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9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且成功虽然不在仕途,可是仕途上的这些人对成功的好感那不是一天形成的,别的不说,每年大年初二的这顿春酒就代表了一种风向标,有可能今年和去年的人一样,但是变化的时候居多。
  就像今年的这场春酒请的人就有市委书记唐炳坤的秘书王成河,国土局长刘成泰,白山市公丨安丨局的刑侦队长穆森,还有一个是白山市电视台的副台长张蕊,这也是今天在座的唯一的一个女士,还有柯子华这个狗腿子,负责的也就是跑腿打杂的活,当然,今天把丁二狗请来这倒是令在座的所有人都比较意外,因为在座的都是白山市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个所谓的二狗子到底是谁啊,几个人面面相觑,都不明所以。

  看到大家有点惊愕的神态和丁二狗表现出的我是不是走错门的不解,成功站起来笑呵呵的说道:“各位大哥大姐,这事怪我,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新认识的一个兄弟丁长生,你们都可以叫他二狗子,二狗子,你不介意吧”。成功笑嘻嘻的拍着丁二狗的肩膀问道。
  “成哥,各位是你的大哥大姐,也是我的大哥大姐,刚才成哥说了,我叫丁长生,绰号丁二狗,以后还请各位大哥大姐关照”。一般情况下很少有人愿意在别人面前说自己的绰号,但是偏偏丁二狗是个另类,名字是个记号,绰号也是个记号,你们爱咋叫就咋叫。
  这样豁达的性格为他赢得了不少好感,别的不说,在场的张蕊就是一个,丁二狗刚刚说完,她扑哧一声笑了:“我说,丁二狗,你就这么站着演讲啊,成少刚才说了,你来晚了,罚你十杯,我给你倒酒怎么样?”
  “哎,这个主意好,但是张姐,你先等一下,我还没有说完呢,我得介绍一下我这兄弟的坎坷历程”,看着张蕊要过来倒酒,成功急忙阻止说道  。
  “那你快点,我看丁二狗同志渴坏了,急需几杯酒润润嗓子”,张蕊笑嘻嘻的说道,这里面就数她最活泼,而且干得工作又是电视台的副台长,主管台里的大小事务,而在座的几位都是有身份的人,还没有喝酒,所以气氛一时半会也没有活跃起来,而丁二狗的到来,简直就是给这些人带来了一个可以起头的引子。张蕊这才有点迫不及待了。
  “我这兄弟去年这个时候还在家闲逛呢,这多半年间当过丨警丨察,干过管区主任,镇长助理,现在是海阳县县长的秘书,你们说,这是不是有点传奇色彩”,成功拍着丁二狗的肩膀炫耀道。
  成功这番话刚说完,王成河的眉毛不自觉的动了一下,作为市委书记的秘书,自己老板对下面的亲疏远近那是门清的,从老板和海阳县新任县长的联系频率来看,这里面的关系肯定不一般,海阳县的县长仲华他倒是见过几次,但是仲县长的秘书他一直都没有见过,没想到今天在这里遇到了。
  “哎呦,丁二狗,你这爬的够快的,人家都说谁谁是直升机干部,我看你是火箭干部了”。张蕊这下可逮到了机会,竟然屈尊站起来过来给丁二狗倒酒,这可让丁二狗有点受宠若惊了。
  “不知道这位姐姐是?”丁二狗看似在问张蕊,但是话还没有说完,头已经转向了成功。
  “这位是电视台的张台长”。成功笑眯眯的说道,旁边柯子华落井下石的将十个酒杯摆成了两列。
  “张台长,不好意思,您是领导,怎么能让你给我倒酒呢,我自己倒,自己罚,这样可以吧”。丁二狗诚惶诚恐的样子更加使其他人觉得可爱。
  “不行,丁二狗,你是县长的秘书,今天呢,是成少请春酒,这里没有官职地位,只有朋友,你呢,可以叫我张姐,几位大哥,没意见吧”。张蕊看着其他几位说道。
  其他几人本来就是本着看笑话的姿态在看着这几个人耍,所以几人都说没问题。
  “*弟弟,可别说姐姐狠啊,这可是你的成哥提议的,我开始倒酒了”。张蕊的笑有点玩味,但是还是戏谑的味道多一些,丁二狗低头一看那两排亮晶晶的小杯子,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这要是全喝进去,没有六两也有半斤,再看看张蕊手里的酒瓶,更是大吃一惊。 
  张蕊手里拿着的白酒不是别的酒,那是最近一段时间在白山市非常流行的五岳独尊五十二度尊享型,说是尊享型,那是对好酒之人说的,对于丁二狗来说,这酒简直是要了命了。
  “张姐,这酒能不能变成五杯啊,我和各位领导同桌一次不容易,你是不是想先把我灌趴下了,然后你们再上好菜啊?”丁二狗有点怵头的说道。

  “二狗子,这可怪不了我啊,这可是成少说的,他是你兄弟,你找他说去”。张蕊不理他,手里的酒瓶已经开始倾斜倒酒了。
  “成少,这能不能减点啊,这十杯酒灌下去,我真是站不起来了”。丁二狗可怜兮兮的对成功说。
  “这个,兄弟,我要是减了你的酒,就怕大家不同意啊”  。成功装作为难的看着其他三个人。
  王成河感觉这个成少真是有意思,你请春酒大家也都领你的情,这大过年的不在家陪老婆孩子出来陪你,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人家都说来晚了罚酒三杯,你这倒好,上来就罚十杯,你让人家来干啥的,难道就是让人家空着肚子灌半斤白酒的吗?
  “哎哎,我说一句话,既然丁长生这酒量真的有限,要不这样,成少,咱还是按照老规矩来,在座的除了长生以外,还有六个人,长生,你分别和这六个人剪子包袱锤,输了你喝酒,赢一次少喝一杯,怎么样,六个人轮完继续向下轮”。王成河这算是替丁二狗解了围,至少这里面有一半的几率可以不喝啊,而且这也没有驳成功的面子,最重要的是,这个方法比丁二狗闷着喝十杯酒有趣多了,气氛也会更加的活跃了。

  大家连声说好,这些人都是人精,又岂会看不出这是王成河在给丁二狗和成功台阶下。
  丁二狗的运气还不错,在和所有人打了一圈剪子包袱锤后,竟然被他逃过了六杯酒,也就是说只喝了四杯,可是即便是四杯酒,肚子里也是一个劲的翻腾,要知道在一浊道士那里连早饭都没吃,现在这是在空腹喝酒,这样最伤人身体了,可是没有办法,总不能现在别人还没有吃,自己就下筷子吧。
  强忍住胃里的不适,和柯子华一起跑上跑下的斟茶倒水,这里面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每次去给王成河倒水时,王成河都是用手虚扶住茶杯,说上一句谢谢,而且看丁二狗的眼神也是不一样。
  这一点被一个人看在眼里,自从丁二狗进了这个豪华的包间,就没有见这个人说过话,那就是白山市刑侦队长穆森,穆森是白山市警界的少壮派,不但是刑警队长,而且还兼任了白山市局副局长,这在白山市警界没有先例,足见后台之硬,可惜的是这个人很低调,没有人知道这个人的后台是谁,是一个谜一样的人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