国家工作人员是不允许经商做买卖的,可是他的话还是说完了,谢赫洋是什么人,哪能听不出来封明涛的话里有话,但是没有点破,将车钥匙扔给了丁二狗之后就背着包和刘香梨一块走了。

  但是丁二狗晚上并没有去刘香梨家吃饭,被封明涛和杨曦两人留住了,一直唠叨到晚上十一点多,丁二狗回到村委会的屋里,又过了一个多小时,等对面的屋里灯灭了很久,这才开开门向刘香梨家走去,刚才出去上厕所的时候,已经给刘香梨发了短信,让她等着自己。
  夜已经深了,丁二狗站在刘香梨家门口,学着猫叫了几声,就听见刘香梨出了房门,来到大门前,“谁?”
  “是我啊,开门”。丁二狗声音低沉的说道。
  只听见大门无声的打开了,俩个人慢慢向房间走去,“她睡了吧?”丁二狗小声问道,他知道,这个时候到刘香梨家里来是有风险的,别的不怕,弄不好就会被谢赫洋发现,自己倒是没什么的,但是这对刘香梨影响不好,可是自己和刘香梨分开好长时间了,白天看到刘香梨热切的目光,他就知道,如果自己不来,她肯定会很失望的,丁二狗最大的缺点就是看不得女人难受。
  “早就睡了,不过有件事……”刘香梨想将谢赫洋晚上说的事给自己这个小郎君说说。

  “回屋说”。丁二狗不想在院子里搞出什么动静被谢赫洋听见,于是拉着刘香梨回了东屋,而谢赫洋就住在堂屋,也就是这里的北屋。
  可是丁二狗和刘香梨都不知道,谢赫洋有个毛病,就是换一个新地方,晚上就睡不死,昨天晚上就没有睡好,今天又换了个地方,还是睡不沉,正在朦朦胧胧间,听到院子里有脚步声,而且出去的时候是一个,回来的时候成了两个了,而东屋刘香梨屋里的灯也亮了。
  他悄悄起身,正看见两个黑影从大门往院子里来,但是由于天黑,看不见是谁,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一个是刘香梨,而另外一个则是一个男人,看到这里,她的内心不禁一阵鄙视,这山村的风气也太差了,作为一个村主任,又是单身,如果两情相悦,结婚就是了,何必这样偷偷摸摸的,很明显,男人必然是一个有妇之夫。 
  从门缝里看到的这一幕,让谢赫洋对刘香梨的行为颇为不耻,但是这是人家的事,自己一个外人也管不着啊,于是躺回床上想继续睡觉。
  但是听到的一句话使她有了一探究竟的想法。
  “你的手没事吧,白天都在我也没问你,到底怎么回事啊,是不是在山上出什么事了?”刘香梨关切的问道。

  “没事了,谢姐已经给我上了药了,还别说,那药挺管用的,现在都不疼了,估计明天就可以把绷带解开了,嘿嘿,只是今晚不方便揉馒头了,快点帮我脱衣服,这段时间憋死我了”。丁二狗一脸银笑的看着刘香梨,让刘香梨感觉自己快要融化了。
  这不是丁长生吗?声音听着怎么这么像,可是,丁长生比刘香梨小那么多呢,怎么会呢,两人的对话让躲在门后的谢赫洋大吃一惊,这两人怎么会扯到一块去呢。
  强烈的好奇心使她想出去看一看到底这个半夜来的男人是谁,很明显,这个男人是怕她看见,所以选择这么晚才来,难道真是丁长生,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的手里可是又多了一个把柄。
  刘香梨家和其他人家一样,厨房分里外间,外间是厨房灶台,但是里间却是土炕,外面做饭的余热通过火炕再通到屋外,这样晚上在土炕上睡觉的时候,就像是铺了一层电热毯似的,很暖和

  此刻丁二狗被刘香梨解开了棉袄的拉链,就像是一个蛤蟆一样,仰面躺在土炕上,而刘香梨则将丁二狗的鞋脱掉,又脱掉袜子,端来一盆热水,开始给丁二狗洗脚,跑了一天的路,特别是穿着皮鞋爬山,丁二狗的这双脚还真是有点麻木了,经历热水一烫,别提多舒服了。
  刘香梨这边用水帮丁二狗洗着脚,而谢赫洋也在用水和门较劲呢,因为农村的门大都是木门,而门栓由于年久失修,又缺了油,所以开关起来就会发出吱拗声,白天还好说,这种声音不太明显,可是要是在夜里,就特别的刺耳,而刚才谢赫洋小心翼翼的开了一点,门就开始出声了,吓得她赶紧停止了一切动作。
  可是不出去看看心里又难受的要命,所以她灵机一动,就拿出自己的水杯,将水倒在了门栓上,这样门就不响了,这一招是在电视上学的,不过人家用的是尿,她用的是水。
  “唉,要是一辈子这样就好了,可惜我是没这命啊,整天东跑西颠的”。丁二狗由衷的发出这样的感叹,也难怪,用热水泡完脚,刘香梨又将他的脚抱在怀里,用劲在脚底板上做着按摩,一般人哪能享受到梨园村村委会主任这样的服务,所以丁二狗感觉很知足。
  “男人的脚很重要,你要多泡脚,不过,我可警告你,不要去足疗店那地方去洗,那地方可不干净,你要是去了,就不要回来找我,我可不想惹一身病”。刘香梨半是认真半是开玩笑的说道。
  “哪能呢,有你这样的女人我还会去找谁啊”。说着丁二狗坐起身,拉住刘香梨的手臂,就将她拽上了炕,一转身,就将她压在了自己身下。
  “哎呀,你待会,洗脚水还没有倒呢”。
  “倒什么倒呀,明天再说,我现在就等不了啦,快点,我的手不好使,帮帮我”。
  谢赫洋终于小心翼翼的将门开到了足以让她出去的宽度,再也不敢继续打开了,于是侧身出了门,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山里的夜晚还是很冷的,慢慢挪到窗户底下,她的运气不错,帘子只拉了四分之三,还有好一块没有拉上,其实这已经不错了,整个炕上的情况一览无余。

  此时在刘香梨的帮助下丁二狗已经脱得精光,而刘香梨也是一样,两个人早已是坦诚相待,可是这仅仅是开始  。
  丁二狗提着坚硬的钢枪如饿狼扑食般压向刘香梨的身躯,在他进入她的一瞬间瞬间,“啊……”刘香梨发出了由衷的轻叹。
  刘香梨在李伟杰的攻击下,频频吟声,看着她脸上散落的头发,更刺激了他的脑神经。丁二狗把刘香梨的臀部稍微抬起,把她的双腿往胸前压,使得他的狗东西能更加深入她的身体,更加容易的刺激她的感官神经。
  可是过了一会,他突然撤出,用手示意刘香梨换个姿势,而刘香梨好像是和他配合已久,十分清楚他的要求,顺从的将身体反过来,变成跪姿跪倒丁二狗的前面。

  这对刚刚回过神来的谢赫洋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打击她的不仅仅是见到真是丁长生时的惊讶,还有在刘香梨翻身时她见到的丁二狗裆间挺立的那根朔天长鞭,那是她第一次见到如此巨大的男人的东西,以前也见过,可是那都是在岛国拍摄的小片里见得,这个东西和仲华的绝对不是一个档次,这小子有驴的潜质。
  丁二狗要的就是这种情景,要的就是这样的姿势,面前高高向后撅着屁股的女人身上衣无寸缕,等着男人从后面进入她的身体。
  这种感觉,是人类原始的动物冲动,是一种占有的玉望,丁二狗调整了呼吸,提枪上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