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91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小子,一年到头也没有几天在家里,我这好容易见到你一回,有话还不得赶紧说,你说对了,我这就是在交代后事,要说学我这身医术,你没有这个机会了,一来你没有时间,二来我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教你了,但是,我家里祖传的一本医书,有些老年间的秘方,我传给你,你要是愿意钻研呢,你就自己看看,你要是不愿意钻研,你送给别人或者是捐给国家也行,那是你的事,我这辈子也就剩下这么点东西了,也算是报答你给我养老送终吧”。王家山说的越是郑重,丁二狗越是感觉到事情好像没有这么简单,而且越听后背越是冒汗。

  “老爷子,你没事吧,你要是有什么事,你可一定要告诉我,你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了”。丁二狗伸手抓住王家山的手问道,紧张的表情绝不是装出来的。
  “我说你小子就不能盼我点好啊,这大过年的咒我”。王家山生气的将丁二狗的手打到一边去了。
  这两天丁二狗还真是能呆得住,哪儿都没有去,就在王家山家里做饭了,自从父母去世之后,他什么都学会了,做饭更是不在话下,第二天的时候,冰箱也送来了,丁二狗又去镇上买了不少吃的,都塞在冰箱里了  。
  当然了,这两天丁二狗没少喝药,上顿喝了下顿喝,没个休息的时候,而且王家山也真是能折腾,还用中药汤给丁二狗泡脚,还别说,和以前的感觉就是有点不一样。
  就这样过了两天,正月初一的早晨,由于丁二狗还要去省城仲华家里给仲家老爷子拜年,所以起得特别早,天还未亮,丁二狗和王家山就起来煮饺子了,在祭祀完天地之后,丁二狗将王家山按在堂屋的太师椅上,王家山还没有回过神来,丁二狗已经屈膝跪倒在王家山面前,结结实实的磕了一个响头。

  “老爷子,你我以前非亲非故,但是从今天去,你就是我爷爷,我丁长生在此起誓,只要你老在一天,我就管你老一天,直到给你老养老送终”。丁二狗选择在大年初一向王家山如此表达,足见其郑重。
  “唉,你这孩子,这又是何必呢,你的心意我知道,起来起来,地上凉”。
  “爷爷,你以后要是还愿意做你的医生,就做,不愿意做,我养你老,我现在的收入还养得起你,不过,你说的医术,我还是尽量学,学一点是一点,万一哪天不想走仕途了,我还可以像你一样,做个医生也能混口饭吃,是不是?”
  “唉,你这小子,我是怕你做什么都没有长性,行啊,既然你愿意学,我就趁自己还能动弹,就教教你,学多少就看你的能耐了”。王家山倒是很高兴,毕竟,自己的这些老玩意终于有人愿意学了,所以这个春节过的,还真是高兴。
  天刚蒙蒙亮,丁二狗已经吃完初一的饺子,发动汽车就奔省城而去,从这里到省城路程不近,而且又没有高速路,即便是丁二狗出发的早,到了省城时,也已经是早晨八点多了,他直接将车开到了省委家属院外面,直接进是门都没有,再说了,就是进去自己也找不到哪家是仲枫阳的家,还不如就在门口给仲华打个电话,让他派个人出来接他呢。
  也不知道仲枫阳喜欢什么,而且这么大的官,也不会将他这个小兵伢子送的东西放在眼里,原本不打算送东西了,而王家山可不一样,一听说他要去见这么大的官,不带点东西怎么行,人家不让你带那是和你客气,如果你自己当真了,那你就真的太客气了,所以在王家山的坚持下,在车上放上了王家山自己泡的几坛药酒,而且这些药酒都是埋在地底下好几年的陈酒。 
  虽然丁二狗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但是他并不是二傻子,通过这多半年的官场经历,他已经渐渐学会了那句话: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所以该装孙子的时候就得装孙子,也是生存之道。
  丁二狗在门口等了十分钟左右,就看见一个当兵的出门来,问了问门卫,这才朝丁二狗看过来,丁二狗这才知道这是来找自己的,于是赶紧凑上前去。
  “你就是丁长生?”当兵的不苟言笑,一本正经的样子,丁二狗的笑脸贴了冷屁股,这才意识到这里不是海阳县,这里是省委家属院,这里是中南省最有权势的人居住的地方,于是赶紧收敛自己的恍惚的心神。
  “对,我就是丁长生,请问你是……”
  “跟我走吧”。
  丁二狗的话还没有问完,人家一句话就堵回来了,丁二狗没有办法,于是赶紧回到车上提起那四个泥不溜丢的陶瓷罐子,屁颠颠的跟在后面  。
  当兵的看了眼丁二狗,张张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但是那神情很明显,你这小子送礼就送这玩意。

