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19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卢沟桥事变”爆发时来栖是日本驻比利时的大使,在布鲁塞尔他曾试图让比利时和法国出面调解中国和日本的冲突。作为一个清醒的外交官,来栖认为日本与中国的战争是愚蠢的。日本不但没有清晰的战争计划,也不知道打到哪里才算结束,换句话说就是缺乏强有力的领导人。战争不断升级的原因在于“政府总是被既成的事实牵着鼻子走而没有长远的解决方案”,“陆军和海军内部缺乏协调只想着保存颜面和逃避责任”。出任驻德大使之后,他继续寻求利用德国调解中国事变的途径。可是愚蠢的近卫文麿对汪精卫政权的承认使来栖的一切努力付之东流。

  日期:2016-03-30 22:50:21
  (正文)
  东条出任首相前后,身心憔悴的野村大使已经几次致电东京要求辞职回国。就在东条内阁成立不久的10月22日,野村可怜巴巴地恳求新外相东乡免除自己的职务。他声称美国政府虽然了解他的诚意,但也清楚他在日本国内是何等缺乏影响。他悲痛地说,“我不愿意这样伪善地干下去,欺骗别人”。野村认为自己不是职业的外交官,无法承担如此事关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谈判。他的几次请辞毫无例外地遭到了近卫和东条的断然拒绝。

  军部的强势以及政府的无能让野村想起了一件事。在赴华盛顿上任之前,同为海军大将、比他小三岁的好朋友米内光政曾经提醒他:“老兄此行务必小心。今天这帮人扶着让你上去,当你爬上去之后他们会毫不犹豫地从你身下抽走梯子的。”从现在的情况看,米内老弟说的是一点都不假呀!
  东条和东乡对野村的回答是稍安勿躁,坚守岗位。我们可以想象精疲力竭的野村老头得到这样的消息时是多么失望。东京当然也有苦衷,抛开能力不说,现在连多一天的谈判时间都要从军部那里努力争取,还哪有时间让你大老远地跑来跑去?就是想换人也没时间呀。
  无奈的野村只好退而求其次,再三要求国内派出资深的外交专家出任特使和他一起与美国斗法。8月4日他就在发给东京的电报中说,“希政府速派一名通晓国内外形势之外交前辈(例如来栖大使)暂来美国协助本大使处理工作,本大使工作己处于难以开展之地步,希政府研究后速派人前来”。
  说实话东乡外相对野村的评价并不高,他认为野村之前的工作出现过不少纰漏,对他派出助手非常必要。于是他想到了野村推荐的赋闲在家的来栖三郎。后来东乡回忆道,“在这一危机时刻没有时间将他解职,也没有时间犹豫不决”。来栖不但亲美且外交经验丰富,是出任特使的最佳人选。东乡只有寄希望来栖能够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当然官方对派出特使的原因还不能说是野村能力不行,只能说他英语水平太差。

  来栖连夜来到了外相官邸。深更半夜的外相官邸却是灯火通明,除了东乡之外,次官西春彦、对美事务局局长山本、对美事务局第一课课长加濑等要员均在座,个个正襟危坐、如临大敌,这让来栖感到了气氛的紧张。东乡话都不想多说,开门见山地告诉来栖他必须受命立即赴美国进行和平外交,并简要介绍了他能带去的谈判砝码,也就是《甲案》和《乙案》的内容。东乡说,来栖只有天亮后一天的时间来熟悉情况和收拾行李,出发的日期是明天,谈判的最后期限是月底。

  “那就是说,如果真去的话我只有26天的谈判时间。不,我到华盛顿至少也已经12和13日,我只有能两周的时间吗?”东乡点头。来栖立即明白,摆在他面前的除了苛刻的条件之外最可怕的就是时间。作为经验丰富的职业外交官,来栖明白外交谈判扯起来就没完没了,况且是这种事关国家前途命运的重要谈判。
  “我也知道非常勉强,”眼看来栖面有难色同样外交官出身的东乡说,“请您记住,这是赌上皇国命运的两周。天皇命令你立即赴美,天亮就办手续。我会通知岛田海军大臣让他在关岛或香港准备飞机。我也会同时照会格鲁大使,让美国方面极力给予关照。”
  离开的时候来栖笑着调侃东乡道:“你不会跟我说开战时留下两个人比留下野村一个人更让美国人放心吧?”对于东乡的玩笑话,东乡一脸严肃一言未发。
  来栖回到家里已是后半夜了,他的美国籍夫人问他准备到哪里去,来栖回答道“美国”。夫人给他冲了一杯咖啡。一旦被外边得知来栖要去与美国和谈,他就随时有被暗杀的危险。因此来栖夫人建议他从东京到横须贺的途中最好由他们在陆军当航空工程师的儿子陪同,别人会认为他只是送儿子出差,来栖同意了这个主意。他告诉夫人,“我可能一去不复返了”。珍珠港事件后来栖在美国曾经试图自杀未果,所以最后还是活着回来了,还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不过那已经是1942年8月的事情了。

