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62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往常这个时候,这些领导班子成员之间会彼此寒暄,分一分烟、讲一讲笑话,但今天的气氛却非常诡异,喝水的喝水,看报的看报,有人专心致志地在自己面前的记事本上画着“飞禽走兽”,甚至有人拿出指甲刀,来回修理着原本早就光滑清爽的指甲。做什么的都有,但是彼此之间绝对没有任何眼神接触,更没有交头接耳。
  秦书凯坐在那里喝茶,心里把眼前的情势看的准准的,自己这位新的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兼公务员管理科办公室主任一到任,单位的一些格局势必要重新进行一次改写,到底以后的格局会怎样,大家的心里都没底,在这种情况下,谨言慎行是必须要做到的。
  在如今的官场上,改换门庭几乎是家常便饭,也是官员们的必修课,如果不能够做到顺应形势,那就只能面对靠边站的结局了,只是这位新来的秦书凯值不值得自己投靠,那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而今天的党组会议会,就是每一个领导班子成员一次近距离观察的好机会,在没有弄清楚秦书凯的火力之前,谁都不想主动暴露自己的底牌。
  单天阳看着眼前的情形,心中一阵冷笑,心道这帮老泥鳅,简直是滑不留手。他拿起面前的一包烟,在桌上磕了一下,然后抽出一支递向秦书凯,笑道:“秦主任,来抽支烟吧,提提神,没有两三个小时,会议可是开不完的!”
  会议室里的安静气氛就被打破了,大家虽然还在那里做着自己的事,但心思已经全都集中了过来。

  秦书凯晃了晃手里的茶杯,道:“我喝茶就行了!”
  大家的神情就稍微有点变化,看来新来的秦书凯非常强势啊,在这种情况下,换作其他人,就是真的不吸烟,也会把单天阳的烟接过来,哪怕顺手又放在一旁,表明一个态度。
  秦书凯却直接选择了拒绝,这就是在警告单天阳,你就是我的一位副手,要安分,要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要胡作非为。大家手里的动作全都停了下来,现在秦书凯已经出题了,就看单天阳要如何来回答了。
  单天阳手里的烟举了足足有十秒钟,然后爽声一笑,道:“不吸烟好,不吸烟对身体好啊。不过我这几十年的老烟瘾了,一时半会也难以戒掉,平时开会,还全靠它醒脑提神呢!”
  说着,单天阳把那支烟往秦书凯面前一放,然后又抽出一根,“啪”一声打着防风火机,点燃之后,靠在椅背里美滋滋地吸了一口,大大的圆圈在前面慢慢的缭绕。
  大家就心道不妙,看来今后公务员管理办公室那边是没有太平日子过了,单天阳这明摆就是要跟秦书凯拧着来,摆明态度就是不合作。
  如果单天阳愿意妥协、愿意安安分分地做秦书凯的副手,那么他的表示就一定是先把烟插回烟盒之内,然后举起茶杯,道:我也喝茶吧!这就是表态要跟自己的上司保持一致,而单天阳的回答,却是选择了吸自己的烟,态度如何,已经不言而明了。
  大家又低下头,看报的看报,喝茶的喝茶,心里请清楚,接下来的党组会议上,怕是要有一场恶仗了。
  张达明姗姗来迟,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之后,眼神虚无缥缈地扫了一眼会场,好像注意到了每一个人,又好像什么也没注意到,随即清了一下嗓子,面容严肃地道:“人到齐了,开会吧!”
  “第一个议题,……”
  “第二个议题,……”

  今天的党组会对于研究的前两个议题,进行得异常顺利。
  大家都想看一看秦书凯的表现,谁知从头到尾,秦书凯都没有发表任何一条意见,会议的主动权牢牢由张达明掌握着。
  这些议题事先桌子底下早已经进行过讨论了,现在又没有人站出来反对,所以很顺利就通过了。
  平时需要三四个小时才能议完的内容,今天不到一个小时,就即将他讨论结束。
  “最后一个议题,是要关于公务员管理办公室拿出一个处理冯志宏的意见,事情的具体过程,相信大家也已经都知道了,这里我就不再重复,该如何处理,大家议一议吧!”
  言简意赅地讲明主题,张达明就拿起自己的杯子,坐在那里专心致志地喝起了水,脸上看不出丝毫的表情。
  “对于违反党纪国法的干冇部该如何处理,党的干部惩处条例上讲得非常清楚!”秦书凯此时把手里的杯子,往桌上重重一磕,直奔主题,斩钉截铁地道:“鉴于冯志宏德的恶劣表现、以及在群众中造成的极坏影响,我建议免去冯志宏的职务,等到纪检组的处理!”
  会议室里的人集体倒吸一口凉气,今天一直都在闷头喝茶的秦书凯,终于是第一次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但这个看法却把大家给吓到了,对于一位干部来讲,免除职务,那是很严重的处理,这是要杀鸡儆猴啊!
  秦书凯这一表态,把排名在秦书凯后面的副局长杜爱珠给难住了,这位女同志能力不怎么,为人处世却又一套,圆滑的不得了,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始终保持不得罪人的态度,在局里是出了名的中间派,谁也不反对,谁也不得罪,看大形势做决定,表态的。

  现在张达明局长的态度不明确,而秦书凯却是态度极其坚决,杜爱珠就不好办了。
  “秦主任说得很对,对于违反党纪国法的干冇部,一定要进行严肃处理!”杜爱珠硬着头皮开了口,先是附和了一下秦书凯的提议,然后话头一转,又道:“处理狠了,容易挫伤同志们的情感;但要是不处理,其他干部又会有样学样。至于这个分寸该如何把握,我觉得还是要靠张局长来拿大主意。”
  说个模糊的,这才是做官的法则。
  单天阳就暗骂了一句老泥鳅,杜爱珠又是老一套,谁也不得罪,谁也不反对,说了跟白说一样,可是这个时候,自己就要把这个杜爱珠拉到自己这一边,于是他咕咚灌下一口水,道:
  “我认为的杜局长的考虑还是很周全的,如何拿捏这个处理的分寸,确实非常重要,毕竟那是关系一个人一辈子的事情。冯志宏这个同志嘛,我是分管领导,还是了解的,总体来讲,主流还是好的,也做出了一些成绩,但是,人无完人,就是工作作风粗暴了一些,焦躁了一点。但我认为这是有改进和提升的空间,哪有不犯错误的干冇部,犯了错误不怕,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杜爱珠的脸一黑,你娘的,你这哪是赞同我的提议,分明是旗帜鲜明地反对秦书凯的提议嘛,这可不是我的本意,别往我身上硬扯,我***可不想和你站在一边,老子是中央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