  丁二狗不敢东张西望的看,但是这个当兵的又不和自己说话,但是这不妨碍丁二狗的眼珠子乱转,这是一个时代很老的院落,但是最大的特点就是绿化很好,清一色的法桐将整个大院的主干道遮蔽了,但是现在是冬天,叶子都落了,所以阳光洒落在道路上,而路上基本没有树叶,打扫的干干净净。()
  时不时还有五六个武警排着整齐的队列巡逻,足见这里警卫森严,这里没有高楼大厦,都是一栋栋的小别墅,而且从外边看来,陈旧斑驳,可是看起来古色古香,据说这片家属院是五六十年代建立起来的,可是这里的第一代主人并不是现在这些省委要员,而是当时的苏联专家,这样的情况在全国比比皆是。
  “就是这里了,你在这里等一会”。跟着当兵的走到一幢别墅的正门前,当兵的说道,丁二狗已经习惯了这个闷头兵的做派,所以也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别墅的门牌,是七号别墅,按说仲枫阳是中南省的三号人物,怎么可能住七号别墅呢,心想,这些当官的心思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揣摩的。
  当兵的去敲了敲门,就看见仲华伸头向外看了一眼,一眼就看见丁二狗提着四个泥罐子在门口张望呢,于是微微一笑,摆了摆手,示意丁二狗进去,仲华又看了一眼当兵的,当兵的这才伸手要去接过丁二狗手里的东西,奶奶的,这一路上你都不帮老子提,这会你充什么好人的,于是嘿嘿一笑,避过了他伸过来的手,自己提着几个罐子进了门。
  “叔叔,丁长生来给你拜年了”。丁二狗一进屋就傻了眼,这好像是一个家庭聚会啊,但是基本都是女人,男人只有仲华和仲枫阳,丁长生是这屋里的第三个男人。

  他这个样子真是不登大雅之堂啊,可是现在后悔在门口没有将罐子递给勤务兵也晚了,面对着屋里这么多人瞪着眼看自己,丁二狗嘿嘿一笑,可是这笑比哭还难看,这个时候不能怯场,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
  “奥,小丁来了,来,过来坐”。仲枫阳倒是看出了丁二狗的尴尬,可是他就喜欢这样的年轻人,看得出,即便是给自己侄子当了秘书,但是憨厚质朴的表情一点没变。
  丁二狗也回过神来了,于是轻轻的将几坛酒放在地毯上,快步走到离仲枫阳还有两步远的地方站定,然后声音浑厚的说道:“老爷子,后辈晚生丁长生给您老拜年了,祝您老身体健康,永远健康”  。恭恭敬敬的跪在地毯上,一头磕到地毯上,态度之认真,屋里的人没有一个人能笑得出啦。
  “呵呵,你这孩子,还玩这一套,快起来”。仲枫阳也是为之动容,这是他那个时候拜年的规矩,这一晃几十年了,还真没有人给他磕过头了。
  “老爷子,今天大过年的,我就不叫您仲书记了,在我们那里都是要在初一早晨给长辈磕头的,您今天是我的长辈,不是仲书记,您不怪罪我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