  第二天来栖拜会了东条首相,两人之前从未见过面。相对于东乡的煞有介事,东条首相显得相对轻松一点。他并没有穿军服,而是穿着一身比较正式的和服来接待来栖。东条告诉他,对于他的任命已经禀报了天皇:“请全力达成协议,我以前一直认为与美国达成协议的希望不超过30%,但现在觉得这个希望要达到50%了。”东条的下一句话让来栖感到了一丝凉意,也更感到此行的艰险,“日本无法同意无条件撤军。”东条向来栖承诺,一旦外交有了突破军事行动就会立即停止。

  来栖认为避免战争是他为了天皇和日本人民义不容辞的事情。他问东条,“如果两国能够达成协议,您能顶住反对之声来支持外交吗?”东条答道:“是的,我当然能做到!”这让来栖看到了黑暗中一丝微弱的亮光。“时间不能拖过11月。”东条最后说,他的话让来栖的心情像坐过山车一样地忽上忽下、起起伏伏。
  既然是去美国,还有一个老朋友一定要去看看。离开首相官邸的来栖拜访了美国使馆。格鲁大使对老朋友的来访非常热情,况且他目前还肩负如此重大的使命。“您有新的提案吗?”格鲁问来栖。在得到“没有”的回答后格鲁有点失望,但他还是礼貌地祝来栖好运。
  参谋本部已经得到了来栖将赴美协助野村进行会谈的消息。但时间太紧,要想谋划干掉来栖已经来不及了。大家只能一起恶意诅咒“希望来栖乘坐的飞机在中途坠毁”。
  11月5日凌晨4点,来栖从东京乘头班车前往横滨,再乘坐海军的轰炸机前往台湾高雄郊外的冈山机场,接着转赴香港,搭乘香港到旧全山的定期快速班机飞往美国。为了保证来栖在最快时间里到达美国,格鲁大使特意给华盛顿的远东事务处处长马克斯韦尔.汉密尔顿打了电话,让他说服泛美航空公司把飞机推迟两天起飞。当时这个航班每周才有一班,乘坐这次航班的人可算倒了霉了,不但晚点还要附带上不少诅咒。

  陆军的诅咒还有点灵。这架载着来栖的快速班机途中还真出现了小问题,在当时一个无名小岛作短暂停留时出现了机械故障。这个当时寂寞几乎无人知的小岛后来因为一场改变人类历史的海空大战而名扬天下,那就是我们今后要浓墨重彩加以渲染的中途岛。
  由于战争的日益临近,中途岛的防务比和平时期已经有了较大的改观。过一段太平洋舰队司令官金梅尔海军上将还将安排“莱克星顿”号航空母舰往这里再运送一批战机。一般外交官都兼具间谍的功能,为了给来栖留下兵力众多、防卫森严的印象,岛上的负责人香农陆军中校和赛马德海军中校,——这两位老兄在中途岛海战中还要出来跑龙套,弗莱彻和斯普鲁恩斯联手重创了南云的机动部队,使他们彻底丧失了成为主角的机会,他们精心安排岛上为数不多的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员一字长蛇缓步行进在通向来栖下榻的泛美饭店的路上。

  当香农和赛马德的汽车陪伴来栖驶过这支队伍时,香农假装很轻松地对来栖解释说,这只是“他属下的很小一部分人在进行例行的训练演习”。
  事实上,为了凑齐这支“不成样子”的队伍,香农中校动员了岛上所有活着的人,连厨房的炊事员都换上军装一身奶油味地站在了行进的队列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