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21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二狗将这次得救完全归结于自己习练太极十三式的结果,要不然自己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伸手,看来一浊道士也不是一无是处,改天还得好好和一浊道士再探讨一下人生。
  “没,没事了,吓死我了,嫂子,你没受伤吧?”
  “你,你先放开我,放开我”。  谢赫洋挣扎了一下,只是没敢大动,生怕自己再掉下去,这样的事不是没有,在自己的登上生涯中好几次都是这样,不过这样被人抱着倒是第一次,以前那几次都是绳子救了自己,但是这一次却是人绳”  。

  丁二狗这才意识到不对,因为虽然穿着衣服,可是谢赫洋穿的是冲锋衣,这种衣服的特点就是薄,但是柔软、保暖,所以此刻谢赫洋的纤腰正北丁二狗抱在手里,于是顾不上细细品味,赶紧松开了。
  “嫂子,对不起,这事都怪我,我真不是故意的”。丁二狗一脚蹬着那棵小树,一边赶紧承认错误。
  “你有什么错,算了,我没事,这样的事常有,哎呀,你的手磨破了,我看看要不要紧”。谢赫洋看见丁二狗的手被锋利的石头磨得出了血,有些地方连皮都没有了,反倒是自己,穿的戴的都是专业登山设备,刚才还带着真皮手套,所以除了衣服脏点之外,其他真的没有受什么伤。
  “没事,小意思”。丁二狗强装到。
  “装什么装,走,下山,我带着药和绷带呢,到时候我帮你绑扎一下”。
  虽然很疼,但是丁二狗咬牙挺住了,因为当酒精杀菌时,那个滋味的确是很疼,伤的地方又是手,简直是十指连心啊,可是当着谢赫洋的面,他不想表现的不像个男人。
  “疼吧,疼就叫出来,我不会笑话你的”。谢赫洋看着丁二狗忍得难受,于是开玩笑道。

  “真的?”
  “当然,我知道很疼的……”
  “啊……疼死我了,啊……”谢赫洋话还没有说完,丁二狗就像是狼嚎一样叫了起来。
  “哎哎哎,有那么疼吗?鬼哭狼嚎的,吓死个人”。谢赫洋一手拿着酒精,一手拿着云南白药,准备待会给丁二狗涂上。
  看着最后一圈白色的绷带缠上,又打了一个结,“好了,最多两天就没事了,只是伤了点皮而已,我救了你,你是不是该报答我?”谢赫洋玩味的看着丁二狗说道。
  “什么,意思,你救了我?”丁二狗不明白为什么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刚才是谁救得谁啊,这还有没有天理啊 。
  “对啊,要不然我不帮你包扎的话,你说不定会得破伤风呢,知不知道?得破伤风会死人的懂不懂?”
  “可是,好吧,嫂子,是你救了我”。
  “那我的条件就是我今天说的那件事,可以帮我吧,而且我要是把今天的事告诉仲华,你想他会怎么想?”谢赫洋笑面如花,可是在丁二狗看来,这个女人也太会钻空子了,这是非得让自己上她的贼船了。
  “嫂子,我和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你干么非得强迫我做呢,再说了,仲县长那是绝对的正人君子,绝对没有你说的那种情况的,我觉得夫妻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这事要是仲县长知道了,肯定会影响你们夫妻感情的,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吧”。
  “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你就当帮帮我,好不好”。谢赫洋说道最后,居然罕见的放低了姿态。

  回程的路上,是谢赫洋在开车,丁二狗的手比较疼,根本没办法握紧方向盘。
  “你们这里有没有饭店,总在刘主任家吃饭也不是个事啊”。
  “嫂子,你什么意思,我们今天不回海阳县城啊?”
  “回去干么,还没有呆在这里好呢,再说了,不是你说的让我在这里考察考察有没有什么好的投资项目吗?”
  “可是,我回去还有事呢”。
  “那你回去好了,我在这里住几天,回去也没意思,回去告诉仲华,我在这里住几天,你给我找个吃住的地方吧”。
  “那你就住在刘主任家吧,她家里只有她自己,方便”。

  “没有个旅馆饭店之类的吗?”
  “嫂子,这是村里,哪有那玩意,要不我们回镇上,镇上有,怎么样?”
  “不去,还是住村里吧”。谢赫洋很无奈,虽然她没有洁癖,但是除了旅店之外,她还从来没有在陌生人家住过呢。 
  将车停在村委会旁边之后,谢赫洋下了车刚站在大门口,这个时候刘香梨听见动静赶紧出来了,但是一看到丁二狗手上缠着绷带,立刻被吓了一跳。
  “怎么了这是?出什么事了?”刘香梨的关切之意显而易见,但是并没有引起她的注意,她的注意力都在村委会眼前的路上,这条路通到梨园村之后,现在向前延伸,就是通往山里的路,要是这条路修通之后,这个村委会将是一号公路路边的一个好地方。
  “没事,就是从山上滚下来,刮破点皮,嫂子都帮我包扎好了,没事了”  。丁二狗轻描淡写的说道,朝谢赫洋身上使了个眼色,意思就是现在不是说这事的时候。
  谢赫洋是一个商人,而且是一个精明的商人,虽然丁二狗说的有道理,自己老公负责这个项目,如果自己参与进去,虽然可以以别人的名义干,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所以还是小心谨慎为好,不要为了点钱而耽误了仲华的前程。
  但是不参与项目建设,并不代表不能赚钱,就在刚才和丁二狗说找个地方吃饭和住宿的时候,一个大胆的想法就出现在她脑海里,这里离最近的镇,也就是临山镇也有好几十里地,而且路又不好走,这些施工单位和建设指挥部,人吃马喂的,这得花多少钱,一个亿的项目,怎么着花在吃上的也得一百万吧,兴许会更多,现在就是这样,吃点喝点没问题,但是不能往自己兜里揣,所以哪个国家的工程花在吃上的钱能少了?

  村委会旁边就有一大块地,而且和村委会一样,就在路边上,这要是建个酒店,等十五之后一开工,那还不是顾客盈门啊。
  所以想到这里,她更不能回去了,这事必须得办,而且办好了能赚不少钱,可是,要是办不好,也花不了几个钱,不过呢,这事得找个梨园村的合伙人,这样才能免去不必要的麻烦,而且土地的问题也好解决。
  “刘主任,我今晚不走了,和你做个伴吧,小丁,你要是想走的话就走,不走也住下吧”。
  “不是,嫂子,你这,我和仲县长不好交代啊,我……”。
  “丁主任,丁主任,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通知我一声,你回来太好了,我正说这两天去县城找你呢,你来了我就不用去了”。丁二狗话还没有说完,封明涛和杨博士从蓝莓基地回来了,看得出封明涛真是下了功夫了,整个人比年前又黑了,也瘦了。
  “老封,杨博士,你们都没有回家过年啊?”丁二狗一看,得,今天是回不去了。
  “咳,别说回去过年了,我这自从签下这片地,就没有离开过,这不现在已经开春了,蓝莓种植马上就要开始,我这几百万不能白白扔在这里啊,一刻也不敢离开啊,待会去基地看看吧,你这老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