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29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强笑说:“这一点,我是百分百相信的。对了,上面催得比较急,我可能下个星期就要去北京了,你那边秘书长的事情,我尽量在这个星期内给敲定下来,以免夜长梦多。”
  这本来也是梁健想问的问题。张强这么一提,梁健也不好再问什么了。说完正事,两人又说起了家常。张强问他:“你这个周末有空吗?有空的话,带上项瑾和霓裳,来宁州一起吃个饭吧,正好你也见见以前的那些老朋友。”
  梁健自然不会拒绝,说:“好的。”
  张强果然还是说到做到的。 .星期三的时候,秘书长一职的批文就出来了。批文还没到,梁健先接到了周部长的电话。

  新的秘书长将会在一星期后到任。而至于常建,则是去了人大,人大那边一直有一个副主任的位置空着。
  从级别上说,常建原本秘书长的身份是副市厅级,人大的副主任也是副市厅级,两者相当。但从权利上说,这两者就相差比较大。以常建这么个年纪,到了人大副主任的位置上,基本上已经算是判了‘死刑’了。梁健虽然有些心理准备,但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有些意外,同时,心里也生出了一些担忧。不知道,常建能否接受。
  梁健想了想,打电话将常建叫了进来。
  两人在沙发上做了下来,梁健犹豫了一下,说:“上面对你的决定已经下来了。”常建霍地抬起头,盯着梁健。梁健想,总是要说的。便开口道:“人大的副主任位置。”
  常建的脸色一下子黯淡了下去。他看着梁建,呵呵笑了起来。那笑声,笑得梁健有些毛骨悚然。
  梁健在心底叹了一声,开口劝道:“我确实已经尽力了。人大副主任的位置也不差,努力一下,升为主任,也不是问题。”
  常建没说话,突然霍地一下站了起来,转身就往外走。梁健被惊了一下,看着他三步就走到了门外,然后砰地一声重响,带上了门。

  梁健回过神后,立马就走过去,打开了门。正好看到常建走进自己办公室,然后同样砰地一声将门给关上了。梁健也是没想到,这常建会忽然这么大反应。虽然说人大副主任这个位置确实有些边缘了。但常建这么点年纪了,工作上又出了问题,级别还能维持住,其实已经不容易。梁健觉得自己确实是已经尽了力,上面也是给他留了情的。可是,人家常建根本不买他这个情分。梁健心里也不免有些不悦起来。

  但常建之前就有过一段不正常的表现,梁健不由有些担心,这一次常建会变本加厉。正巧这时,沈连清听到动静走出办公室,看到梁建在外面,便问:“书记,怎么了?”
  梁健说:“没什么。你今天多注意点常建,如果有什么异常,立马就告诉我。”
  沈连清虽然一头雾水,但还是答应了下来。梁健又看了一眼常建的房间,里面没什么动静传出来,梁健叹了一声,希望他能自己想通吧。
  之后的一整天,常建都没什么动静,应该说一点动静都没有。中午都没有出来吃饭。沈连清去敲了门,想给他送个饭,他都没开门。打了电话,倒是接了。语气听着挺正常,也没什么异常。梁健不放心,临近下班的时候,给他办公室打了电话。
  电话响了两下接了起来,梁健听到常建语气正常,甚至有点正常得让梁建意外地问:“梁书记,有什么事吗?”
  梁健说:“哦,没什么事,我听小沈说,你中午没吃饭。你要是身体不舒服的话,就早点回去好了。”
  常建回答:“哦,谢谢书记关心。我没事,挺好的。”
  梁健只好不再多说,挂了电话。下班的时候,梁健走的时候,路过常建的办公室门口,他的门还是紧锁着。沈连清走在他身边,看了看他的门,犹豫了一下说道:“书记,要不我去敲敲门看看吧?”
  梁健犹豫了一下,点头。沈连清走了过去,抬手敲了两下。等了一会没动静,转头和梁健相视了一眼后,又抬手敲了两下。这一次,有反应了。常建在里面喊:“谁?”
  沈连清回答:“是我,小沈。”
  “什么事?”常建没过来开门,反而喊着又问。梁健皱了皱眉头,没说话,继续任由着沈连清跟他喊话:“我有点事想问下您。”
  门内沉寂了一会后,门忽然咔哒一声开了。沈连清脸上微喜,但这喜色才上嘴角,这门开了一条缝就停住了。常建的小半张脸在门后露了出来,一只眼睛骨碌碌转了一下后,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的梁健,停了停,又将目光收回落在了沈连清身上,声音微冷地问:“什么事?”
  沈连清故意说道:“常秘书长,您在里面干嘛呢?门关得这么严实。”
  常建脸一冷,不悦地回答:“我做什么,要跟你汇报吗?就算我马上不是秘书长了,起码也还是个人大副主任,还轮不到你这个小秘书来质问我吧。”
  这会儿的常建,气焰很凶。梁健在不远处看着听着,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心底的担忧也重了一些。
  沈连清讪讪笑了两声,说:“您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随口问一句。您别往心里去。”
  常建哼了一声,说:“你刚才不是说有事要问我吗?什么事?赶紧说。”

  沈连清说:“哦,我就是想问一下,明天书记的行程安排您这里有吗?我的那一份被我搞丢了。”
  沈连清当然不会搞丢了梁健的行程,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常建狐疑地盯了沈连清一眼,然后转身准备去拿行程安排。沈连清想趁机跟进去,却差点被门板给撞扁了鼻子。听着耳边砰的声音,沈连清只能苦笑。
  很快,门又开了,还是一条缝。递出了行程后,常建不耐地问沈连清:“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沈连清讪笑着回答:“没有了。”
  常建一听,二话不说,又砰地一声将门给关上了。沈连清苦笑着回到梁健的近前,说道:“书记,这常秘书长火气很大啊。”
  梁健没说话,转身往电梯那边走。沈连清跟在身后,走了几步后,忍不住问道:“书记,刚才常秘书长说,他要去做人大副主任了?”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很快批文就会下来。也没什么瞒的必要。梁健点头说道:“是的。常建同志很快就会去人大那边了。”
  沈连清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嘴里嘀咕道:“怪不得常秘书长那么大脾气,原来是在闹情绪呢。”说完,停了停,沈连清又问:“那新的秘书长是谁?是省里下来吗?”
  梁健看了一眼沈连清,今天的他,似乎特别活跃一些,话也不多,不太像平日的他。梁健的一眼,让沈连清意识到自己今天有些失态,忙住了嘴,不再说话。
  梁健心里有些担心常建会闹出点什么幺蛾子来,故而心情并不好。回去的路上,小五见他一脸的心事重重,难得地关心了一句:“有心事?”

  梁健点了点头,说:“人事调动,有人不满意,我怕他钻牛角尖。”
  小五没说什么。车子里又安静下来,半响后,小五忽然说道:“钻牛角尖的意思是不是包含着,他有可能对你不利?”
  日期:2015-09-25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