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600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平宇一说完,魏中江略是沉思了一下说道:“杨宗何不但赌博而且打人,造成了非常的恶劣影响,看来不适宜再担任清水镇丨党丨委书记的职务了,我建议调离清水镇另行安排工作,高洪身为公丨安丨人员参与赌博造成的影响比较大,但是高洪是公丨安丨局的政委,对其职务的调整要首先征求市公丨安丨局的意见,我建议给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写出深刻检讨,至于另两名国地税的人员,由于他们二人也是垂直管理,我建议上报市国税和地税局,将他们二人调离广清县,并由市国税局和地税局给以处分。”

  魏中江明知道叶平宇的要求是全部免职,但是他还是给高洪给以了开脱,只是建议给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保留公丨安丨局政委的职务,这样做的目的一方面让孙永立感觉自己为他说话了,让他把矛盾集中到叶平宇的头上,而另一方面则是他还要利用高洪,当初根本没有要免他职的意思,只是想整治他一下子,让高洪今后老实听从他的话。
  叶平宇不由地看了他一眼,感觉魏中江在这个事情上故意要与他产生嫌隙了,不过也难怪,魏中江不可能完全听从他的话,他对此也有心理准备,他在广清县的权力不可能在一天之内就真正树立起来,这需要一个过程。
  杨运来在魏中江说完之后就表示道:“我建议对这四个人全部免职处理,高洪的免职征求市公丨安丨局之后执行,国地税的两名人员,直接要求市国税局和地税局免职就可以了。”
  杨运来现在是坚决与叶平宇保持一致了,但他这样一说,却是让孙永立起了怀疑了,感觉是不是杨运来这小子要搞掉他的势力,与叶平宇结合起来了,魏中江并没有这种意思。
  但是这又无法解释得通杨高二人被人举报的事,以及魏松出面证明四个人一起赌博的事。
  几个人话说到这儿,在如何处理杨高二人身上就出现了分歧,其他的常委和与会的领导干部就在心里盘算起来,该如何在这个问题表态。
  不过由于大家与魏中江的交情还是比较深,而且与孙永立也有着很深的关系,所以在盘算半天之后,大家都发表了倾向于魏中江的意见。
  看到这种局面,叶平宇深知事情不能操之过急,如果强行要求免职,必然会造成大家的暗中反对,对他今后的工作形成困难,所以在这个问题上还是要从善如流的好。
  在大家发表完意见之后,叶平宇说道:“刚才听了大家的意见,总的意见是对杨宗何进行一个严肃的处理,也就是免职处理,但是我觉得还要加上一个党内严重警告的党内处分,而对高洪,由于这里面有一个市公丨安丨局征求意见的程序,那么我们就暂时不作处理,等征求完意见之后再说,而对于那两名国地税的人员,也是和高洪一样,与市国税局和地税局磋商,看他们的意见,再作处理。这是我的一个意见。今天的会议开得非常好,大家畅所欲言,统一了认识,对于我们下一步的干部作风整治工作会有一个很大的推动,我希望大家从今以后都能高度重视这项工作,共同努力把我们县的干部作风建设给抓好,只有干部作风抓好了,我们的其他各项工作才能出色的完成任务,才能完成市委市政府交付给我们的任务,会议到此为止,散会吧!”

  第四百八十五章背后的真相
  叶平宇留了一个尾巴,没有直接作出对高洪和那两名国地税人员的处理意见,这样的目的是为了不与魏中江产生什么实质性的分歧,只要没有实质性的分歧,面上就会好看一些,等到会后再进行磋商是了。
  听了叶平宇的话,魏中江感到他很聪明,善于把矛盾给化解了,既听从了大家的意见,又让自己不失面子,绝顶的聪明啊!
  会议一散,叶平宇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把组织部长池云州和纪委书记梁争远都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见到池云州之后,立刻对他说道:“你立刻带人去清水镇宣布对杨宗何的免职决定,镇委工作暂时由镇长陈如仙主持!”
  池云州听了叶平宇的话之后,便问道:“镇委书记一职是否要进行选任?”
  叶平宇道:“暂时没有必要,由陈如仙主持就可以了,等待合适机会再选任。”

  池云州虽然跟得魏中江比较紧,但他是县委的组织部长,还是要听从叶平宇的话,所以答应了叶平宇以后就走了。
  而等到梁争远来到,叶平宇就让他拟出处理杨宗何的处理决定,对其进行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通报全县。
  安排完这两件事,叶平宇就在考虑着如何与魏中江协调处理高洪以另两名国地税人员的问题。
  孙永立回到县政协,一直在闭着眼睛想着这里面的事,到底是叶平宇与杨运来联手整他,还是叶平宇与魏中江联手来整他,或者说是魏中江和杨运来共同联手推动叶平宇来整他。
  现在的情况有些看不清,叶平宇必竟年轻,对于县里的情况还是有些不大了解,没有魏中江和杨运来等人的支持,叶平宇不可能有如此大的手笔一下子查处四名重要领导干部,看来倒孙的主要原因还是在魏中江或者说是杨运来身上。
  有了这样一个考虑,孙永立感觉自己得和魏中江谈谈,涉及到重要项目上,他插了一杠子,估计魏中江不高兴了,他与杨运来倒是没有什么利益的冲突,这件事的重点应当还是在魏中江的身上。
  魏松请高洪杨宗何吃饭,然后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是谁都会怀疑魏松把他们两个给出卖了,虽然现在没有证据显示是魏松告了密,但是可能性很大啊!
  正当他这样想着,高洪突然给他打来了电话,孙永立急忙一接,以为他是在问县委开会处理他的事情,正想要告诉他,高洪却是说道:“大哥,我查出来了,在我和杨宗何打牌不久,魏松给梁争远去了一个电话,这很可疑。”
  高洪在事后也是在怀疑这个事,等到他惊魂定下来之后,便想着查一下魏松的通话记录,作为公丨安丨局的政委有这方面的方便,所以便以刑事调查为名拿到了魏松的通话记录,这一查就查到这里面的情况了,魏松这小子与梁争远有通话,为什么这么巧会在这个时候与梁争远通电话,然后纪委的人就来了?
  事情立刻有了眉目,肯定是魏松这小子在设套!

  高洪立刻气得不轻,想了一想,就急忙打电话给孙永立,告知了这一事情。孙永立一听果然是魏松这小子在设套,而魏松之所以设套,肯定是有着魏中江的指使,而魏松又与梁争远联系,显然梁争远也参与了这个事情。
  他与梁争远也没什么矛盾,而且自打梁争远来到后还是支持他的工作的,现在居然与魏中江联合起来对付他,实在是让他难以容忍!
  “老三,你现在没有被免职,魏中江那小子救了你一下,你感不感他的恩?”孙永立想了想说道。
  高洪大骂道:“我感他的屁恩,想给我一个捉放曹,我没那么傻,他无情就别怪我们无义!”
  听了高洪的话,孙永立放了心,他担心高洪知道魏中江帮他的忙的事再让魏中江给拉了过去,现在高洪一这样说他就放心了。
  “老三,这件事的仇我们就记得了,你在公丨安丨局的职务还保留着,我得去和叶平宇谈一个这个事情,你先不要轻举妄动,等事后我们再商议,老二是不行了,给免职了,魏中江这是折损我们一员大将。”孙永立就吩咐道。
  高洪当然要听孙永立的,打完电话,孙永立想到叶平宇说开完会后再与他谈话的事情,便让秘书给郑庆友打了一个电话,问叶平宇有没有时间来商议一下这个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