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9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二狗的手伸进寇莹莹的毛衣里,很轻易的找到了背带扣,两个手指轻轻一捏,背带扣应声而落,而寇莹莹的胸前却是猛地一鼓,好像是两个被释放的猛兽出了笼子一般,丁二狗轻轻一托,将其中的一个摸到了手里,一只手险些把握不住了,这妮子很有她妈妈的发展潜力。

  轻轻的揉捏着两个红葡萄,寇莹莹双手抱住丁二狗的虎腰,整个人战栗成一团,要不是有丁二狗在她身后的手搂住她的小蛮腰,估计她现在已经是依偎到地上了。
  可是就在两人难舍难分时,门外传来了一声关车门的声音,这个声音将寇莹莹一下子打回来原型,只见她迅速的离开丁二狗,两手反倒身后系上了自己的背带扣。
  “快点出去,我爸爸回来了”。一边忙活一边小声的对丁二狗说道,那个样子很是着急,丁二狗倒是不急了,反正寇大鹏回来也会来找自己的,于是大摇大摆的做到了寇莹莹的书桌前,打开了电脑玩起了游戏。
  “回来了”。赵馨雅看到丈夫回来,于是打了声招呼。
  “嗯,我看门口的车,是不是二狗来了”。
  “嗯,在里面辅导莹莹英语呢”。赵馨雅随口说道。
  “哦,这小子还有点良心,丁二狗,丁二狗,给我滚出来”。寇大鹏扯开嗓子喊道。
  “你喊什么呀,孩子在里面学习呢”。赵馨雅嗔怪道。
  “我找他有事,你快去做饭,我跑了一天饿了”  。寇大鹏这就要去寇莹莹的房间敲门,丁二狗开门出来了,“表叔,给你拜年了,不晚吧”。

  “不晚不晚,过来,我找你有点事问问”。
  “怎么了表叔,又想高升了,这事我说了可不算”。丁二狗开玩笑道。
  “去去,我是想问问这公路的事,怎么开完会又没有消息了,我们临山镇盼修路那是盼星星盼月亮的,怎么到了现在又没消息了,你们这领导说话到底算不算话啊”。
  “这事你直接请示郑书记不就完了,我一个小秘书,哪当得了领导的家?”
  “你少扯淡,我这可是正事,你得给我说清楚了”。寇大鹏不依不饶道。
  “表叔,我真是不知道这事,不过呢,有件事我觉得挺奇怪,想了很久也想不通”。
  “什么事?”寇大鹏点了一支烟问道。
  “表叔,这个一号公路修好之后,临山镇的重要性是不是要上几个档次,临山镇是不是就是一个连接海阳县的一个重要节点?”
  “那是当然了”。寇大鹏不知道丁二狗想说什么,但是临山镇的重要性,现在已经显示出来了,别的不说,临山镇的房价已经开始涨了。

  “可是据我所知,这个一号公路指挥部好像没有临山镇的一班领导什么事,按照我的思维逻辑,你和王百丽都应该是这个建设指挥部的成员,但是现在呢,你们都不是,我估计连我都会进这个指挥部,这可是今年咱们海阳县的天字一号工程啊,你觉得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事,这正常吗?”丁二狗问道,其实这些话他也想对仲华说过,但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没有开这个口,领导怎么想的没有必要告诉你这个人普通的工作人员,你要是想知道,那么就得去认真的揣摩。

  “你是说,我也该进这个指挥部?”寇大鹏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在他认为,这个指挥部的人员可不是随便进的,据说郑书记亲自任指挥长。
  “何止是可以,我觉得是应该,你想想,这个公路是在谁的地盘上,没有你这个土地爷,即便是再大的孙猴子来了,也不一定能耍起来”。丁二狗认真的说道。 
  在寇大鹏家吃完了饭,本来寇大鹏是想留丁二狗在家睡呢,但是丁二狗平时没有时间,所以就想趁年假时多办点自己的私事。
  “兄弟,你这可不地道啊,这大年初一的,我今天开车陪着寇书记跑了一天了,晚上你又把我拽出来”。杜山魁不满的说道。
  “你才不地道呢,这大过年的你也不去看看你师父,这可是不孝啊,我把你拉出来,这是让你尽尽孝,你还怨上我了”。丁二狗得了便宜卖乖的说道。

  “兄弟,你要是自己有事就说你有事,你不用拉着我,我师父说了,你和他还是有缘的,上次不是传给你一套房中术吗,怎么样,用着爽吧,啊哈哈哈”。杜山魁幸灾乐祸的问道,想起这事他就想笑,也就是一浊道长能想出这么损的敷衍招数来。
  “你甭给我提那个,不提这个我还不来气,你说我是想找你师父学习点拳脚的,你说你师父竟然这么老不正经,传给我一套那玩意,还没有实物说明,你让我怎么操作嘛,要不让你师父来试试”  。丁二狗揶揄道。
  “呵呵,这话你给我师父说去,他的事我可管不了”。 
  “杜哥,这里没外人,你给我说说,你这师父是什么来路,不会是野道士吧,专干一些坑蒙拐骗的事的那种道士”。
  “兄弟,这话可不能乱说,要是让我师父听见,准气疯了不可,我师父可是在全国道教协会注册的道士,还是中南省道教协会的理事呢”。
  “哼,还理事呢,你看他一年到头就在山上,能理什么事?”丁二狗不信道。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反正你现在闲着也是没事,不如你在这里住几天,到时候我来接你怎么样,你们好好交流一下,看看有没有道缘”。
  听到汽车的马达声,一浊道士急忙从屋里走出来,开车来这里的人很少,除了自己的徒弟杜山魁之外,没有人会惦记这个地方。
  “你不是刚来了吗,这大过年的怎么又过来了?”一浊道士感动之余,略带虚伪的问道。
  “是我让他来的,一浊道长,你这徒弟是怎么教的,大过年的也不来陪你过年,还不如我的,你看我就来陪你过年了,一浊道长,过年好啊”。
  “噢,原来是丁主任,谢谢你还记得我,还能来给我拜年”。一浊道士马上换了一副笑脸说道。这家伙真是现实的很。

  “师父,丁主任已经高升了,现在是县长的秘书,而且还是县政府办公室的副主任了”。杜山魁在一旁介绍道。
  “啊,好好,恭喜高升了”。
  “一浊道长,我是来归还你的连环画的,努,还给你,我看不懂,也没个人示范一下,所以放在我那里也是白瞎,还是给你送回来吧,万一遇到这方面的奇才,也好成就一番佳话”。丁二狗揶揄中带着讽刺。
  “呵呵,我认为丁秘书就是这反面的奇才,这才赠与你的,在我见到的人中,没有比丁秘书更合适的人了  。
  果然,杜山魁将丁二狗送到之后就离开了,有丁二狗这个无家可归之人陪着一浊道士,杜山魁也就放心了,谁也不愿意大年初一的在外面瞎逛。
  “道长,你这里真的没有适合我这个年纪练习的拳脚功夫”。丁二狗和一浊道士盘膝而坐,面对面喝着丁二狗从邻省温泉池带来的野山茶。

  “丁秘书,为何老是想学拳脚呢,那些功夫对我道家来说也是修身养性的辅助而已,还从没有人拿它去好勇斗狠过呢”。
  “道长,须知人无害虎意,但是虎有伤人心,前段时间我差点被人撞死,道长应该很清楚,这官场上的江湖斗争之激烈,丝毫不比现实的江湖差,我想学点功夫,完全就是想自保而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